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八章 折磨
    喵!

    大王,这两个人类真的不用解决了他们?

    分脏完后,独眼看着面前这两个人类,询问起萧奈来。对它来说,这两个人类看到了它们,因此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而把他们解决掉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喵!

    萧奈瞥了它一眼,心道:没想到独眼这家伙杀气还蛮重的嘛!不过萧奈还是没让它杀这两个小孩。毕竟这两个小孩不但没惹到它们,反而帮了他们个小忙,清除这两个小家伙和它们有关的记忆就让这两个小孩子离开。

    等他们回家后就会自然清醒,有关它们的记忆也会消失。

    随后,萧奈带着血雕与独眼,根据那两个小孩子的话,来到离这里不远的一处地下车库。此时这些车库在灾难之后那些汽车已经被清空,显得很空旷。加上此处因为太黑,平日就没有什么人来此,更不用说在这大晚上。

    此处虽然很黑,但是在它们这些猫的眼中,里面的一切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猫本来就有夜视的能力,更不用说它们都不是普通的猫。

    看着晕倒在地上的血雕,萧奈目光闪动,似是在考虑怎么处理这家伙。

    独眼在来到这里后,就有些疲惫的找了个地方趴了下来。它的暗能消耗太重,所以空闲下来就通过休息来恢复暗能。

    萧奈对此,把以前从学校导师那学到的大路货色的普通观想之法传给了独眼,这观想之法可以让它暗能恢复更快些。这个地方它们也不能过久停留,它可不相信这禄洲城没有人能找到它们,所以独眼越快恢复越好。

    萧奈的暗能虽然也消耗严重,但是它有还能提供它凉气的三条猫尾补充暗能,所以在它不动用大量暗能的情况下,那损耗的暗能都一直在快速恢复。

    刚刚那一小会儿,就已恢复不少暗能,并以它不用在这方面担心。

    突然,萧奈张口一吐,立时口中喷出黄沙,它小心的控制着沙子的范围大小,让血雕头部以下的地方都石封起来。

    时间紧急,它自然不会浪费时间耽搁下去。把这血雕困住后,它就准备开始在这个无人打扰的地方审问血雕。

    它用当初在新洲审问血痕一样的方法,先是把血雕的意志摧垮,再能过催眠对方来得到它想要的一切。萧奈两眼放出锐利的光芒,恐惧之面也出现在它脸上。

    此时它拥有三个能伤到精神的异能,一个是精神之剑,一个是精神冲击。操作恐惧这异能说起来并不算纯粹的精神异能,它这能力有点像诅咒。

    如精神之剑与精神冲击是从外部伤害人的精神的话,那操作恐惧就是从人的精神世界内部开始摧毁。虽然结果都一样,但是攻击方式却有很大的不同。

    遭受到萧奈的精神攻击,血雕立时从昏迷中痛醒。失去了得自萧奈的那条拥有精神之盾的项链,血雕已经不能无视萧奈的精神攻击。

    “啊!”

    惨叫声响起,血雕虽然精神力比萧奈要强,精神攻击对他的伤害有限,但是还是受到了伤害。他从晕迷中醒来,看到周围漆黑的一片。心中感到惊怒,这是那里?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随后他就看到身前有两颗散发着紫色光泽的宝石,这两颗紫宝石在这黑暗中显得异常的醒目。细看一下,却立时明白这那里是什么宝石,这明明是兽瞳。他猛然惊醒,想动却发现不对劲,身体似是被什么东西困住一样动弹不得。

    “该死!”

    血雕见此并不慌乱,目光立时冷静,轻骂一声。他想对前面这只魔兽发动攻击,却发现身上那些符文装备不见了。内心一动,身体立时出现变化,身体开始瓦解化为如沙子般的金属颗粒来摆脱困住他的岩石。

    喵!

    见到这一幕,萧奈立时了然,这家伙果然很难困住。只要他能使用异能,化成如流沙般的变形金属,就很难困住对方。萧奈自然不会如他的意,封禁领域用出,那血雕那准备变形的身体立时又恢复人身。

    “是你!”

    见到这一幕和听到那猫叫之声,血雕骇然的叫了出来。此时的他那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前面那对兽瞳的主人一定是那只九尾猫,现在的情况看来是他被这只猫抓到了这个地方。

    只是这猫不杀他,活捉他做什么?血雕心思转动,可是任他怎么猜也猜不出这只猫的目的。

    接下来他看到那两只紫色的眸子射出锋利的目光,随后他就感到头疼了起来,如同有针在扎它的大脑一样。内心也有一种恐惧的情绪在滋生壮大在脑海中凝聚,冲击他的心神,似是准备孕肓着什么。

    随后血雕也发现又能使用异能了,可是当他一动用异能,刚刚那奇怪的波动就会从那只魔猫身体中涌出,把他的异能封印住。感受着这一切,血雕似是想起了什么,不由满是骇然。

    这怎么和天罡果树的封禁领域这么像,难道有人把天罡果树的异能符文研究出来了?不可能,天罡果树的符文太复杂,现在根本没有人能研究出那符文。

    而且一只魔兽也不可能有符文装备,当然如果他能看到萧奈脖子处那些夺自他的符文装备,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血雕一边承受着萧奈精神攻击,面带痛苦的细细思索,他总感觉这只九尾猫他好似听过。九尾猫,封禁领域···

    “你是血腥女王的魔宠,九尾猫?”

    血雕想起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似是想起了什么,不由惊怒的喊道。以为那血腥女王林凤瑶要出手对付他们血骷髅,那可是四阶强者,真要对他们血骷髅出手,除非他们团长出关,不然根本没人能够挡住。

    “我们血骷髅与血影井水不犯河水,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萧奈听到他这话,很是惊异,这人这么快就想到了它的来历?但是它没有回答对方这问题。只要对方动用异能它就用出封禁领域,等他恢复人身后就收起领域用精神异能折磨他。

    但是两次之后血雕就学精了,发现萧奈用了封禁领域后,就它本身不可以用其他异能。所以他一发现封禁领域消失,就使用异能准备逃走,让萧奈根本没时间折磨他。

    “你想做什么?有本事就杀了我。”血雕看着前面不知在打他什么主意的九尾猫,似是看出它暂时不舍得杀他,血雕有点有持无恐的说道。

    最后弄得,萧奈维持着封禁领域,看着头部以下被石封住的血雕干瞪着眼,一时间不知该拿他怎么办。

    要不是他的身体困在岩石中,恐怕血雕会向萧奈发动进攻。毕竟不使用异能的情况下,光靠本体,萧奈还真不是血雕这位猎人的对手。

    喵!

    这时独眼从黑暗中走来,疑惑的看着萧奈,不知道它想做什么?

    看到独眼,萧奈眼睛一亮。心里发狠,该死的血雕,以为本王拿你没办法,今天本王就要摧毁你的意志,看你得意个什么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