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离开
    萧奈舒服的泡在洗手台的盆中,盆里的水很干净,比起那些买来喝的水还干净。

    吃饱喝足后,能顺便泡个澡,真的是一种享受。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有自来水这种问题,因为从他家搬这地方住之前就有自来水。

    听闻这自来水是来自离小区不远的小山山顶接下来的,好似那是用一件能凭空聚水的符文装备制造的水源。

    所以这周围的房子虽然有自来水,但是水费很贵。很多居民除了饮用之水外(这水很干净),洗澡冼衣服之类的都不会在家里。

    不过萧奈现在却不在意了,这房子以后都不知道便宜谁了。还不准许它奢侈一点,用这个水泡个澡啊!

    萧奈泡在水里悠闲的划动着,嘴上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对着天花板鬼哭狼嚎。

    “噫!我好像听到有猫叫的声音。”

    在萧奈泡着澡,悠栽的叫着时。外面突然传来人的声音,让萧奈猛然惊醒。

    从洗手盒中爬出,狂抖几下,把身上的水抖干后。“刷!”一声,它就跳下洗手台。

    萧奈的动作很轻灵,没有弄出大的声响。它小心的潜伏到卫生间的门口,慢慢的往门隙中看去。

    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正打开门进来,刚才说话的人正警惕的看着周围。

    “没有吧!会不会是你听错了。”另一个警察扫了一眼周围,发现没什么异常的情况。

    “也许吧!”听到同伴这样说,那个警察也有些不确定起来。

    “噫!我记得那间卧室的门在我们走时可是关起来的。”

    走进到客厅后,那警察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开口说道。

    “你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两名警察对视一眼,默默掏出腰间的手枪,慢慢的向那卧室走去。

    来到卧室门口,看着那杂乱的床单与一床的零食袋,两名警察不由面色一变。

    突然,一道黑影从卫生间窜出,快速的穿过客厅,奔向那门口。

    “什么东西?”

    这突然的一幕吓了两个警察一跳,一时愣住,眼睁睁着萧奈从他们忘记关的门中溜走,消失不见。

    “那是一只猫?”

    “好像是!”

    “那这里面的也是那猫弄的?”

    两个警察对视一眼,不由感叹,这猫真是成精了。不过他们到是没往其他方面想,只是自认倒霉的收拾一下。

    在走时把门窗关好,不然再被什么野猫之类的溜进来,那就不好跟上面交待了。

    喵了个咪!

    萧奈在走中看到那两个警察没追出来,它不由回头向家门不舍望了一眼。

    这下真的有家不能回了,被警察发现了,如果被他们告诉异能局的人,会不会因此来捉他?

    要是发现它是一只魔兽后,会不会被捉去解剖,肉被那些人吃掉,骨头皮头卖给那些符文大师制成符文装备。

    传闻吃了魔兽肉能增强人的体质,可惜这肉太贵,它以前还没吃过。

    一想起这些,萧奈就打了个寒颤。在做人时还没多少感觉,现在变成一只猫后,才发觉做为一只魔兽,生活在人类的世界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

    萧奈走了,望了最后一眼,决然的离开了它曾经的家。

    走时它感到有些庆幸,还好把那些零食中的肉制品都吃完了,剩下的都是一些饼开薯条之类本喵看不上的食物,不然它非得心疼死。

    萧奈的感觉没错,当异能局的人从那俩个警察知道这事后,派人找过它,只是它那时已经离开了这里,找了一阵没找到后才不了了之。

    离开了公寓后,萧奈就从柳湖公园处离开了华新小区。

    柳湖公园面积很大,它周围接轨了几个小区。

    它不相信那些人会为它找遍整个柳湖。在说毛发全黑的猫虽然少,但还是有不少的。

    “碰!”

    萧奈一抓拍飞了一只想欺负它的黄色野猫,那只黄猫看它面生,身体也没它强壮,所以认为萧奈好期负。

    可没想到萧奈虽然沒成年,但是在觉醒异能时身体被暗能量洗礼强化过,身体素质远超普通的猫。

    把这只猫拍飞后,立即撕牙对周围的其他野猫警告一番,这才悠然的爬到一颗树上。

    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趴下,打了个阿欠闭眼休息起来。刚才跑了那么远的路,可是把它累得不行。

    服从强者,敬畏强者是动物的天性。

    其他野猫在看到萧奈一爪把它们之中最强壮的野猫拍飞后,都敬畏的看着它,自觉的离开萧奈休息的地方一段距离,把这里当成它的领地。

    过了一会儿,那只被萧奈拍飞的黄猫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恐惧的叫唤一声,离开了这,再也沒见过它出现在这一片。

