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章 催眠审问
    “我不吃人!”

    不知为什么,看到她那神色。萧奈连原本想教训她一下的心思都淡了,她那表情让它那人性的一面竟然产生一种想要怜惜她的冲动。因为此时,她那表情真的很让人心疼。

    这小女孩到底拥有什么样的经历,才让她这样,它对此十分好奇。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转念一想,它又有些不想探测对方的秘密。

    萍水相逢,多知无益。也许知道了的话,它又会沾惹到一堆麻烦,而它讨厌麻烦。

    即然她没事了,那它就懒得管她了。

    瞥了她一眼,转身,向那血痕走去。与那小雪不同,这个家伙是真的被它整得晕迷过去。

    看到萧奈说了一句话后就不在理会她,小雪不由有些惊喜。她想离开,因为这九尾黑猫太危险了,生怕它翻脸不认人。

    可是一想到这里是几十层高的天台,她不由苦着个小脸。这么高,让她肿么办!

    最后,她转了一圈后,嘟着小嘴呆在萧奈不远处,看着它在泡制那个想抓她的人。

    萧奈对那小女孩的动作没有理会,此时它正准备把它这仇人的意志抵抗削弱,对他进行催眠,很多事它需要在他身上求得答案。

    至于审问,没那个必要。问出了答案它也不相信是真的,只有催眠得到的才更可靠一些。

    这人身上的伤虽重,但并不致命。但是为了防止他死去,它还是用治愈之光给他治疗一下。

    不过它留了一手,只是治愈了他胸部与头部的伤势,对他四肢的伤势它并没有动。

    省得这家伙拼命逃走,虽然不惧,但是它并不想自找麻烦。

    随后两道冷芒自它双眼射出,向前面的人类射去。

    把人从昏睡中叫醒的方法有很多,精神之剑无疑也是一种能刺激人的意识,让其从沉睡中苏醒的好办法。

    那怕还在昏迷,灵魂受到攻击后,那血痕也忍不发出痛苦的呻吟。萧奈见此,不为所动,继续摧残他的精神意识。

    为了得到它想要的,恐惧之面也出现在它的脸上。为此,让不远处的小雪不由惊惧的后退了几步。

    带上了恐惧之面的萧奈绝对显得很可怕,只是看着那诡秘的面具就能让人无端的生出恐惧。

    更何况小雪身上已经凝聚了一颗恐惧之中,那怕萧奈没有用异能征对她,她也感觉心中的恐惧不断升起,让她不敢面对着它。

    随着萧奈两种异能的使用,血痕已经从晕迷中醒来。

    “你到底想怎样,不要折磨我了,给我个痛快吧!”

    血痕凄惨的盯着面前的多尾黑猫,四肢的伤势让他根本动弹不得,精神上的摧残更是他的冷汗染湿了衣物。

    萧奈听到他的话不为所动,因为对方身体中还是没有凝聚恐惧之种,这说明对方并沒有放弃心中抵抗,它的目的还没有达到。

    血痕见萧奈什么也不表示,面无表情,根本不理会他,好似只是为了单纯的折磨他一样。

    一会儿后,血痕绝望了。面带凄凉,眼中充满怨恨的喊道:

    “可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他的声音中那股绝望与怨恨,连不远处的小雪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不敢再看下去,只觉得那面无表情站在那里的萧奈,就如同那些在她身体中做着各种实验的科学家一样可怕。

    血痕喊了一句后,立时张口咬舌自杀。鲜血自他嘴角流出,他用那种解脱般的肆意目光看着萧奈。

    想死?没那么简单。没有它的同意,连死也是奢求。

    萧奈冷冷一笑,一团柔和的白色光芒射向血痕的嘴部。在血痕那惊骇的目光下,那被咬断的舌头竟然重新生长出来。

    最后,血痕麻木了。想活无路,想死没门,这样的处境不由让他内心开始崩溃起来。

    喵!

    看到在他体内成功的凝聚了恐惧之种,萧奈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

    即然能在他体内凝聚恐惧之中,自然也能够对他进行催眠。

    喵!

    看着半死不活般的血痕,它一直沉寂在心底深处的怨气似是散了很多。那次身死,让它的人生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面对这罪魁祸首,它怎能不恨。

    喵!

    收起恐惧之面,萧奈立时发出带有催眠之音的叫声。

    其声如无形之波纹,以它身体为中心,向周围扩散而去。

    听到它那催眠之音,不管是折磨得精疲力尽的血痕,还是躲在远处的小雪,都精神开始朦胧,意识变得恍惚起来。

    一会儿后。

    喵!

    你是什么人?

    “吴磊,外号血痕,隶属血骷髅猎魔团的职业猎人……”

    随着萧奈用催眠异能发问,血痕开始交代起自己的身份来。

    喵!

    上月份,你是不是和另一个人去柳源市抓捕一个男孩?

    问到此处,萧奈内心开始紧张起来,因为那一直困扰它的迷团即将解开。

    “是!”

    喵!

    为什么抓他?

    萧奈眼中光芒闪过,看着他追问道。

    “不知道!”

    血痕神情挣扎了一下,随后木然的说道。

    喵!

    不知道?萧奈不由惊怒的叫喊起来。问到关健之处,他竟然说不知道,这让萧奈不由自主的发火起来。

    一股恐怖的气息自萧奈身体中发出,让它看起来十分的可怕,连被催眠了的血痕与小雪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一颤。

    好在一会儿后,萧奈就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因为它知道发怒也于事无补。

    随后它开始让他详细的交代这件事的始末,说出他知道的一切。

    原来血痕真的不知道,因为他的副团长只让他与另一个叫血煞的猎人秘密去抓萧奈,却没说原因。

    因为萧奈意外死亡,导致他们任务失败。虽然用夺自萧奈的那条珍贵的符文装备免去了一死,但也让他们在团里的日子不好过,地位受到影响。

    看来要知道真正的答案,还得找到血骷髅猎魔团现在主事人血雕。别看血雕只是副团长,因为血修罗最近都在闭关,所以猎魔团大小事物都是血雕在管。

    看来血骷髅猎魔团它是必须走一趟,不管怎么说,落到血雕手上那条属于他母亲遗物的符文项链是一定要拿回来的。

    眼见问不出什么来,它的目光中不由流出森冷的杀意。

    无意间扫到被它催眠异能波及的小雪,它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喵!

    你们为什么要抓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