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神秘的女猎人
    林凤瑶看着萧奈的萌样,她那冷若冰霜的脸上忍不住流露出一抹笑容。这一笑如春风拂面,冰雪消融。

    让她身上的冰冷气息都消散开来,散发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尤其配上她那妖异的眼,更是美得惊心动魄。

    喵咪的!

    女人,你要不要这么美,还让不让本喵活了。你继续做冰山美人多好,微笑真的不适合你。

    萧奈看到后,不由发出幸福中带着苦恼的呻吟。难怪以前听一个对女人很了解的童鞋说过,平日里不爱笑的美女,在笑起来时会特别美,并且会给人产生一种震憾。

    喵!

    童鞋,你果然没骗人。

    林凤瑶的笑容一闪而逝,只留下一只看呆了的色猫。

    恢复了平日神色的林凤瑶,拿起身旁的符文剑,站了起来,向萧奈走去。

    当她站起来之后,萧奈才知道她有多高,最起码有一米七五,一般男人跟她站一起真的很有压力。比起它重生前还要高一些,它重生前并不高,只有一米七一左右。这样一比,让它感到羞愧。

    喵咪的!

    它羞愧啥子!本喵现在是一只猫,身高什么的关本喵什么事,天下的猫咪都这矮样。

    喵!

    女人你想干啥!萧奈看到那女人走过来后,竟然右手向它抓来。不由全身肌肉崩紧,乌黑的毛发也炸了起来,对出发出威胁的低吼声。

    “别闹!”

    林凤瑶根本无视它的吼叫,一手就抓住想跑的萧奈。掐着它脖子柔软之处,提起就放到自已肩膀上,根本不担心它会伤她,边走边道:

    “你这个小家伙晕迷了一天了,肚子饿了吧!走,主人带你去吃东西。”

    萧奈很郁闷,刚才它想跑的,可是那女人瞬间暴发出一股恐怖的气势,让它被震摄住,动作也一泄。等它恢复过来时,就被这恐怖的女人捉住了。

    喵!

    好可怕的女人,虽然她的气势出现的时间很短,但是它却如看到尸山血海一样,煞气惊人。

    等被那女人放到她肩膀时,它真想对着旁边那美丽的脖子狠狠的咬上一口。

    喵!

    但这可是救命恩人,这样会不会显得恩将仇报。再说它一个男子汉,怎么能跟一个女人一般见识。这样一想,它就有些垂头叹气的爬在她肩膀上。

    似是想起了什么,萧奈对着正带着它往房间外走的女人翻个白眼,本喵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宠物了,你又什么时候成为本喵的主人。还有你这样动手动脚真的好吗?告诉你,本喵是男的,你这样本喵要去告诉你骚扰。

    喵咪的!

    这你些问过本喵了没有,还有没有猫权了。虽然你长得漂亮,但也不能这样任性,本喵不服。

    不过它没有过激的反应,从刚才那瞬间的交锋,萧奈就明白自已压根不是她的对手,而且是处于被碾压的一方。

    喵!

    即然不能反抗,那只能暂时顺从。不过本喵是不会屈服,等找到机会,本喵一定会回到自由的世界去的。哼!哼!

    林凤瑶感受着肩膀上的小家伙垂头丧气的样子,嘴角不由微微一翘,边走边道:

    “从今天开始,你就叫小幽吧!”

    “喵!”

    听到她这话,萧奈忍不住抬起头对她吼叫一声。女人,你别太过份了啊!忍不住用猫爪在她肩膀上拍了几下,不过这皮甲有点硬,什么皮做的。

    那个,谁给你权利给本喵取名字,问过本喵意见没。小幽?这么个弱爆了的名字,比起那天被人叫做黑豆还要让它接受不了。

    喵咪的!

    而且它怎么觉得这名字有些女性化,难到看不到它是一只公猫吗?它是公的,公的!

    萧奈有些抓狂,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真想对着那里抓上两爪子,让它知道惹怒一只猫的后果。

    “看到你这么开心,那表示你很满意,这样很好。”

    林凤瑶对萧奈的怒意根本无视,淡淡的看着前方,似是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喵!

    萧奈听到她这样说,不由懵比起来。它很开心?真是气死猫了,你那只眼睛看到本喵开心了。

    “别乱动,小心掉下去。”

    林凤瑶看到萧奈乱动,有掉下去的迹象,不由皱眉说道。左手的符文剑轻轻挥动,把萧奈有些不稳的身体用剑柄扶正。

    至于为什么不用右手,因为此时他们刚好走到门口,她那右手正在开门。

    好冷!

    萧奈被那骨剑一碰,立时把打了个寒颤。这种冷不是剑本所带的,而是剑所散发的气息引起的一股从心底升起的冷意。

    这是一可怕的剑,更可怕的是持剑之人。

    喵!

