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1章 危机四伏
    

     网沉默片刻,电话那头的唐中坚问道:“你手里到底有关于我的什么?”

    “和你发横财的渠道有关,等见面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原来你还想和我见面啊。”

    “照片你有洗出来过,所以我除了要电子档以外,我还要纸质的,”孙健道,“今天周四,直接在今晚交易。”

    “我问你,我在你手里的东西是电子档还是纸质的?”没等孙健回答,唐中坚自问自答道,“哪怕是纸质,你也能把它变成电子档,所以我这个问题简直就是白问。孙健,这么和你说吧,我们现在手里的筹码几乎一致,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做什么交易。我手里有和你老婆有关的照片视频,你手里有和我有关的资料。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其实达到了某种意义上的平衡状态。如果你为了你老婆好,你就不可能会去举报。而我只想安安稳稳的做点小买卖,我更不可能公开你老婆的照片和视频。”

    “今晚八点,八一路麦当劳门口碰面。”

    “今晚不行,我现在人不在本地,我在武夷山这边。最快的话,我明天下午会到市区。这样吧,明晚我绝对会和你见面,但时间地点现在无法确定。明天我一回市区我就打电话给你,可以吧?”

    “那你先发一部分照片给我。”

    “我都说我人在武夷山了,我怎么给你?”电话那头的唐中坚道,“你保证已经知道了我和你老婆的事,那你应该也知道照片视频里的内容了。在这个前提下,难道你就不能多等一天吗?反正如果你等不了的话,那你就直接报警吧,而我会在被抓之前将照片发出去。反正都是要坐牢,不差再多一条罪名。”

    “难道你手机里没有照片?”

    “你觉得我有那么傻吗?”唐中坚道,“柳兰有去过你家吃饭,所以你应该知道我和她那水火不相容的关系。当我和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她还有可能接触到我手机时,你觉得我有可能把和你老婆有关的东西放在手机里吗?我放在了她绝对找不到的地方。”

    “绝对有存放在网络上,”孙健道,“你现在完全可以发一部分给我。”

    “网络不安全,我都是存放在……”

    “别再跟我绕弯子!”被唐中坚这种老油条激怒的孙健吼道,“挂电话之后你必须发一部分给我!否则我就立马报警!我才不管你会不会将我老婆的照片发出去!反正她已经出轨!我压根不在乎有多少男人看到她的**!”

    “我找找,有的话我立马发给你。”

    “必须有。”

    没等唐中坚说话,孙健立马挂了电话。

    孙健要一部分照片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看下唐中坚发过来的是不是他见都没见过的。如果已经是他妻子被搞时候的照片,他完全没有必要和唐中坚做什么交易。

    在等了约五分钟,孙健的手机响了,是唐中坚发来的短信。

    「给我个邮箱,我待会儿回酒店就发照片给你。」

    将平时很少用的163邮箱发给唐中坚后,孙健往店铺的方向走去。

    几乎同时,正在上班的苏柔的手机突然响了。

    拿起手机一看,见是唐中坚打来的,苏柔身体都哆嗦了下。

    苏柔不想接唐中坚的电话,可如果她不接的话,变得越来越放肆的唐中坚很可能会做出让她后悔莫及的事来。所以盯着手机屏幕看了片刻,拿起手机的苏柔立马往外走去。

    见状,白薇还想跟出去,可注意到走出去的苏柔特意往后看了眼,白薇就打消了这念头。她知道苏柔不可能再像上次那样背对着公司大门。所以要是她走出去的话,苏柔会第一眼发现她,这会让苏柔产生怀疑。

    最重要的是,她已经明确告诉孙健,只要利用账单和出货单就能从唐中坚那里拿到和苏柔有关的照片。她不确定孙健会不会和苏柔离婚,但有一点她非常确定,孙健迫切想要得到苏柔的出轨证据。仅凭这一点,白薇就可以暂时不用管苏柔到底是和谁打电话。

    走出公司并往前走了十多米,转过身靠着护栏的苏柔接起了电话。

    “总算接电话了,看来你应该是在公司外头吧?”

