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8章 该怎么办
    

     网孙健做梦都想知道答案是什么,所以他道:“快点告诉我。”

    翻了个身和孙健相拥后,白薇抿嘴笑道:“那就是你啊。”

    听到这答案,知道白薇还是在卖关子的孙健道:“我有做过分析,是我的概率几乎为零,所以我知道你暂时还是不想告诉我。说真的,在所有答案里,我只希望不要和奸夫扯上关系,其他答案都无所谓了。”

    “不会的,”说着,白薇吻住了孙健嘴巴,并主动将香舌探进了孙健嘴里。

    孙健之前还能把持得住,可当白薇变得如此主动时,他哪里还把持得住,所以他开始回应着白薇,并揉着白薇那已经变得热了不少的雪峰。

    湿吻了一分钟多,白薇抓住了孙健那只变得非常不规矩的手,并喘息道:“在你和小柔姐没有离婚之前,我不想和你有更进一步的发展,这样就已经算是最近距离了。”

    “我迟早会让距离变成负值的。”

    “应该会的,”摸着孙健那强壮结实的胸膛,白薇道,“在我印象里,很多婚后女人出轨都是因为得不到性满足。至于小柔姐是不是如此,我还真不清楚。我其实不想和你讨论这个问题,我怕伤到你的自尊,但我又觉得小柔姐看上去应该不是那种性欲很旺盛的女人。”

    “我不认为我那方面会差,”孙健道,“至于她的出轨原因,我觉得是因为唐中坚比我成熟得多,又懂得关心人吧。至于她为什么会和唐中坚吵起来,估计是看清了唐中坚的真面目。兰姐有和我说过,说唐中坚一开始表现得非常好,就像是个居家好男人,所以我真担心唐中坚一开始也是这样和小柔相处的。但不管真相如何,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和她离婚了,我受不了张嘴就是谎话的她。等我和她离婚了,我们两就结婚,到时候你就到店里来帮我。”

    “那你信聘请来的店员怎么办?”

    “等钱存够了,我可以把店面扩充一下,到时候估计还要再请人,”孙健道,“其实我这人没什么梦想,开公司赚钱从来没有想过,我就是想开一家大一点的茶叶店。要是再开大一点的话,估计得叫茶楼了,还可以取一个非常古典的名字,什么阁之类的。到时候啊,你就是老板娘,她们每天都会喊你老板娘了。”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职位。”

    “心动了没?”

    “就算心动又能怎么样呢?”白薇道,“还不是要慢慢等。哎,可惜今天晚上没有发现,要不然我很可能过几天就是老板娘了。大笨蛋,如果你想尽快拿到小柔姐的出轨证据,那最简单的途径就是和唐中坚做交易。”

    “我知道的,你不用担心。”

    “我不是担心,我就是有些急。反正我的目的你清楚得很,所以也不需要我多说了。哎,听起来好像是我在教育你似的,这种感觉还真不是很好。对了,大笨蛋,你是不是很喜欢情趣内衣?”

    “怎么突然问这个了?”

    “我看到衣橱里有护士服,警服。”

    “夫妻生活的调剂品吧,”孙健道,“没有说特别喜欢,但偶尔穿上会增进夫妻感情。如果你很在意我和她之间的事的话,估计以后咱们一块生活会有不小的麻烦。”

    “我不在意的,只要你们以后别再联系。”

    “当然。”

    “其实我之前想穿上她的睡裙的,”白薇道,“但我又担心会留下气味,所以就只穿着内裤了。其实你叫我过来很可能会被她发现,你不怕吗?”

    “怎么会发现?她明早是直接去上班,苒苒又不知道你在这里。”

    “气味,女人对气味是很敏感的。”

    “不怕,”孙健道,“这几天你午休的时候都是躺在这张床上,所以床上本来就有你的气味。在这个前提下,哪怕你偶尔在这边过夜,也不会有事的。”

    “看来在我的熏陶下,你慢慢变得聪明了,”说着,孙健吻了下白薇耳垂。

    “好痒啊。”

    “哪里痒了?”

    “不是你想的那里,”摸着孙健的脸,白薇道,“之前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还有些困,现在倒是变得越来越清醒了。看来啊,明早咱们两个绝对都是熊猫眼。”

    “那赶紧睡吧。”

    “不想睡,因为我不知道下次这样被你抱着是什么时候的事。”

    “迟早有一天会一直这样抱着的。”

    “迟早有一天,这听起来实在是太遥远了,”将耳朵贴在孙健胸前,听着扑通扑通心跳声的白薇道,“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被你抱着,我还是觉得不够真实,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但是呢,我又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知道这是我一直在期待的感觉。真实而又虚幻,就像喝酒之后有那么一点儿醉一样。想起来了,这种感觉就和咱们在河边打地铺时差不多。”

    “会越来越真实的。”

