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报仇血恨
    萧奈并不知道,林凤瑶与她的猎人小队在清理鼠群的过程中,鼠后与两只小灰鼠魔兽已经当场死亡。鼠王则被被林凤瑶用血液异能折磨道痛晕过去后,竟然没有死,可见这家伙生命多硬。他们回到猎人公会后,就把死去的魔兽卖给猎人公会里专门收购魔兽的魔兽商人。

    不过老鼠魔兽太小,不是很值钱。魔兽是越大越值钱。因为魔兽肉人类吃了,能改善人的身体素质。越强的魔兽效果越大,加上魔兽的皮毛与骨骼的制品在市场中还是蛮值钱的。所有才让职业猎人有生存的空间,让这些与猎杀魔兽为生的人不必为生活的钱财烦恼。

    而鼠王因为没死,直接卖给这里的魔兽商人并不划算。所以他们留了下来,准备回到她们原来的城市再出售,必竟鼠王的土遁与统御光环异能还是很稀少的。相信那些四阶强者不介意出高价买回去做符文研究或者换个一件符文装备出来也是很划算的。

    四阶的强者能通过其他拥有异能的生物的身体来观查异能符文,所以常常有四阶异能者收购各种活着的魔兽。至于为什么死去的魔兽不能研究符文,那是因为生物体内的天生符文与生物的灵魂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生物死亡灵魂消散后,体内的异能符文就会崩溃消失。

    而符文装备在市场上是很少有卖的,必竟那些至少是四阶的异能者那个不是一方的强者,根本不缺钱财。除了为自己和自己有关的势力与有关系的人外,很少帮别人制做符文装备。

    必竟他们能达到现在的程度,平日里肯定忙着修练或研究符文。根本没人会舍本逐末的去造符文装备,那样做会浪费他们大量的时间与精力。

    所以符文装备很少出现在市面上,就算有出现也贵得很,只有少部分人买得起。

    这也是造成符文装备在这个世界上,很稀有的主要原因,除非有一天四阶以上的强者变得很多,符装备才有可能普及起来。

    萧奈找了一下,发现没有看到那些老鼠的身影后,就把注意力放回了鼠王上。这只鼠王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躺在里面一动不动。要不是发现它那肚皮还有轻微的起伏,它都会以为它已经死去了。

    喵!

    它不由向那笼子走去,眼含仇恨的看着里面的鼠王。这可是杀身之仇,要不是它异能给力,恐怕真的就死在它的手上。看着笼内的鼠王,它不由大吼,本喵是绝对不会以德报怨的。

    笼子是一个四方形的铁网式小形笼子,出口处没上锁,只是一个设置在外面的插栓。萧萘看到后,猫掌舞动,两下就把那笼子的笼门打口。

    “这只猫成精了!”

    铁柱看着萧奈的动作不由有些呆然,不过看到这里后,他就明白了这只黑猫的打算,不由向自家队长看去。看到自家队长正满含兴趣的看着那黑猫的动作,没有一丝阻止的想法后,他也就不操这份心了。自家队长都不在意,他有什么好阻止的。虽然他人老实,但是并不笨。

    喵!

    打开笼子后,萧奈伸着猫爪探了进去,碰了一下那巨大的灰老鼠,发现它没有一丝反应后,立时明白这只老鼠已经被迷晕了。虽然魔兽的体质特殊,但是人类还是研发出了一些能对魔兽起作用的麻醉药。

    萧奈转头看了一下那个想当它主人的女猎人,看到她正满含意味的看着它。这让它不由有些意外,她不因该阻止它吗,怎么是这个表情。要知道活着的魔兽可是很值钱的,除了有研究价值外,那些能训服魔兽的异能者也会花大价钱购买。但看这女人的样子,好似不怕它把这只老鼠吃了,反面有一种鼓励的意味。

    噫!

    这是啥子情况,难道这女人是个土豪,根本不在乎这么一只魔兽。要知道这只鼠王可是最少二阶的存在,就这样被它吃了不心疼?

    看到这情况,萧奈不由伸头进去,一口把那鼠王咬住。被它咬住的瞬间,那鼠王身体颤动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根本没醒来。这麻醉药还真是恐怖,要是某一天它也被人麻醉了,那真是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样一想,萧奈也暗自沉思了起来。

    四肢齐力,很快鼠王就被它拖出了出来。看着鼠王那血渍斑斑的身体,萧奈不由有些解气,看来这鼠王被捉的时候遭了不少罪。

    喵!

    萧奈对着那正看热闹般的女猎人叫唤一声,意思是你再不阻止,本喵就把这只老鼠给解决了哈!那女猎人似是听出它的意思,眼睛一咪,竟然轻轻的点头同意。

    喵咪的!