    “不要随随便便打电话给我,”苏柔道,“我已经答应下周二给你答复了。”

    “现在情况有变。”

    听到这几个字,心里咯噔了下的苏柔问道:“什么意思?”

    “你老公刚刚打电话给我了。”

    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的苏柔忙问道:“他打电话给你干什么?”

    “有点复杂啊,”电话那头的唐中坚道,“他说他手里有我非常感兴趣的东西,而这东西足以让我去坐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手里的东西应该和我自己开的公司有关。因为呢,昨晚我去公司的时候,我发觉东西有被翻过。东西倒是没有丢,但电脑有被打开。关于你的东西当然不可能放在公司电脑里,但公司电脑里有我做买卖的一些资料,所以你那聪明的老公应该是被相关的资料拷贝走了。这些资料对我来说极其重要,但你绝对不可能帮我拿回来。所以啊,我只能和他做交易了。”

    气都有些喘不过来的苏柔问道:“他是不是要和我有关的东西?”

    “正解。”

    “有些你可以交给他!但有些绝对不可以!”有些失态的苏柔道,“如果被他看到了,我就完蛋了。”

    “其实我一直搞不懂你为什么在乎那个家,”唐中坚道,“你知道蒋文杰怎么评价你的吗?他说你有着拥有魔鬼般的身材,天使般的面孔,但最让你比其他漂亮女人突出的是,你那无人可敌的气质。荡女很多人都喜欢玩,但很容易玩腻。但像你这种高气质的女人却很难玩腻,因为男人都想要通过一次次的调教让你气质全无。”

    “不要全部给他,”苏柔道,“他根本不知道你手里到底有什么,所以你完全可以给他一小部分,就是在车上拍的那部分。如果他问你在外面开房拍下的照片在哪,你就说已经找不到了。”

    “什么开房?”电话那头的唐中坚显得有些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房了?”

    “反正如果他这么问,你就这么说就是了。”

    “栽赃嫁祸?”唐中坚哈哈大笑道,“原来你是要我当那个他。看来,你是打算让我揽下所有的坏事。既然你打算这么做,那咱们得好好沟通沟通才行,可不能露马脚。首先呢,你说下你和那个神秘的他到底发生过多少次关系,每次关系又是在哪里发生的。在发生关系的时候呢,你是喜欢躺着、跪着还是骑在他身上。或者你们在做的过程中,有没有用上什么道具呢?有没有被他走了后门呢?哈哈,我发觉我有非常非常多的问题可以问,真想给你做一个专访,让你这个出轨女人说一说出轨后的感受。”

    紧紧咬着牙关,苏柔道:“你只要说你给我拍过两次**,一次是在车上,一次是在东野酒店就可以了。只是拍照,并没有干别的事,懂吗?所以我和你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生过关系。”

    “当然没有,但很快就会有了。”

    “至少目前没有。”

    “明晚就有了。”

    脸色一变,苏柔道:“我们约好的时间是下周二,明天是周五,不是我们约好的时间,你别搞错了。”

    “本来我是打算下周二的,但既然你老公威胁我,而你又要叫我扛下其他男人对你干的事,那我当然要提早拿点好处了,”电话那头的唐中坚道,“在你老公没有和我打电话并说我有资料在他手里之前,你确实有和我讨价还价的微小资本,但现在完全没了。明晚八点你必须到新兰酒店606找我,如果超过八点你还没有出现的话,那我只能做一回坏人了。”

    “下周二,可以吗?”

    “刚刚你老公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就一个劲地威胁我!我可怜巴巴的求他别这样!说我不会公开你的照片!可他不肯!他就是要拿到你的照片!还叫我先发一部分照片给他!我说我在武夷山没办法发!他就威胁我了!所以我待会儿必须发几张照片给他!苏柔!是你老公逼我的!否则我不可能这样逼你!”

    苏柔还将希望寄托在柳兰身上,所以她道:“多给我几天时间,行不行?”

