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七章 往事
    禄洲城南区的的步行街是禄洲城有名的夜市,白天与晚上都热闹无比。这里有各种娱乐设施,还有各种风味小吃。你想跳舞、喝酒、赌钱或还有其他的爱好,你都可以在这找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一家烧烤店中,里面人满为患,在店中的一个角落,一位身着西装的男子在从在一个两人位的小桌子上。他前面摆满了各种烧烤,有烤羊肉串,有烤鱼,也有一大盘烤牛肉。

    最为奇怪的是这名男子并不吃,只是给那桌子上的一只黑猫喂食。

    那只黑猫毛发乌黑亮丽,在周围灯火照射下折射着迷人的色彩,尤其那额头上那月牙印记,更是让这只黑猫显得娇小可爱。

    这一对奇特的组合,吸引住了周围之人的目光。有人夸那名男子是名好铲屎官,也有人羡慕他拥有一只这么可爱的宠物。不时有人看向这桌,暗自议论。

    聚集这么多目光,任谁看了也都会有点不自在。只是做为当事人的那一人一猫,对此却浑不在意。那名男子神情呆板的给那名黑猫递着各种食物,并为它处理好食物,让它更方便的吃东西。

    而那只黑猫则是根本无视周围的人,这就好比一位人类会在乎一堆蚂蚁在看它吗?

    这黑猫自然就是肚子饿了,找地方吃东西的萧奈。在路上,它催眠控制住一名正准备来此处酒吧喝酒的男子。有他的带路,加上萧奈把自己的尾巴隐藏一下后,自然畅通无阻的来到这个热闹的地方。

    看着面前这一堆食物,萧奈满足的埋头苦干,忙活了这么久,终于又能好好的吃上一顿,这真是不容易。自从新洲在那户人家吃了一顿后,到现在才好好的再吃上一顿,让它不由感叹生活的坚难。

    接下来它主要任务是查出那实验室的所在之地,那实验室太过神秘,连那血雕都不知道在那里。对此,萧奈没有丝毫头绪。不过,它的心中有个目标,那就是方家,也许可以在那里找到一丝线索。

    在萧奈相邻不远之处,有两个十六岁左右的女孩子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小声的议论。这两个女生都是美少女,从穿着的校服来看,因该还是学生。她们各有特色,一个长相可爱,一个相貌甜美。虽然因那宽厚的校服,让她们失色不少,但是那美丽的五官仍吸着周围食客的目光。

    “小萱,你看那只猫咪好可爱。可惜我爸妈不让我养宠物,不然我一定要养一只。”

    那边长得可爱的女生偷偷看了一眼不远之处的萧奈,小声的对旁边的闺密说道。

    “就你,连自己都照顾不了,还养宠物?还是别去祸害那些可爱的动物吧。”

    那叫小萱的女孩瞥了好友一眼,嘴角上扬,宛如秋水般的眸闪着动人的笑意。

    “瞎说,我什么时候照顾不了自己。哼!以后我就养只宠物给你看。”

    可爱的女生叫小敏和小萱是同班同学,关系十分要好。听到好友这话,她有些不服气,她什么时候照顾不好自己。

    “哦!”

    小宣吸了一口果汁,淡然的回了一声。

    “哦?你这什么表情呀。”

    “看你行动的表情。”

    “···”

    小敏被自己好友这话呛得无言以对,只能对手中的食物狠狠咬上一口。这孩子气的表情,让旁边的听到她们对话的人不由一笑。

    萧奈虽然在埋头消灭着那烤肉,但是周围所有人的交谈之音都逃不过它那非人的听力。这里是人类的地盘,做为一只魔兽,尤其是刚刚惹祸的魔兽,自然是要小心一点。

    要知道那血骷髅的人与城防军的人都在找它呢!嗯,还得加上一个异能局。

    旁边那两个女孩子的对话本来它是不会注意,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是再漂亮有林凤瑶与宋思甜漂亮?再说,她们漂亮关它这只猫什么事。

    不过那名小萱的声音,萧奈总觉得有些熟悉,好似在那听过。

    可是一时间它又想不起来,这闽省怎么会有它的熟人呢!想到这里,萧奈把前的大块牛肉按住,用锋利的牙齿咬下一块后,向旁边的桌子望去。

    随后不由一愣,怎么会是她?

    虽然一年多了,但是萧奈还是一眼认出她来。这叫小萱的女孩竟然是它表妹凌萱,这丫头虽然变化不小还穿着校服,但是还被萧奈认了出来。

    萧奈母亲过世的时候,父亲是孤儿,没有亲戚在,母亲那边虽然有亲戚,但是断绝了关系。所以它母亲后事都是由它自己操办的,不过在它母亲去世之后,母亲的妹妹带着她的女儿来到梅岭市凭吊。

    那时它看到那名女子,还以为是它母亲复活了。事后才明白,原来它母亲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叫程晓雪。当年因为她母亲因为和他父亲相恋,后来又不满家中给她安排的政治婚姻,就离家出走和他父亲组成家庭。

    他外公为此气得与他母亲断绝父女关系,并不准家里其他人和他母亲联系。

    天灾降临后,他父亲带着他母亲来到了他父亲从小长大的地方柳源市,更是和母亲那个远在京都的豪门失去联系,从此断绝了往来。

    去年他小姨不知道怎么查到他母亲去世的消息,带着她唯一的女儿来到柳源市凭吊他母亲。萧奈也是从他小姨口中才明白这些恩怨,知晓原来他还有亲人在。

    只是这种亲人不知道比知道还好,因为这么无情的亲戚,不要也罢。以对方的势力想要查到他母亲的下落是件很容易的事,可是这么多年来只有他母亲去世后,她的亲妹妹才过来看她,这样的家族得多么冷血才能做出这样的行为。

    所在它小姨看他一个人,想带着他离开柳源时,他拒绝了。他虽然对那个长得和他母亲一模一样的小姨有着一股亲切感,但是却无法原谅他们这么对待它母亲。

    那怕知道她小姨也是被家人瞒住了,以为她姐姐在那段混乱的年代已经死去,才这么多年没来找他母亲。

    最后她小姨只能无奈的离去,留下的联系方式萧奈也没有看过,因为年青的萧奈还过不了心中那个坎,只是没想到他小姨的家在禄洲。

    这么久过去了,萧奈冷静下来后,就明白在这样事上不怪他小姨。所以如今他母亲那边的亲戚,他只承认这位小姨。

    现在意外之下看到了它表妹,往事不由一下涌上它的心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