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6章 不接电话
    

     网苏柔当然知道唐中坚想要的好处是什么,她更知道被激怒的唐中坚就像是一只竖起尖刺的刺猬。如果臣服的话,她不仅会被弄得遍体鳞伤,更会一直受制于唐中坚,甚至自己苦苦守护着的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可如果封不住唐中坚的嘴巴,一旦柳兰或她丈夫知道了真相,倒霉的绝对会是她。

    在这个前提下,苏柔难道真的要用自己的身体去喂饱唐中坚吗?

    想到要被唐中坚这种男人压在身下,甚至要被迫摆出各种姿势,曾经在醉酒之后被唐中坚扒了衣服拍照的苏柔非常不情愿,她恨透了这个男人!

    但因为她的一时疏忽,原本不该暴露的东西落到了唐中坚手里,所以她现在也只能委曲求全。

    想到此,苏柔道:“你给我的期限是一周,到时候我会给你答复的。”

    “我片刻都不想等!”电话那头的唐中坚叫道,“我现在就去酒店开房间!你乖乖给我滚过来!”

    握紧拳头,苏柔道:“你是想得到我,我是想保住我的秘密,所以咱们之间算是合作关系。如果你告诉兰姐或是我老公,那我绝对不可能陪你睡觉,这样你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又开始用文绉绉的道理威胁我了?”

    “我不是威胁你,我是实话实说而已,”停顿了下,苏柔道,“我就搞不明白了,你完全可以用钱搞到各种各样的女人,为什么要打我的主意?”

    “因为你太会装了,所以我想亲眼看一下你最真实的一面,”电话那头的唐中坚笑道,“我曾经以为你是一个很保守的女人,没想到情况刚好和我想的相反。只是之前我还要依赖柳兰,所以一直不敢动你。现在我已经完全不需要依赖她了,所以也该尝一尝你这道至少被两个男人尝过的菜肴,看味道到底如何。这么和你说吧,如果到了约定的时间你还不陪我上床,到时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记住,那天如果你找任何借口想要搪塞我的话,我会先打电话给柳兰,让她看清你的真面目。什么她弟弟的旧恋人,完全就是狗屁!你只不过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出轨女人罢了!”

    喉咙动了下,苏柔道:“到时候我会让你满意的。”

    “希望这是你的真心话,也希望到时候你能把我伺候得服服帖帖的。”

    “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就先这样了。”

    “先拍几张照片给我吧,三点都要露,但我允许你不露脸。”

    “到时候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所以没有必要让我拍**给你。”

    “不先给我点甜头的话,我就怕我管不住自己的嘴。”

    “我老公按门铃了,拜拜。”

    没等唐中坚说话,苏柔直接挂了电话。

    每次想到唐中坚,苏柔心里只有恨。但她一直不希望丈夫知道她被唐中坚拍了**的事,所以哪怕偶尔去柳兰那边会碰见唐中坚,苏柔也是礼貌性地打招呼。可越是容忍,唐中坚就越得寸进尺。她更知道哪怕她没有和柳兰说**的事,已经不需要依赖柳兰的唐中坚迟早也会打她的主意。

    只是,苏柔没想到唐中坚竟然会如此的得寸进尺。

    苏柔很想摆脱唐中坚,更想毁掉唐中坚手里的东西,但她该怎么做?

    该死的!

    要不是一时疏忽……

    既然确实疏忽了,那在这一点上纠结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现在要做的应该是想方设法堵住唐中坚的嘴。可在苏柔看来,唯一能堵住唐中坚嘴的办法就是献身。她更知道一旦献身,这绝对会成为一个无底洞,她落在唐中坚手里的把柄更是会变得越来越多。她当然不希望如此,可谁又能帮到她?

    难不成,真的就只能服从唐中坚?

    得出这个结论,苏柔不免觉得有些可笑。

    她恨透了那个欺骗了她的男人,更恨透一时疏忽的自己。要不是不希望这个家被拆散,不希望照片被公诸于众,苏柔真的很想逃离这个城市,并找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城市重新开始。

    浑浑噩噩间,苏柔听到了开门声。

    知道是丈夫回来了,深吸一口气的苏柔忙换上甜美笑容。

    门打开后,看着走进来的丈夫,苏柔问道:“跟朋友处得怎么样?”