    “关键是你老公不给时间啊,”唐中坚道,“就这么和你说吧,明晚八点你必须到新兰酒店606。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我就会扮演好你要我扮演的角色。如果你不过来陪我的话,那我会将手里所有和你有关的东西都交到你老公手里,我还会添油加醋,让他知道你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如果你逼我的话,我会和我老公摊牌,到时候你什么也得不到。”

    “如果你敢摊牌的话,不是早就摊牌了吗?既然你求我帮你隐瞒,那就证明你根本不敢摊牌。否则,你怎么会让我说我只给你拍过**呢?你其实还是想维护自己在你老公心里的形象,毕竟只是在逼迫或者不清醒的状态下被拍照的话,那还是可以原谅的。但真实情况是如此吗?”

    紧紧握着拳头,苏柔道:“我明晚会去找你的。”

    “别担心,明晚一过,咱们就互不相欠,我也不会再打扰你。到时候你可以过你想要的生活,我可以赚我想要赚的钱。”

    “就这样吧,我不想再跟你多说什么了。”

    “我待会儿会把在车上拍的照片发给你老公。”

    “随便吧,反正只要不发其他的就可以了,”深吸一口气后,红了眼眶的苏柔道,“明晚八点之前你不要再打电话给我,要不然我老公会怀疑的。”

    “做事谨慎,难怪他还以为是我搞了你。”

    苏柔不想再继续听下去,所以她立马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后,苏柔思绪变得非常乱。

    她原以为最后期限是下周二,不曾想因为丈夫的一个电话,唐中坚竟然将最后期限提早到了明天晚上八点。昨晚和柳兰聊天时,苏柔基本上知道柳兰连自保都很难,更别说是帮她了。但因为柳兰态度坚决,还说不管赌上什么都要帮她,所以她心里又有一丝希望。

    可现在,最后期限突然提早了四天,这不仅让苏柔方寸大乱,更是让苏柔意识到自己在劫难逃。

    苏柔知道一旦喂了唐中坚这条狗一次,以后绝对要经常喂,这是她所不希望的。

    可如果不喂的话,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是都要和她告别了吗?

    丈夫会抛弃她,女儿会离她而去,柳兰会对她失望……

    想着一双双漠然的目光,苏柔气都有些喘不过来,所以紧紧握着手机的她就像得了哮喘般大口呼吸着。她的视线早已模糊,但她没有哭出来,脸上写满绝望的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和丈夫摊牌吗?

    可她知道一旦摊牌,丈夫绝对不会原谅到现在还在撒谎的她。

    苏柔没有怪丈夫打电话给唐中坚,她只怪自己当初走错了路。

    片刻,无奈一笑的苏柔喃喃道:“兰姐,我总算体会到了你昨晚的绝望,我更知道你打算用什么办法帮我了。但既然这是我自己闯出的祸,那就应该由我自己来承担。”

    自语完,深吸一口气并擦了擦眼睛的苏柔走进了公司。

    而此时,身在总经理办公室的蒋文杰正在接电话,和他通话的人正是唐中坚。

    “明晚八点到新兰酒店606,”电话那头的唐中坚道,“你一直想玩的苏柔明晚会到,到时候我们两个一块玩她。”

    以为听错了的蒋文杰忙问道:“她不是你的金丝雀吗?”

    “就算是金丝雀也有玩腻的一天,你不是一直在期待这一天吗?”

    “从你把她带走的那晚开始我就在期待了,”蒋文杰道,“反正如果你不是在开玩笑的话,我明晚绝对会过去。”

    “我是在跟你说正经的,”唐中坚笑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过个几天你还能玩到另一个一直想玩的女人。”

    “谁?”

    “你应该知道我指的是谁。”

    “不可能是她,”蒋文杰道,“你少蒙我了。”

    “就是她啊,”唐中坚道,“我知道你最想玩的两个女人就是苏柔和柳兰。柳兰虽然是我老婆,但她终究只是一个女人罢了。在你这个铁哥们面前,老婆当然不重要,所以过个几天,我和她谈拢了,你就能好好的爽一爽了。要是情况和我估算的差不多,到时候她们两个都会躺在一块任凭我们搞的。对了,明晚还会有一位非常特殊的客人。”

    “谁?”

    “孙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