    女人,你故意的吧!看着若无其事的打开门的林凤瑶,萧奈不由胡疑的看着她。

    房间外面是一个很大的客厅,周围还有二个房间,看来这是一个套房。

    客厅里此时只有一个人在,那人正在用布擦拭着一柄金属制的带刺重锤。

    “队长!”

    听到响声,猛然转头,面带警惕的向声音方向望去。

    看到是他们后,那人才放松了警惕。从沙发上站起,朝着林凤瑶喊道。

    “就你一个人,他们呢?”

    林凤瑶看到这里只有铁柱一人,不由沉声问道。

    “他们去打探消息去了,我要留下来照顾阿福与看住这只大老鼠,所以没去。”

    铁柱抓了下他那平头,脸露憨厚的说道。

    林凤瑶听到这话后心下了然,打探消息只是他们出去玩找的借口。而刘福受了重伤又需要人照顾,所以把这老实的铁柱扔在这里。至于铁柱所说的老鼠,早就注射了大量麻醉药,没那么快醒来。

    喵!

    听到这个长得高大威猛的大个子,叫这女人队长。萧奈就明白这女人身份不简单,刚才听她说这里是猎人公会之时,它就明白这女人因该是猎人。

    现在一听这大个对这女人的称呼,就明白这女人不是简单的猎人,有可能是正式转职了的职业猎人。不过也是,能拥有一柄符文骨剑的女人,怎么可能是简单的人。

    “噫!这只二尾猫好了,昨天看它都快挂了一样,没想到恢复得这么快。”

    铁柱听到萧奈的叫声,看到林凤瑶肩膀上的它,不由有些惊讶。

    喵了个咪!

    你才是二尾猫,本喵什么时候成二尾猫了。萧奈有些炸毛了,脚下这女人不好惹,刚才被她有意无意的教训两次,让它暂时不敢招惹。但是这个大个子,本喵可不怕你,对着他发出威胁的吼叫声。

    它不生气的时候,还是蛮可爱的,但是一生气。全身毛发炸起来,幽然而满含煞气的紫色眸子加上那如虎叫的低吼声,使得它还真是有几分猛虎般的气势。

    “队长,看来这只猫脾气不太好。你真要养这只猫啊?”铁柱被萧奈的叫声弄得反射似的去拿自己的巨锤,不过随后明白过来脸上有些灿灿。这猫真凶,看着萧奈,有些惊异的说道。

    “有脾气才好,这才是我养的猫。刚才是你叫它二尾猫惹到它了,你以后叫它小幽有就好。”林凤瑶用右手抚摸了一下肩膀上某个家伙那柔顺的毛发,安抚一下后淡然的说道。

    铁柱听到自家队长这话,不由无言以对。小幽,这名字让他脸上一抽。不过随后一想,这才是自家队长的做风。

    喵!

    听着他们的话,萧奈抖了抖胡须,从这女猎人的肩膀上跳下来。这两个人越说越让萧奈郁闷,而且刚才被那女人一抚,它那沸腾的血气好似被强行舒缓下去,这现象让它有些不敢呆在这女人肩膀上。这女人的异能到底是什么?感觉有些诡秘。

    喵咪的!

    萧奈等她的手一收回,它就从她身上跳了下来,猫的身体协调性很好,从这女人肩膀上跳下来,它感觉如临平地一般。

    噫!

    它怎么感觉有股熟悉的气息,萧奈不在关注那两个猎人后,它在空气中竟然闻出一股熟悉的气味。好像是老鼠的气息,它的眼睛不由一亮。随后它记起刚才那个大个子说他在家看住老鼠,这么说来这房间有老鼠也就不奇怪了。

    喵!

    这次它可算被老鼠害死了一次,要不是关健时刻自己的异能让它逃得一命,随后又遇到了这群猎人。它这短暂的黑猫生涯才开始两三天,就要落幕了。所以它现在一看到老鼠就有些咬牙切上齿,恨不得生吃了它们。

    林凤瑶对于这次黑猫从她肩膀上跳下来,并没有阻止。她知道这萧奈能听懂她们说话,对它闹点脾气也就不见怪了。只是看到它落地后似是在找什么,不由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萧奈的动作。

    萧奈并没有注意到房间里两个人都在看着它,不过就算注意到它也不会在意。它只要知道一点,这两个人对它沒有敌意就行了。

    寻着空气中那丝气味,萧奈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终于找到了那只老鼠。

    可看到这只老鼠后,萧奈那原本安抚下的怒气立时爆发了出来。没想到这只老鼠竟然是那只鼠王,想到晕倒之前就是被这鼠王带着群鼠逼入绝境。它就恨不得生吃了它。不过它随后又看向其他地方,那可恶的鼠后呢?那家伙更是着点把它杀了,萧奈一想到这就大恨不已。这些猎人因该不可能只捉到一只鼠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