    你以为本喵不敢吃是不,本喵就吃给你看。萧奈以为那名女猎人认为它不敢吃,所以才那样的表情。它受此一激,就下定注意把鼠王给吞了,让她心疼一下,看你还敢不敢那么淡定的看本喵的动作。

    当然它不会用嘴吃,这只老鼠有点臭,刚才拖出来的时候就熏死它了,让它吃那不是让它把胃液吐出来一样。

    看着鼠王,它不由心道:你这家伙害得本喵断了一根尾巴,现在你就用自己来尝还本喵的尾巴吧!萧奈撕牙一笑,紫色的眸子中散发着冰冷的寒意。用异能把蛇尾变了出来,在房间内二个猎人惊异的目光中,张开巨口一口把鼠王吞了下去。

    感受着尾部多了一团散发着热量的东西后,萧奈转过头去看那名女猎人。心道:心疼了吧!以为本喵真不敢吃,它可不是吓大的。

    喵了个咪!

    萧奈本来还在得意,可是看到那女猎人神色,它不由一愣,那脸上还是那副平淡的面容,根本没有因为它吞食鼠王而感到意外之类的。反而看着自己的蛇尾,露出一丝好奇,似是对它这异能产生了一丝兴趣。

    喵!

    这是神马情况,剧情好像不对呀。

    “小幽,主人让你报仇血恨了,这下可以安心跟着我了吧!”

    林凤瑶看到那只猫露出一丝意外之色,眼中闪过一丝好笑开口说道。她的话一出来,立时让萧奈与旁边的铁柱明白过来她的打算。

    铁柱露出一丝了然,难怪昨天队长说暂时不处理这只鼠王,他们还以为是准备拿回去再卖个好价钱。现在来看,原来不是那么回事。不过用一只猎物,收服一只魔宠,绝对是非常划算的买卖。你看整个南方猎人界有几个猎人有魔宠,这魔宠实在是比符文装备还要稀有。

    魔兽太难训服了,根本沟涌不了,加上野外的魔兽自由惯了,根本不受约束。碰到一只能训服的魔兽,绝对是一件中大奖的事。这样一想,铁柱就笑了起来。

    喵咪的!

    萧奈听到她的话,不由一愣,难怪这女猎人对它的动作一点也不阻止,原来打的这个主意。真是吓死本喵了!这满满都是套路啊!本来就欠她救命之恩,现在又吃了她们的猎物,这下越欠越多了,这让本喵怎么还?难道真的以身抵债,当她的宠物。

    “小幽,没想到你吃东西是这样吃的,还真奇特。走吧!我带你去见个人。“

    林凤瑶有些怪异的看了一眼萧奈,起身往另一个房门走去。

    萧奈翻了个白眼!

    你才这样吃好不,本喵现在还肚子饿着呢!这吃法根本就不饱肚子。不过它明白自己是占了她一个大便宜,所谓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所以你懂的,萧奈已经没底气反对她的话。微微一叹,跟了上去。

    ”老天,这只猫竟然能听懂队长的话,难怪······“

    看着这一人一猫之间的交流,铁柱不由吃惊了起来。能吃懂人话的魔兽,真是太稀奇了,恐怕只有那些经过训养的魔宠才能做到。看到一人一猫往阿福的房间走去,他不由跟了上去。

    房间内床上有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年躺在那里,他们刚刚开门进去,那少年就被惊醒看着门口。看到来人是林凤瑶后,少年脸上露出一丝苍白的笑容:

    ”队长。“

    ”阿福,你的伤好点了没有?“

    林凤瑶对着阿福问道,对于这名成员,她还是很重视的。阿福人比较内向,平日话不多,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位只是长得有点清秀的少年会是他们血影小队除她外最强的人。可惜前阵子他们猎魔小队外出探路时,遇到一个强大的魔兽,阿福被那魔兽一击撞得身受重伤,到现在没有恢复。

    柳源市只是一个中等城市,他们找遍了整个柳源也没有找到有治疗异能的异能者,所以只能用传统的药物疗伤。这几天外出任务,他也没有参加。

    ”好了一点,还不能动刀!“

    刘福眼中闪过一丝郁闷,躺床上几天了,让他们这种以战斗为生的人浑身都感觉不舒服,好似身体都躺废了一样。如果是在金沙市,他这样的伤势只要找一个会治疗的异能者,治疗一下子就好了,那用遭这份罪。

    林凤瑶明白阿福的意思,这小子善使刀,搭配他的异能,近战实力十分强,更是有好事着称他为魔刀。这么多天躺床上,肯定是闷坏了。他们小队一直缺少能治疗的异能者,必竟那种人才太过受欢迎很难招到。不过现在好了,她们小队最为急缺的一环补上来了。

    想到这,她不由向地上那只一进来就东张西望的小家伙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