    “就是喝个茶聊个天而已,”换上拖鞋并走进家门,看着已经穿着吊带睡裙的妻子,孙健道,“你赶紧去换一下衣服,我送你过去。”

    “嗯,很快的,”走过去吻了下丈夫唇角,苏柔立马走进了主卧室。

    苏柔换衣服之际,孙健正坐在床边陪着女儿。

    经过那晚当着女儿的面大发脾气后,他女儿对他还是有些抗拒。所以哪怕他坐在床边,他女儿也是低着头看着动画片,还时不时发出咯咯笑声。

    约过五分钟,换上衣服的苏柔道:“老公,可以走了,顺便把苒苒也带上吧,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不安全。”

    “嗯,”看着女儿,伸出手的孙健道,“走,爸爸带你去兜风。”

    扁了扁嘴巴后,看了眼妈妈的苒苒顺手将ipad放在了床上,并溜下了床,随后站在妈妈身前的苒苒张开了双臂。

    抱起女儿后,苏柔道:“走吧。”

    孙健显然被打击到了,但他也没有说什么。反正孙健知道,在他没有和妻子离婚之前,女儿绝对都是向着妻子。至于离婚并得到女儿的抚养权后,孙健绝对不会让妻子再见到女儿,他要让女儿忘掉生命里曾经出现过这女人。

    想到此,孙健也跟着她们一块走了出去。

    送妻子到柳兰住处后,和柳兰聊了几句的孙健开车载着女儿回了家。

    在伺候女儿洗刷并哄女儿睡下后,孙健这才打电话给白薇。

    电话会打通,却没有人接。

    连续打了好几次,孙健都有些纳闷了。

    之前孙健是在离小区还有些距离的地方让白薇下车,并说在送完妻子回来后会去接白薇。加上哄女儿睡觉又花了小半个小时,所以前前后后孙健差不多花了一个小时。

    在这期间,孙健都没有联系过白薇,所以他都担心白薇是不是出事了。

    白薇很漂亮,天生妩媚相,而且总是很喜欢用冷漠的目光盯着旁人。要是被流氓盯上,又惹怒了流氓的话,逃脱的概率非常低。

    想到此,孙健都有些责怪自己,他真不应该让白薇在那里下车。

    再次打电话给白薇,还是没有人接的孙健更加着急。

    就在孙健一筹莫展之际,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是白薇发来的短信。

    「我知道小柔姐在你心里的地位还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已经坐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车,此刻正躺在舒适得好像有你气味的卧铺上。以后咱们不要再联系了,再见,再也不见。」

    看到这条短信,孙健顿时懵了,他完全不知道白薇在搞什么飞机。

    在孙健看来,白薇绝对不可能在一个多小时内搭上前往北京的火车。

    最重要的是,前往北京的火车是凌晨才到站并发车。

    所以,想搞清楚白薇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的孙健再次打电话过去。

    可是,白薇还是不接。

    在白薇不接电话的前提下,孙健又能怎么样?

    所以,有些搞不清状况的他只好推开虚掩着的主卧室的门。

    就在孙健打算掩上门之际,看到正躺在床上,且笑得有几分狡黠的白薇的孙健都愣住了,他完全没想到白薇竟然已经躺在了床上。

    这应该是幻象吧?

    擦了擦眼睛,见白薇还在,将门反锁的孙健忙小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好不再联系了吗?”眼睛都眯起来的白薇道,“我现在正在前往北京的火车上,怎么可能会看到你呢?啊,难不成你为了追回我,特意追赶火车,并像超人一样跳到火车上来接我回去吗?”

    看着还在装大头蒜的白薇,孙健问道:“你怎么会跑到我床上来?”

    “不是你说今晚让我陪你睡觉的吗?”

    愣了下,孙健道:“我的意思是,你应该是在小区附近等我,不可能会跑到我床上来。别的不说,你绝对没有我这边的钥匙的。”

    “我有呀,”白薇笑道,“前几天小柔姐配了一把给我,说我每天都在这边吃饭,有把钥匙会更方便。其实小柔姐对我真的很好,就像亲妹妹一样,所以有时候我在想我这么做是不是很过分。这半边床原本是她该躺的地方,现在却换成了我。”

    没等孙健开口,白薇又道:“不过啊,我这人一直都是将自己的利益摆在首位,所以我才不管那么多呢。”

    白薇最近很喜欢将“利益至上”挂在嘴边,这让孙健都觉得白薇应该是属于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白薇曾经利用张鸣想坑苏柔,之后在知道苏柔可能会被老周强奸的前提下,又跑到老周住处救苏柔。从这转变来看,孙健知道白薇本质不坏。

    至于为什么要老是说将利益摆在首位呢,应该是想让自己下定决心在某天和苏柔决裂吧。

    想到此,有些期待和白薇结婚那一天的孙健笑出了声,视线还落在了白薇那雪白的胳膊上。

    见白薇之前穿的紧身短袖、牛仔短裤以及文胸正放在床尾,孙健就想着白薇现在到底有没有穿睡衣。在正常情况下,白薇应该是没有穿睡衣,除非白薇穿上了他妻子的睡衣。

    就在孙健思考之际,勾了勾手指的白薇道:“长夜漫漫,与君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