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5章 害怕兴奋
    

     网脸色一变,柳兰反问道:“你用假合约骗我的钱?”

    “准确来说是骗你爸爸的钱,”走到柳兰面前,像个胜利者般的唐中坚道,“前几年确实都有在投资,不过我这人比较笨,所以不是亏就是勉强保本。所以啊,我就在想着到底怎么样才能成为百万富翁呢?哦,我突然想到了办法,那就是用假合约从你爸爸手里骗钱。你爸爸知道合约都是你签名,知道赚钱了也是在你手里,所以并不会太在意我到底拿了多少钱去投资。而你呢,你和我水火不相容,所以你只想用钱把我打发走。你的想法其实跟他差不多吧,就是赚钱了也是在你账户上,然后我又会像个可怜虫一样找你要钱买这买那,或者是出去玩女人。”

    等着唐中坚,柳兰问道:“你到底从我这里骗走了多少钱?”

    “你难道想要回来?”说话的同时,唐中坚摸向了柳兰的脸。

    还没被唐中坚碰到,柳兰当即弹开唐中坚的手,并后退两步道:“我确实不敢要回来,但如果你真的想鱼死网破的话,那我绝对会奉陪到底的!”

    伸出手,唐中坚道:“今晚我要你。”

    “去死吧!”

    “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

    “你不敢报警,”柳兰道,“一旦你报警并交出录像,被警察带走的我会立马把你和蒋文杰供出来。就算我莫名其妙成了主谋,我也不会让你们两个好过!唐中坚,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最怕死吗?就是钱多得花不光的人。当一个人两手空空的时候,他可以什么都不顾,甚至可以往死里威胁别人。但现在你身价已经过百万,你现在也变得和我一样是个怕死的人。我现在郑重警告你,如果你敢碰小柔一下,我绝对饶不了你!”

    “如果是她主动来找我,并让我搞她呢?”

    “不要再用**威胁她了!她老公已经知道这事了!”

    “她老公知道的绝对和你知道的绝对是一个版本,”哈哈笑了好几声,唐中坚道,“她还真是一个天真的女人,但她猜对了一点,就是有些事我确实不会和你还有她老公说。当然如果我得不到我想要的,那我绝对会说的。柳兰,等着吧,或许过个五六天你就会听到一个非常让你亢奋的故事。”

    “别跟我打哑谜,我很讨厌这种感觉。”

    “那今晚陪我睡,我就告诉你。比起她,我更想要的是得到你,”翘起嘴角,唐中坚问道,“到底在你和苏柔搞的时候,你有没有得到快感?”

    没等柳兰说话,唐中坚自问自答道:“绝对没有,因为只有男人才能满足得了女人。柳兰,你三十六岁生日马上到了,有没有打算让那晚变成我们的新婚之夜?”

    “明天咱们就去离婚,明天早上九点,民政局门口见面。”

    “你不敢和我离婚的。”

    “我已经受够了!”柳兰歇斯底里道,“我不要再和你这种害死我弟弟的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你如果敢去举报我!我就直接把你和蒋文杰供出来!我是主谋!你是从犯!蒋文杰还偷税好几百万!到时候咱们三个就在牢里斗地主!”

    “不好意思,我喜欢打麻将,”唐中坚道,“确实可以凑一桌打麻将,我们都把撞死你弟弟的司机给忘了。”

    指着门口,柳兰叫道:“滚出去!别让我再看到你!”

    “看来咱们的关系确实到底结束了,还真是可惜,毕竟我女儿挺喜欢你这个后妈的,”又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后,唐中坚继续道,“昨天她还打电话给我,说回来了希望能多陪陪你。看样子,我又得给她找一个后妈了。”

    “我把她当成朋友,所以哪怕我们离婚了,我和她的关系还是不会变。”

    “你不是同性恋吗?所以我真的想问一下你有没有碰过我女儿。”

    “滚出去!”

