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八章 追击
    血痕感觉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没想到只是出抓一个没什么战斗力的小孩子,却惹出一只那么强大诡秘的黑猫。只是看这只黑猎的样子,有些熟悉,似是在那里听过。可惜在这紧张的时刻,他一时想不起来。

    手中虽然抱着一个人,但是拥有速度异能的他,根本不在乎这点负重。

    危险时刻,血痕暴发出自身的潜力。只要冲出这条无人的街道,到了人多的地方他就不怕了。城市中出现一只魔兽,将会有大把的人帮他拦住它。

    至于他,却是不敢再面对这只可怕的魔兽了。这只魔兽太可怕了,他的风刃异能就像给它搔痒痒一样,造成不了一丁点伤害。

    至于枪,他更是不屑使用。他的风刃威力比猎枪强多了,异能都没有用,枪更是不行。

    疾奔中的血痕跑出一段距离后,没有听到身后有响动。不由心想,该没有追上来了吧?

    那些手下虽然没用,但因该能拖一点时间。忍不住的,血痕在奔跑中不由往后一望,立时满脸骇然。

    萧奈原本的速度就很快,疾奔之中可以达到每秒近六十多米的速度。如今动用了速度异能,它此时的速度更是快得可怕。几秒钟的时间就追上了已经逃得很远的血痕,在接近他背后之时,萧奈瞬间兽化成九尾黑鳞翼虎。

    而血痕转头的瞬间,正是萧奈变成九尾黑鳞翼虎向他扑来的时候。

    其他异能攻击力太强,萧奈怕一个不注意把他给弄死来,还是近战让它更放心一点。

    吼!

    见那血痕转头过来,萧奈不由露出狰狞的笑容向他扑去。

    “我靠!”

    那血痕也是个狠人,想也不想的把手中的小女孩向萧奈扔去,期望阻挡这一击。

    手上的小女孩虽然重要,但也没有他的命重要。

    面对这一幕,萧奈本能的向上空一跃,躲过了向它砸来的生物。它并不在乎那小女孩,但是要是被她影响让血痕跑了就不好。

    所以它不由向上一跃,不但躲了开来,随后一个飞扑,向那血痕扑去。

    轰!

    萧奈落地扑空,这血痕速度不慢,竟然躲开了它这一击。

    精神之剑!

    它暗黑色的血眸躲出两柄无形之剑,向那正惊骇逃窜的血痕射去。

    血痕受此一击,身体不由一顿。虽然很快恢复过来,但是却没机会了,被本来就比他速度要快的萧奈瞬间追上扑倒。

    精神系异能虽然对比自己精神力强的异能者效果会削弱,但是还是会有作用的。如刚才萧奈发出的精神之剑,如果对像是比它精神力弱的人,恐怕就不是身体受到影响的事,而是发出惨叫了。

    “不要吃我!”

    看着那狰狞而巨大的兽头向他接近,血痕全身惊悚的大声喊道。想挣扎,可是被萧奈的爪子按住根本动弹不得。身体更是在被萧奈扑倒的过程受了重伤,让他全身巨痛,感觉背部的身骨都好似断了。

    此时血痕不由动用他的治疗符文戒子,缓解身上的痛苦治愈伤势。一边试图与萧奈交流,拖延时间,以便求得生机。

    他的那些小动作,萧奈自然看到了。看着脚下的仇人身体上冒着淡淡的绿光,那种光芒仿佛蕴含着无限生机,让人看到后十分舒服。

    见此,萧奈明白这是木系的治疗异能。

    在如今已知的治疗异能他知道的就有三种,一种是像它拥有的光系,一种是如宋思甜她表妹拥有的水系,还有就是现在看到的木系。

    这家伙刚才用了风系异能,现在又用木系的。难道他是双系异能者?

    因该不可能,随后它看到那人左手带着的那枚镶嵌着水晶石的骨戒,才心中了然。原来是符文戒子,看来这家伙还蛮土豪的嘛!它不由冷笑的想道。

    “啊!有魔兽···魔兽吃人了,魔兽吃人了。”

    突然听到一声尖叫,就看到一个年青男子正疯狂的向外跑去。想来是路过此地,看到这了这一幕。

    找死!

    萧奈对普通人一般是不会出手的,但是这人看到了它正在做什么,又大声呐喊。为了减少麻烦,它额头上光芒亮起,一道太阳光束向那逃跑的人疾射而去。

    见那人倒地不起后,它就不在理会。算这家伙倒霉,要是平日它可能就不会理会。谁让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呢!

    看着地下正不断求饶,试图与它交流的血痕。

    它的心情变得暴燥起来,虽然想立即审问,但此处不是它问话的好地方。虽然这条街道行人稀少,但是依然有人会偶尔经过。

    死了这么多人,一定会惊动当地的警方或异能局的人。

    看来此地不宜久留!

    想到这,它想也不想的抬起爪子向那正在治愈伤势的血痕拍去。

    “啊!”

    闷哼一声,他立时发出惨叫之声。以为萧奈要杀他,不由想做临死反击。

    萧奈见此,不以为意。他那点攻击力,根本不能给它造成一点伤害。它这个兽化生物本来防御就高,再加上金属之躯异能,可以说很少有生物的身体有它此时的身体强悍。

    要怪就怪你精神力太高,不然本喵那用这么麻烦把你弄晕过去。如果精神力比它低的话,一个精神之剑就可以让你晕过去。

    如果血痕知道萧奈这此想法,一定会痛哭不已。不就是想要他老实点,有必要这么折磨他吗!

    它下手尽量避开他的要害,向他的四肢拍去。血痕惨叫声不断响起,就这样被萧奈活生生弄得痛晕过去。

    看到脚下之人痛晕过去后,萧奈开始还怕下手太重,把这人给弄死。看到还有气进出,也就放心了下来。低头张开它那巨口叼起他,就想展翅飞离这里。

    无意见看到不远处那躺在地上的小萝莉,不由微愣!

    战斗之时它没有多想其他,现在冷静下来一想。这小女孩的命运跟他还有点像,都是它口中之人想抓的对象,一时间有点同病相连之感。

    不知道她怎么样,伤得重不重。刚才被血痕一扔,可摔得不轻。

    想到这不由一叹,不由心生侧隐之心。如果它不救她,也许受伤过重的话,会因此死亡。

    算了,带她一起吧!

    再说,值得它这仇人带这么多人抓她,这小女孩的身份肯定不简单。

    想到这里,萧奈走了过去。身后的蛇尾幻化而出,卷起那倒在地上的小女孩后,立时冲天而起。在飞起的过程中,它的身形快速变淡,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

    萧奈离去不久,几个身着便衣的人从远处向此地疾射而来。他们看着周围的战斗痕迹与死亡没多久的年青男子,不由面色冰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