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一章 恒远
    青华寺前古树参天,树影森森,鸟虫撕鸣。白天风景迷人之地,一到晚这黑暗世界却显得瘆人。正因如此衬托,更显那笼罩着月光的寺院像是缭绕着一股神圣的光辉。

    夜深人静,寺前早已静悄悄一片。只能有那青华寺大门上那两盏灯笼,给这安静的地方带来一丝生气。

    此时,寺院之外中有破空之声响起,一道疾影自远方而来。由远即近,速度飞快,只在瞬眼之间,那黑影就已飞至寺前。

    啪!啪!

    翅膀扇动之声由远即近,最后在大门之前停下。

    细看之下这黑影原来是一只闪着金属光泽的鸟禽,虽然晚上的月色比起白天的日辉要黯淡,但是依然能让人看清楚那身上闪烁的那股金属光泽。

    这只金属鸟禽自然就是变成乌鸦的萧奈,只见它停在大门之前的空地上,远远看着那大门之处静静不语。金属质感的眸子,在黑夜中闪闪发光。

    它在门前来回走动,似是对是否闯进去有些犹豫。

    在离开南区的步行街之时,它通过对黑豆体内的恐惧之种感应,追踪到此。最后看到这外表貌似祥和的寺院,只是当它突然想要闯入此地之时,它却本能的感到了危险,仿佛那宁静的寺院是一只卧睡的凶兽,正在择人而食。

    而且在不久之前,它竟然感应不到黑豆体内的恐惧之种,这让它感到心惊。

    难到那只笨狗死了?

    这恐惧之种可是连刚才那恐怖的异能者也不能清除与遮掩的,至今它依然能感应到那三名男子体内的恐惧之种仍在。如今黑豆体内的恐惧之种竟然感应不到,那除非黑豆已经死亡,不然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刚才要不是它早已确定黑豆所在的地方,不然根本找不到这个地方来。

    犹豫了一下,它还是决定进去。不管怎么说,它也要进去确认一下黑豆的生死。虽然这个地方它那动物的本能告诉它很危险,但是它还是决定冒险进去一看。

    刚才在步行街那一幕,让萧奈明白就算自子如今还不是高阶异能者的对手,但是逃走还是没有问题的。

    进去之时,他显得很小心,没有变回猫身,仍旧维持着变形金属这个异能与恐惧之面,有这两个异能在就算遇到危险也不至于让自己落到被秒杀的命运。

    啪!啪!

    翅膀扇动,从寺门上空飞入。

    里面十分安静,除了那些房子有烛光隐现,再无一丝声响,想来是这里的人都睡着了。进入此地后,落于寺中一石塔之顶,向周围望去。

    随后它似是听到了什么,脑袋轻点,细细聆听。随后,翅膀一动,向寺院的后方飞去。

    在后院之处,一只黑狗正围着一个和尚欢喜的叫唤着。它身前不但有肉,还有不少斋饭,这让饿极的黑豆很是欢喜。除了开始刚见这和尚之时,黑豆恨不得咬死它外,如今短短的一会儿它就已经转变了态度。

    这不仅是被食物收买的原因,更是因为一看到那年青的和尚,黑豆就会不由自主的感到欢喜。这情绪来得好没理由,就如同它一看到萧奈就会感到害怕一样,它此时看到那和尚就会感到喜乐与开心。

    “噫!”

    那正在给黑豆喂食的和尚突然似是感到了什么,不由向后方望去。看到有一黑影自寺院的前方飞来,不知道为什么,年青的和尚看到那黑影本能的感到一丝厌恶。

    汪~汪~

    而那黑豆看到远处飞来的黑影,不由对着空中叫吠,它在短短的时间那就把那和尚当成自己最亲近之人,至于萧奈暂时已经被丢到呱呱国去了。

    萧奈在后院的一个房顶落下,看到黑豆的样子,它眼中闪过一丝寒意。看到黑豆后,萧奈立时感应到它体内的恐惧之种并没有消失,只是被一种与恐惧之力相同的精神力量给封住,削弱了与萧奈之间的联系。

    而那股力量正是源自于前面那个年青的和尚,它在那和尚身上感应到一种与恐惧之力相反的力量。这种力量让萧奈感到厌恶,好似天敌一样,让它心里十分不爽。

    呱!

    萧奈眼中精光闪过,大叫一声。立时与黑豆体内的恐惧之种合力,瞬间把黑豆体内的那种力量封印冲破。让那本来准备向萧奈进攻的黑豆眼中不由露出一丝恍然,在萧奈联系上它体内的恐惧之种后,它立时知道前面这只正冷冷看向它的鸟是谁变的。

    汪!

    黑豆立时向萧奈发出讨好之声,告诉萧奈刚才它不是故意的,是那和尚使了什么异能让它不由自主的把他当亲人。黑豆可是知道自己这个老大有多狠,要是自己真的敢背叛它,绝对会死翘翘。

    那和尚还在思索自己为什么看到这只鸟后就会感到厌恶,在看到黑豆的变化后不由明白过来。他眼露精光,恍然大悟:

    “原来黑狮体内的股负面情绪源自于你,这样的力量太过邪恶,我佛不喜。看来是天意如此,合该我恒远降妖除魔,守护一方安静。”

    那叫恒远的年青和尚不但给黑豆取了一个名字当成自己宠物,还想把萧奈当成妖魔来降除。他边说边摇着的那晃眼的光头,看着萧奈的目光带着一股冷意。

    听到这话,萧奈不由大怒。虽然它仍感到这寺院中有能威胁到它的存在,但绝不是这眼前的和尚。看到这一幕,原本就对这和尚感到厌恶的萧奈更是杀机显露。

    呱!

    想也不见立时动用操纵恐惧的异能,想引动对方体内的恐惧之力。可是没想到那和尚不但没有一丝反应,反而带着轻视的目光看向它,这让萧奈眼中的冰寒更是深了几分。

    其实那叫恒远的和尚内心也并不平静,他那能操作其他人体内喜乐这种情绪的能力,竟然在对方体内失效,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让他内心很是惊异。

    不过也让双方彼此时都明白对方都拥有操纵情绪的力量,而且操纵的情绪力量属性完全相反。一个是喜乐,一个是恐惧。仿佛一正一邪两种力量,在此发生激烈的碰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