    用力抽了口烟,唐中坚道:“你想离婚的话就去法院申请强制离婚吧。当然只要你一申请,我就立马将录像交给警察。我会以匿名的方式交上去。你弟弟已经死了五年了,哪怕你说我是从犯,警察也奈何不了我。而且呢,你应该没有忘记录像的内容吧?就是你一个人在那里歇斯底里地说你不想那么做,说那是随口说说的。而,我的声音都没有在录像里出现。所以啊,警察是很难找到证据证明那场车祸和我有关,但录像却直接将你定性为主谋。忘了告诉你了,那个将你弟弟撞得不成人样的好司机早就出来了,现在跟我们玩得挺好的。所以你报警的话,我和文杰会给那司机一批二十年都赚不到的钱,然后让他被抓的时候指认你,说是你指使他动手的。”

    听到唐中坚这话,被激怒的柳兰都说不出话来。

    见状,更加得意的唐中坚道:“所以呢,现在我高高在上,而你就像仆人一样仰望着我。到时候最多就是你把文杰咬出来,但我绝对可以高枕无忧的。偷税漏税是怎么处罚的?好像能将这部分钱补交的话,就不会受到非常严重的处罚吧?反正再严重也不可能会比你这个害死亲弟弟的人来得严重!”

    “别说了!”

    “看到你像母狗一样乱吠还真是让我心情畅快,”唐中坚道,“但我最想看到的还是你这条母狗在我身下乱吠。”

    柳兰已经不想再和唐中坚说下去,所以她立马拿起茶几上的空玻璃杯掷向唐中坚。

    避开后,听到碎裂声的唐中坚道:“自保都没办法,还想着去保护别人,柳兰你还真是够搞笑的。现在我给你一个保护自己的机会吧。如果你能把苏柔骗到我床上来,并协助我操了她,我会将录像还给你,并和你离婚的。”

    听罢,什么话也没说的柳兰立马往厨房跑去。

    等柳兰再次走出来时,她手里已经拿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用那颤巍巍的手握紧菜刀并指着唐中坚,柳兰叫道:“给我滚!不要再出现在我视线里!”

    “都抖成这样子了,这情况让我想到兔子见到了饿狼,”慢慢逼近柳兰,唐中坚道,“你就是受惊的兔子,而我是饿了好几天的野狼。在我这头野狼面前,你这只小兔子根本什么也干不了,哪怕你有武器。”

    听到这话,柳兰立马举起菜刀狠狠劈向茶几。

    咣啷!

    玻璃茶几顿时碎开,玻璃碎片飞得到处都是,茶具更是倾泻到地上,那装着茶叶的小铁盒还滚到了唐中坚脚边。

    看到柳兰那凶神恶煞般的模样,唐中坚也知道不能再刺激柳兰,所以盯着柳兰那随着急促呼吸起伏不停的胸脯多看了几眼后,什么话也没说的唐中坚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五分钟后,穿上灰色衬衫,黑色长裤,腰上还夹着个公文包的唐中坚走出了家门。

    唐中坚离开后,完全崩溃的柳兰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她哭得非常伤心,却又紧紧握着菜刀。

    哭泣的同时,柳兰脑子里一直有一个画面在闪过。如果刚刚她砍的不是茶几,而是唐中坚,那情况会是怎么样?她知道自己一定会坐牢,更知道真相大白后,总有人为她惋惜。可她真的是个胆小鬼。刚刚要不是砍茶几吓退唐中坚的话,她都担心菜刀会被唐中坚夺走。

    与其一直被唐中坚威胁,还不如把他杀了?!

    突然冒出这个想法后,柳兰心跳突然加快。她有点害怕,但也有些兴奋。

    只可惜,很多都是想法,都不能付诸行动,所以蹲在地上哭了十多分钟,擦了擦眼泪的柳兰走回厨房。放好菜刀后,柳兰往二楼走去。坐在床边后,视线还很朦胧的柳兰打电话给孙健。

    打通后,柳兰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这边的电脑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档案柜和抽屉里也没有发现,”电话那头的孙健道,“看样子他是将我们要找的东西藏在了其它地方。这种找法简直就是大海捞针,而且最多只能找到一小部分。兰姐,我们现在的办法注定没什么用的。对了,我的发现可能有些用吧。这边堆满了假的保健品,数量非常大,所以要是报警的话,他绝对要坐牢的。”

    听到这话,眼前一亮的柳兰道:“报警!立马报警!让他坐牢就天下太平了!”