    “嗯,这也是我希望的。”

    孙健和白薇聊天之际,苏柔正站在柳兰那间装修颇为高档的卧室的窗前。她原本是坐在床边,并等着已经去洗澡的柳兰。可坐得越久,她越是彷徨,所以她开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最后站在了窗前。

    窗外是一个大花园,供小区居民散步健身之用,所以这个点大花园里人还是比较多。大花园里的灯光非常微弱,所以苏柔看不清任何人的脸,但她偶尔会听到从大花园里传来的笑声。

    别人笑得越开心,苏柔越是彷徨。

    要是知道唐中坚翅膀已经硬了,苏柔绝对不会让柳兰帮她要回照片。她和柳兰说照片的事的时候,还以为唐中坚在资金方面完全依赖于柳兰,就像前几年一样。如果和她之前估算的一样,唐中坚应该是会交出照片。就算不会交出照片,也不可能像现在这么的放肆。

    可惜,苏柔还是估算错了。

    想着唐中坚之前说的话,站在窗前的苏柔眉头皱得非常紧,她实在没想到唐中坚竟然会如此嚣张。

    但如果不是一时疏忽的话,唐中坚也不可能嚣张到这种地步。

    所以,追根究底还是她自己的问题。

    要是手里只有唐中坚趁她醉酒时拍下的照片,她完全可以不用惧怕唐中坚,可偏偏……

    听到推门声,苏柔转过了身。

    看着长发披肩,且穿着紫色吊带睡裙的柳兰,苏柔不免多看了几眼。她一直觉得女人穿着有些透光的吊带睡裙非常迷人,那种介乎于露而不露的美感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这也是为什么她睡觉的时候都喜欢穿吊带睡裙的原因。当然她不是为了勾引丈夫,她只是希望能让丈夫一直都为她着迷罢了。

    所以,当看到同样穿着吊带睡裙且显得有几分贵气的柳兰,苏柔都觉得自己失色了不少。苏柔没有和人攀比的习惯,但她心里确实有这种感觉。

    “我还以为你已经躺在床上了,”掩上门并反锁的柳兰道,“每次他在外面过夜时,我心情就会格外的好,更觉得自己非常自由。要是他在啊,我洗个澡都要提心吊胆的,呵呵。”

    之前来的时候,柳兰有解释过茶几的事,所以知道他们关系已经破裂的苏柔问道:“之后该怎么办?”

    “日子还是要过的啊,”坐在床边并长长吐了一口气后,柳兰道,“俗语有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所以根本没什么好怕的。”

    坐在柳兰旁边,苏柔道:“兰姐,你别安慰我了,我知道你心里也很怕。”

    “哎!”叹了口气,柳兰道,“小柔,其实我真的应该和你道歉。当初要不是我太自私的话,你根本不可能被拍**。要是时光能倒流,我绝对会和你说他们两个在打你的主意,并让你离职,这样根本就不会搞出这么多的事来。”

    “兰姐,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别去感慨了,”轻轻搂住柳兰后,苏柔继续道,“我们要想的是怎么去解决。”

    “只要他活着,那事情都解决不了。他手里资产已经上百万,根本不需要靠我。在这个前提下,我已经失去了王牌。所以要是他逼得太紧的话,我真的怕我都会把他给杀了。”

    “这是我跟他的事,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的。”

    “我问你,”看着苏柔的脸,柳兰问道,“你有没有骗过我?”

    依旧面带笑容的苏柔道:“一定是他跟兰姐你说了想要离间我们的话吧。”

    “小柔,在我没有和孙健谈心之前,我一直将你当做我的弟媳。在和孙健谈心完,发觉他也是一个好男人好老公后,我已经将你当做我的妹妹。所以,我不希望你骗我。我跟唐中坚聊天是可以确定你跟他没有发生过关系,但他明显还帮你隐瞒了一些事,这些事决定了我对你的印象。但在我看来,事情已经发展到这地步,你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不管你曾经做错过什么,我都不管,我只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有些话你可能不方便和你老公说,但和我说完全没想问题的。”

    “我想下啊,”停顿片刻,苏柔道,“我真的不知道他替我瞒了什么。”

    “真的不知道?”

    和柳兰对视着,苏柔道:“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会和你说的。兰姐,你为什么会怕他呢?”

    “你老公没有和你说吗?”

