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五章 纷乱的局势
    “那头河马呢?”

    凌天听到此话,眉头轻眉,目光变得冷冽。那边的响动他也感觉到了,开始他还以为是上面的人攻了进来,但想了想有那么多人去守住那出口,只要不出动高阶异能者,根本不可能轻易闯进来。而对方的高阶异能者因该被他们主教东皇吸引住了,根本腾不出手来对付他们才是。

    现在听到只是一头魔兽,在松了一口气之时,也感到疑惑。这只魔兽那里来的?难道是实验体中觉醒了的魔兽,但是那些魔兽才觉醒,连异能都还没完全掌控,怎么可能这么强大。一时间做为安保部此时此地的最高主事人,有些惊凝不停。

    “大嘴已经被那魔兽杀死了,枪械本无法伤到那头魔兽,那怪物身体散发着一层金光,可以挡住所有异能,我的异能根本伤害不到它。”

    那名外号叫冰棍的异能者立时面带紧张的开始解释起来,如果不说明原因,他抛下同伴私自回来,一定没有好下场。

    “凌天,这里还有很多东西没整理好,不能让那魔兽闯到这里来。”

    这时一位带着眼睛,散发着一知性美的美丽女子走了过来,她正好在不远处整理文件,听到有魔兽正闯进来,立时开口说道。

    “小曼,你放心吧!有我在,一定会保护你们的安全。那些重要的东西用这枚空间戒子装起来吧!”

    看到这名女子,凌天那冰冷的目光瞬间融化,含笑的对她说道。从左手中摘下一枚用兽骨打磨而成的白色骨戒递了上去,面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神色看着她。

    “好吧!你自己要小心点。等这事过后,我就把它还给你。”

    那叫小曼的女子是这实验室的管理者之一,平日她肯定不会拿对方这么珍贵的东西,但是现在却不得不拿。因为很多物品要是没有拿走或就此毁掉的话,实验室的损失可就大了,这些可是他们实验室的心血。

    空间符文装备太过稀少,一般人根本连见都没见过。这凌天在阴影教会十分特殊,一般主教级的人物都对他很客气,像这次面对异能局的攻击,他就被东皇安排这个十分安全的任务,现在能拿出这么稀有的物品,那名女子也没有奇怪。

    “嗯!”

    凌天见她接了,露出一丝笑意,轻轻点了点头。转身向外走去,对着旁边的冰系异能者说道:“你留下来,如果他们任何一个人出了事,你的下场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

    这处的人都是实验室的核心科研人员,任何一个人出事,都会影响到下阶段的实验。在这里混了这么久的冰系异能者自然知道,面带苦笑的点了点头。

    这位叫冰棍的冰系异能者的实力是很强的,在凌天的众多手下中,算是最强的一位。那浓浓的冰霜之气足以把任何生物冰冻,要不是碰到能量防御极强的金光异能,也不会像刚才那么无力。

    轰!

    萧奈撞破一道大门,立时闯入一个十分宽阔的大厅。这大厅很大,房顶有十几米高,房子呈圆形,里面四通八达,周围都是大小不一的办公室。它一看,立时明白它已经闯到了实验室的中心位置。

    突然,它感觉到心悚,一股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而周围的气氛也感觉不对,那满天飞舞的低张,似是被无形的力量绞动扯成漫天纸屑,无形的气流似时向某处汇聚。

    它本能的向对面看去,立时看到隔着大厅的对面走道上一位年青的男子正在冷冷的看着它。他的手上一团半透明如球形般的气流正在旋转,蕴含着恐怖的能量波动。

    轰!