    “如果报警的话,他会立马把你咬出来的。”

    “他又不知道是我叫你报警的。”

    “兰姐你在税务局上班,他绝对会叫你帮他走关系。”

    “我会假装有在帮他,但事实上我不会帮他的。这样的话,他就会乖乖去坐牢,根本不会把我供出来。”

    “兰姐你太天真了。”

    尽管孙健没有继续说下去,柳兰还是明白了孙健的意思。不管她找什么样的借口,一旦唐中坚入狱,唐中坚绝对会供出她而寻求轻判。到时候,本来想让唐中坚坐牢的柳兰反而会被连累。

    这岂不是说,她这辈子都要受制于唐中坚了?

    心里咯噔了下,柳兰道:“我刚刚跟他吵架,他已经离开家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会去你那边,你还是赶紧走吧。”

    “行,那就先这样了。”

    “好的,有空再聊,”停顿了下,柳兰问道,“我可以叫小柔今晚过来陪我吗?”

    “你打个电话给她,顺便说下我已经知道这事了。”

    “谢谢,拜拜。”

    挂了电话后,柳兰立马打电话给苏柔。

    而此时,身在办公套房内的孙健正在考虑要不要把硬盘带走。不过想到这台电脑非常新,明显是最近才购入的,孙健打消了这念头。从刚刚电脑里的出货单来看,唐中坚一个人绝对忙不过来,所以这边白天应该还有数名员工在上班。在这个前提下,唐中坚不可能将淫秽照片或视频存放在这台有点儿公用味道的电脑里。

    这也是为什么今晚找不到任何有用线索的缘故。

    看来,孙健真正想要的东西应该是在更加隐秘的地方。

    孙健很不喜欢线索断了的感觉,但此刻他心里就有这种感觉。

    看着那些成本可能就几毛钱却可以卖到上百元的保健品,孙健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说真的,他很想报警,让唐中坚这种混蛋去牢里蹲个几年。但在孙健看来,一旦唐中坚去坐牢,他想要找的东西很可能会石沉大海。到时候他还是可以和妻子离婚,但就是很难拿到抚养权。他真的不希望让妻子那种谎话连篇的女人抚养女儿。

    就在这时,孙健的手机突然响了。

    见是妻子打来的,孙健随手接了起来。

    “老公,刚刚兰姐打电话叫我过去陪她,还说你已经知道了。”

    “对的,”孙健道,“她晚上好像和唐中坚吵架,心情非常不好,所以你过去陪她谈谈心。明早你直接让兰姐送你去上班吧,我和女儿的早餐我自己可以搞定。”

    “但小雨已经在出租屋过夜,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不能将女儿留下的。”

    听到妻子这话,孙健不免露出有些苦涩的笑容。

    有件事孙健记得非常清楚。

    那次他妻子要和罗松断绝联系时,就是将女儿留在了家里。但更过分的还是,他妻子还和罗松去买了丝袜。虽说是要断绝联系,但为什么一定要见面,难道电话里说不行吗?难道和女儿比起来,和罗松见面叙旧更来得重要不成?

    以前孙健对妻子没有任何抱怨,甚至还觉得自己冷落了妻子。

    可到了现在,他对妻子的抱怨非常多,说一个晚上都说不完。

    但早已对妻子绝望的他不想和妻子计较,反正他妻子要说多少谎言都没问题,他就当耳边风就是了。

    而且就算假装和妻子和好,孙健还是不希望天天晚上和妻子睡在一块,他尤其不喜欢妻子装得很可怜,并故意往他身上贴的感觉。

    所以呢,在听到妻子这话后,孙健道:“你直接让苒苒看动画片吧,我会在二十分钟内赶到家里。”

    “我还是等你到家,我再过去吧,这样安全点。”