    等萧奈从沉睡中醒来之时,已经到傍晚。

    太阳已经落山,只留下天际一抹淡淡的嫣红。

    此处树木林立,枝叶成荫,天还没全黑,树下就漆黑一片。

    周围虫子的鸣叫声已经响起,远处柳湖中传来绵绵不绝的蛙叫之声。

    萧奈从树枝上爬起,紫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如同两颗发光的宝石般。

    面对夜晚,萧奈发觉他的精力充沛无比。相对于白天的懒散,它在晚上精神得多。

    萧奈竖着两只耳朵探听了周围的响动,随后用鼻子闻,似是闻到了什么,它猛然从树上窜下往那黑暗中奔去。

    在柳湖湖边,有一群人在湖边烧烤。那股香味从很远的地方就可以闻到,在那周围有很多野猫围在周围,准备捡那些残羹剩饭来吃。

    因为那些人吃过后会留下一些鱼骨头内沫之类的,这些将是这些野猫的一个食物来源。

    萧奈远远的看了一眼就离开了这里,它可是堂堂一只魔兽,怎么能吃这种残食。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他做人的自尊心在做怪,让它做不出这种掉份的事。

    怎么办?又饿了。

    奔走在夜间小道上,萧奈十分苦恼的想道。

    话说每只猫的食量都和它一样大吗?记得白天在家它可是吃了好多。

    难道真的要去捉老鼠吃?

    话说猫吃老鼠不很正常嘛!萧奈在心里不停的暗示自己。

    想到这,它就往离这不远的小区窜去。至于公园里,如果真有老鼠也早就被那些饿得皮包骨的野猫吃了。

    如今的城市,一入夜,外面就乌黑一片。除了天上的星光,再无其他光源。

    这是一个单调的世界,一到晚上除了睡觉外鲜有其他娱乐节目。当然,富人除外,有钱人嘛再单调的世界也能活得多姿多彩起来。

    在一套二层的小型独栋别墅里,屋内有烛光亮起,隐隐有谈话之声从里面传出。

    这别墅有一个小院子,种了很多荼花,主人看起来喜欢荼花。

    萧奈趴在院子的花坛里,眯着双眼,身体虽然不动,但通过耳朵,周围的一切都在它心了然。

    不过它的偶尔睁开双眼,目光不时扫向这户人家屋外的房檐下,那地方靠墙壁处有一个铁架子,架子有成人高,上面挂着不少衣物,其中一边挂着几条晒肉。

    它经过这时就闻到了,随后就看到了。能够有余肉拿来晒的人,一般家里都有点小钱,它经过几栋房子就看到这家人阳台外挂着肉。

    不过能住得起这样一套房子的人家,说有钱也没说错。所以萧奈在这里停了下来,窜进了这个小院子。

    萧奈此时有些纠结,这偷东西总归不好。虽然现在成为了一只猫,但是一些做人的思想还是影响着他的行为。

    不过他在想,这家人有钱,那家里肯定有不少粮食。这样的话这户人一家一定遭老鼠,它帮他们抓几只老鼠后,再拿他家一条晒肉吃这样就心安了吧!

    所以这样一想,才有着萧奈躲在花坛里等老鼠捉的情形。

    因为它还看到院子里到处放有捕鼠夹,刚才它进来时都差点踩鼠夹了,这也是萧奈判断这里有老鼠的原因。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主早就息灯休息了,周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突然,萧奈猛然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在月光下,周围的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

    院落的一角,一个黑影正从那排水口窜进来,那小东西先是探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发现沒危险后就爬了出来。

    “吱!吱!”

    爬出来后,那只灰色老鼠警惕的看着周围。这时又一只灰鼠人里面爬出,这只灰鼠从里面爬出后也和前一只一样警惕的看着周围。

    一只接一只,好似是一个军队一样,这些老鼠显得十分灵慧,这样陆陆续续的从里面爬出六只老鼠。

    萧奈潜伏在远处,无声无息。连自己的呼吸频律都好似放缓了很多,在捕猎这方面猫是天生的猎手。

    它在等,等老鼠再进来一些,此时那些老鼠还在下水道口。它一动的话,那些老鼠会立即从下水道逃走。

    突然,下水道里窜出一团白色生物。萧奈细看之下,发现是一只白色的老鼠。

    那只老鼠十分奇特,与周围的灰鼠相比显得有些娇小,但是它的皮毛在这漆黑的世界里散发着淡淡的乳白色光晕。

    好白!

    萧奈看着那只雪白的老鼠,不由心生感叹!

    周围的灰鼠与白鼠一比,更是显得那只白老鼠奇特无比,圣洁高贵,仿佛是来自神话传说里的灵兽一般。

    这群老鼠好似是以白老鼠为首,灰鼠像护卫一样,守护在白鼠周围。

    白鼠出来后,后面还窜出四只灰鼠,前前后后加起来有十一只老鼠。

    难怪这家人院子里放那么多鼠夹,尤其是那挂肉周围更是摆满了捕鼠器,原来这不是简单的鼠害,而是遇鼠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