    号称天空的主宰空气掌控者凌天的成名技空气炮立时朝萧奈用出,在萧奈刚刚冲进此处,还没来得及站稳就被对方这精心准备的一击打中。

    无形的能量蕴含恐怖的气压,呈直线喷发,仿佛周围的空间都被瞬间撕裂。

    所过之处,连那铁栏栅与刚刚撞飞的大门都被对方这一击波及震的粉碎,那空气炮途经之处,也被那巨大的空气能量冲击得不成样子,周围的一切亦被气流揭翻。

    而被这枚炮弹直接命中的萧奈,则以比来时不知道快多少倍的速度倒飞回去。在这过程中,那股强大的空气中蕴含的撕扯之力正不断破坏他的身体。

    轰隆!

    墙壁倒塌之声响起,它后那段通道尽头的墙壁瞬间被它撞破,前后夹挤压的力量让它的身体都变了形,仿佛全身都要散架了一样。大脑更是被这一击弄得停顿暂时无法恩考,大脑晕沉。

    所过之处尖叫声四起,建筑倒塌之声随即而来,当它停下来之时,就被埋没在一堆倒塌的废墟之中。

    这凌天可是空气掌控者,是能跟还没进阶四阶的林凤瑶打得不落下风的顶尖高手,他精心准备的一击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尤其这还是对方的成名技,这一记空气炮让整个实验都出现震动。

    闷雷般的震动声响起,连在上方地战斗的双方都感觉得到这股震动。

    “怎么回事?难道有人从其他地方攻入到实验室?”

    属于阴影教会一方的人立时满脸震惊,那沉闷的响声明显是从下方实验室传上来。

    立时有一部人摆脱对手,向实验室赶去。真要有人闯入进去,他们在这外面守着也根本没有意义。

    剩下的人则只是布下防线严防死守,尤其是那叫黑珍珠的苗人女子,在这种大规模的团战中一个人就能顶得上一只军队。

    无数恐怖的虫子从地面钻出,向那军方与异能局的人扑去,这给没有动用重武器的造成很大的麻烦。

    轰!

    这时面对久攻不下的局面,军方的人忍不住开始动用重武器。一枚枚火箭弹自火箭筒中喷出,向那些借着建筑物当掩体进行防御的阴影教会的人进行轰炸,准备暴力突破。

    一团团火花瞬间爆散开来,无情的火浪把周围的一切都摧毁。一般防御异能,面对这连装甲车都能摧毁的火箭弹,瞬间化为灰烬。

    军方的动作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让这场战斗立时升级,一枚枚火箭弹也自阴影教会的阵地中射出。周围那些房子中好似也被阴影教会的人事先埋好了炸弹,在这危机时刻,阴影教会的人瞬间引爆了他们多年准备的一些手段。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不断响起,周围的一切建筑瞬间被摧毁,而围在实验室周围之人,立时被炸得七零八落。

    阴影教会的人竟然准备了后手,似是为了防止这一幕出现,而沒有反抗之力。看那些爆炸之声并沒有波及到实验室,就可知这一切都是他们精心准备的后手。

    “东皇,你们阴影教会的人还真是丧心病狂。”

    千米之上的高空,一男一女正围着阴影教会那叫东皇的主教发起猛烈的攻势。下面的一切,他们都一清二楚。

    “哼!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静念,你这一套对我没用。因为这次是你们事先动用重武器的,要怪也只能怪你们自已。”

    东皇头顶着一个由金色能量凝聚的金钟,面色从容,他的异能就是由金系能量实体化的金钟异能。

    他的能力与华夏神话传说中的东皇太一的东皇钟很像,所以被别人称之为东皇。

    “阿弥陀佛!施主这次真的过了,不管怎么说,那些普通人都是无辜的。”

    另一位围攻东皇的竟然是萧奈在青华寺遇到的那位恐怖的和尚,没想到异能局的静念为了对付东皇,竟请动了这位。

    “和尚,别猫哭耗子假慈悲,自已手上的血腥味多重,自已明白。”

    东皇听到这话,不由冷笑,五十步笑百步,沒什么好说的。

    这位和尚见此面带怒意,如同怒目金刚,双眼炯炯有神,散发着如火一般的烈焰。双手挥动,不断有异能自他手中发出,向那被金钟护住的东皇发动猛烈的攻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