    “那行,那我现在回去。”

    “路上小心点,别开得太快。”

    “我知道的。”

    挂了电话后,看着一直站在旁边的白薇,孙健道:“走吧。”

    “就这么放过唐中坚实在是太便宜他了,”白薇道,“大笨蛋啊,其实你忘记一点了啊。虽然报警会害了兰姐,但不代表我们不能用这个威胁唐中坚。你来这里的目的不是要找和小柔姐有关的照片或者视频吗?既然你找不出来,那直接让唐中坚交出来就可以了。哪怕你不能将这里的东西都带走,但你忘记电脑里的账单以及详细的出货表格了吗?只要你将这些复制一份存着,要威胁唐中坚交出照片视频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你应该早点说,这样我就不用关电脑了。”

    噗嗤笑出声,捂着嘴儿的白薇道:“我就是要让你把电脑关了才说的,这样才能证明你是大笨蛋,而我是智慧高超的小妖精。”

    见白薇笑得那么灿烂,孙健立马凑过去吻了下白薇唇角。

    见白薇显得有些尴尬,孙健倒是笑出了声。

    怕唐中坚突然出现,再次坐在电脑前的孙健按下了电源。

    将账单出货表发到163邮箱后,孙健这才和白薇一块离开。

    说真的,孙健很希望今晚白薇能在他家里过夜,但他又怕妻子发现端倪。白薇晚上出门前有洗澡,身上的香味非常浓,所以要是让白薇躺在那张床上,次日回来的苏柔绝对会怀疑。

    不过,孙健干嘛还在乎那么多?

    想到此,已经和白薇走出大厦的孙健道:“晚上去我家过夜。”

    愣了下,白薇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晚上去我家过夜。”

    伸出手摸了摸孙健额头,又摸了摸自己额头的白薇道:“没有发烧啊。”

    “我说的是真的,”往停车处走去的孙健道,“今晚她会在兰姐家里过夜,明早直接搭兰姐的车去上班,所以你完全可以在我家里过夜。当然了,绝对不能被苒苒看到。”

    “昨晚没能拥着你,今晚却可以,”笑得有几分妩媚的白薇道,“看来啊,今晚我可以美美的睡一觉了。你都不知道,昨晚我怎么也睡不着,中午在你家里睡得非常沉。要不是小柔姐拧我屁股,我都不愿意起来。哎呀,我现在都很激动了,怕整个晚上都睡不着。”

    “你应该有开车过来吧?”

    “当然。”

    “那车直接扔这边吧,明早我送你过来取车。”

    “行!”

    双双坐上车后,孙健当即往家的方向开去。

    尽管白薇坐在他车上,但他知道他妻子绝对是在家里等着。就算待会儿使劲小区,只要不开灯的话,哪怕他妻子站在窗前,也不可能看到白薇。在这个前提下,他只要先让白薇待在车库里一小会儿就可以了。

    不过,孙健又想将妻子亲手送到柳兰手里,以防止当他妻子过去的时候,唐中坚恰好也在。

    确定这点后,孙健道:“待会儿我应该是要送她过去,所以你就在我家附近下车,我回头会过来接你。”

    “今晚都听你的。”

    听到白薇这很有内涵的话语,孙健笑出了声。

    而此时,苏柔正坐在床边陪女儿看着动画片。

    正看着,苏柔的手机突然响了。

    苏柔原以为是丈夫打来的,可看到竟然是唐中坚的电话号码时,她顿时慌了。所以在吻了下女儿额头后,苏柔立马走出卧室并接起电话。

    一接通,电话另一头的唐中坚道:“我猜你有将我们的事说给你老公还有柳兰听,但你绝对没有将另一件事说给他们听。不管我对你老公还是柳兰说,你都要倒大霉的。别忘记了,柳兰一直很疼你,如果她发现你欺骗了她,甚至还想利用她搞定我时,你觉得她会不会恨不得把你弄死?至于告诉你老公的后果嘛,想想都觉得很刺激。苏柔,我一直在替你隐瞒,你也该给我点好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