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4章 到底有没
    

     网听到孙健这话,白薇道:“初步估计,这边卖出去的话,打底也有四五十万元了。你瞧见那个房间了没?那个房间里堆着也是。客厅就堆了这么多,左右还有各两个房间,估计真的全部卖出去,打底都是一百万元。我们不知道唐中坚做这买卖到底做了多久。要是已经很久,且获利金额在百万元以上的话,你说唐中坚会不会被关个十年二十年?”

    “我不是学法律的,但如果情况严重的话,四五年是免不了的,”视线落在台式电脑上后,孙健道,“我负责检查电脑,你先去检查那个档案柜。”

    “行!”

    坐在办公桌前,见电源没有断开,孙健顺手按了下电源键。

    孙健等待电脑进入桌面之际,白薇已经打开档案柜,并开始翻动着里面那一叠资料。孙健负责找电子存档,白薇自然是负责找纸质存档。

    要是孙健没有判断错的话,这台电脑应该存有和他妻子或者柳兰有关的资料。但那种资料都非常私密,不可能存放在桌面或者非常显眼的位置,所以孙健会利用电脑的文件后缀搜索功能进行搜索,不会像以前那样一个一个文件夹慢慢翻,那太浪费时间了。

    电脑开始搜索后,知道要等好几分钟的孙健拉开了边上的抽屉开始检查。

    同一时间,柳兰住处。

    此时,其貌不扬且有些发福的唐中坚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身上裹着件浴袍。柳兰则穿着白色衬衫及黑色包臀裙。面有愠怒的柳兰双手交叉在胸前,并在客厅走来走去。

    “坐下来吧,”唐中坚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瞪了唐中坚一眼,柳兰道:“结婚的时候他们叫你吻我,我都不让你吻,你觉得我现在还会跟你有身体接触吗?老唐,这么跟你说,虽然咱们这几年名义上是夫妻,但完全没有夫妻之实,我们之间其实更像是合作关系。我害死了我亲弟弟,你以此来要挟我,否则我根本不可能跟你这种人渣结婚,更不可能从我爸爸那里拿了这么多的钱给你投资。要是我没有猜错,如果你不是最近投资得利的话,你绝对不敢跟我翻脸。”

    “卧薪尝胆你有没有听过?”看着气急败坏的柳兰,唐中坚笑道,“用你的话说,就是我现在翅膀硬了,当然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但如果你没有打算帮苏柔的话,咱们之间的筹码其实是相等,所以这种关系还是能继续维持下去的。当然,我知道苏柔为什么会找你帮忙,因为她知道我将会变得越来越过分,所以还不如告诉你她曾经被我拍了**的事。”

    “我问你,那晚你到底有没有强奸了小柔?”

    “我其实是有这打算的,”吐出烟圈,笑得有些得意的唐中坚道,“但那时候在财力方面我非常依赖你,我穷了半辈子,我最大的目标就是成为百万富翁。你是同性恋,你相中了你弟弟的旧情人,所以要是我那晚把她搞了,而你在舔着她下面的时候闻到了异味,那你绝对会知道我干了什么。所以为了我的梦想,我只是给她拍了**。拍**是为了等我翅膀硬了之后威胁她。反正结婚的女人都怕**外泄,她们都不想离婚或者是被亲戚朋友看低。就因为这个,很多结了婚的女人都会因为**而堕落,她也是如此。”

    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了下的柳兰问道:“你的意思是,你还是得手了?”

    “没有。”

    “不对!你绝对已经得手了!”柳兰怒道,“否则你不会说她因为**而堕落!唐中坚你这混蛋!我明明说过绝对不能动她的!”

    “别生气,别生气,”弹了弹烟灰的唐中坚笑呵呵道,“有些事她其实也在瞒着你,所以她可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贞洁。如果你想知道她到底瞒了你什么,你有空的时候可以跟她好好聊一聊。这么和你说吧,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得到过她,但我几乎可以肯定我很快就会得到她了。柳兰,其实我一直期待这么一幕,就是在我房间的大床的,你和苏柔两个人都脱光并跪着,还摇着屁股让我赶紧上。你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苏柔也是,所以如果真的能得到你们两个的话,那真的是我这辈子的荣幸。但如果在你们两个二选一的话,我会选择你,因为她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别看她在你面前装得那么正经,其实那都不是真的,她只不过想给你一个好印象罢了。”

    “别诋毁她,”柳兰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非常了解。如果她真的堕落过,那也是被你害的。唐中坚,我现在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咱们可以继续这么过下去。你要怎么玩,我都可以给你钱,但就是不要再骚扰她。”

    “你好像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唐中坚道,“我现在不缺钱,所以我们之间的互惠互利关系其实已经不存在了。我其实早就想和你摊牌,但最近我都忙着赚钱。反正要不是你叫我把和她有关的照片交出来,我都不会跟你摊牌的。柳兰,我现在已经是百万富翁了,所以不要再拿钱来哄我,这招已经不好使了。”

    说到这,站起来的唐中坚慢慢走向柳兰,并道:“你顾及你的名誉地位,更担心你爸爸知道是你害死了你弟弟,所以你不仅和我结婚,还像包养小白脸一样养着我。甚至你为了套住我,所有合作项目都签上你的名字。你也有跟我解释过,说如果不是以你的名义投资的话,你爸爸绝对不会给你钱。对于真假,我是不管,反正我知道你就是怕我某天会把你供出来,所以会在资金这方面对我加以限制。但你并不知道,有些合作商存在,有些却不存在。以前你还会查一查合作商到底存在不存在,怕我吞你爸爸的钱。可这一年,你对我越来越恼火,所以当我跟你说这次投资要多少钱,并拿合约给你签字时,你都是随手签上就叫我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