    “没。”

    “那没事了,”仰躺在床上,闭上眼的柳兰喃喃道,“最近我被这事搞得非常头疼,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自己会想办法处理的。”

    “你能怎么处理?”柳兰道,“你这人性格太温和,根本就不懂得人心险恶。我阅历比你丰富,斗争也见了非常多,所以在我都没办法处理的前提下,你更没办法。但我跟你说,有一种办法你绝对不能尝试。”

    “我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的。”

    “对,绝对不能,否则他会变本加厉。”

    “兰姐,我知道你也很为难,所以就别管我了。赶紧睡吧。”

    “我一定会想办法的,”脱掉拖鞋爬到床上后,柳兰道,“陪我多聊一会儿。”

    待苏柔躺在柳兰旁边后,注视着苏柔那张精美面庞的柳兰道:“小柔,其实我觉得女人长得太漂亮也不行。如果样貌一般的话,根本不会有那么多人打咱们的主意。所以啊,有时候我都想花钱去把自己整得普通一点。”

    “毁容呢?”

    听到这三个字,吓了一跳的柳兰道:“绝对不可以,听明白了没有?”

    “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笑了笑后,苏柔道,“兰姐,我的事真的不用你费心了。”

    “哪怕我不认识你,你和我说了你的遭遇,我也会帮你的。”

    听到柳兰这话,苏柔都有点想说出她一直想隐瞒的事。在苏柔看来,如果她不陪唐中坚睡觉的话,唐中坚绝对会把这事抖出来,到时候她不仅会失去柳兰的信任,自己苦心经营的家更可能破碎。

    只是,如果苏柔说出来,柳兰绝对会对她失望。

    所以,还是继续瞒着,直到无法继续瞒下去的那天再说出来吧。

    做好打算后,苏柔道:“睡吧,不早了。”

    “我会帮你的,”吻了下苏柔额头,柳兰道,“这是我对我弟弟的承诺。”

    “谢谢兰姐。”

    “你应该累了,赶紧睡吧。”

    “嗯。”

    关掉床头灯后,柳兰就平躺着,并歪着脑袋注视着透过玻璃窗折射进来的月光。

    柳兰大概猜到苏柔确实有事瞒着她,但她现在已经不想知道是什么事了。这些年的相处让柳兰知道苏柔是一个顾家爱丈夫的女人,所以就算真的要付出惨痛代价,柳兰也不会让唐中坚毁了属于苏柔的幸福。

    可在柳兰看来,如果唐中坚不死的话,她根本解救不了苏柔。

    难不成,真的要这么做吗?

    第二天早上七点,穿着职业装的柳兰出现在了她爸爸所住的小别墅前。

    她基本上每周都会过来一趟,不过因为唐中坚已经不受控制,所以她必须找她爸爸谈一次。凭借她自己的能力,她能想出的办法就是杀掉唐中坚。可是,她希望能有别的途径解决这麻烦。

    推开虚掩着的大门并走进去,柳兰问道:“爸爸,你在家里吗?”

    “我在后面。”

    听到后花园传来爸爸那苍老却铿锵有力的声音,柳兰立马往后花园走去。

    穿过后门看着正在给花浇水的爸爸,柳兰笑道:“您还真是有雅兴。”

    “这已经变成一种习惯了,”头发胡须都斑白,且笑得很慈祥的柳龙云道,“小兰啊,你可从没这么早过来看过我。俗话说得好,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这丫头要是遇到了什么无法解决的办法,那就直说吧。看我这个糟老头子还能不能帮得上忙。”

    柳兰一直都不想让爸爸知道她和唐中坚的事,但现在已经到了她无法控制的关头,所以她道:“老爸,你一直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和他结婚,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更会告诉你一些我绝对不想让你知道的事。”

    听到这话,正拎着水壶的柳龙云的目光落在了女儿身上,并道:“长话短说。”

    喉咙动了下,握紧拳头的柳兰道:“学兵是被我害死的。有次我和学兵吵架,差点被他气死的我就和唐中坚说了我想让学兵去死。结果,唐中坚真的这么做了。”

    脸部肌肉抽搐了下,柳龙云反问道:“学兵不是死于交通意外吗?”

    “是唐中坚雇别人去做,代价就是那个人做了两年半的牢。如果确定是交通意外,只会被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再就是赔偿。”

    走到女儿面前,脸上已经没有笑容的柳龙云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

    啪!

    一巴掌打在女儿脸上,看着后退数步的女儿,柳龙云吼道:“你应该一开始就跟我说!而不是拖到现在!”

    “老爸,我知错了,”捂着火辣辣的脸,眼泪都快要被打出来的柳兰道,“我真的只是一时气话,我根本没有想过要学兵死。但说实话,真的是我害死了学兵,所以就算你要把我打死,我也不会有怨言的。”

    “我打你不是为了这个!”捂着有些疼的胸口,大口呼吸数下的柳龙云道,“我确实恨你间接害死了学兵,但既然你是无心的,我绝对不会怪罪你,所以真正的杀人凶手是唐中坚。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因为你这么迟才和我说这个,而我还叫了那个杀人凶手五年的女婿,还在他身上浪费了那么多的钱!最愚蠢的是,你竟然嫁给了他,嫁给了一个杀了你亲弟弟的男人!我真的很想将你活活打死!你这简直就是要将我活活气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