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1章 下定决心
    

     网欺负的范围实在是太广了,但既然是从他妻子口中说出,那他妻子受到欺负的程度绝对非常严重。除了已经知道衣服有被唐中坚扒光过以外,孙健已经猜到妻子绝对有被唐中坚侵犯过。一想到美丽的妻子有在唐中坚身下娇喘过,孙健自然万分心痛。

    但他最心痛的还是,他非常担心后期他妻子变得很主动。

    所以,迫切想知道真相,但猜到妻子还是会有所隐瞒的孙健道:“你慢慢说,我不会打断你的。而且你必须说清楚,不要再隐瞒这隐瞒那的了,如果你想和我继续过下去的话,我真的希望你是一个诚实的妻子。”

    “会的,”沉默片刻,苏柔道,“我之前和你说柳学兵有强奸过我,还拍了那些照片,之后照片留在了唐中坚家里,还说唐中坚可能会拿那些照片威胁我。但事实上呢,柳学兵没有强奸过我,他对我向来照顾有加,就像哥哥一样。故事真正的版本是三年前有次我喝多了酒被唐中坚带走,之后在他车上迷迷糊糊的时候,我的衣服被他扒了,还被他拍了照片。”

    见丈夫什么反应都没有,眼里有些不安的苏柔继续道:“那晚我是和兰姐挨着坐的,她说如果我喝多了,她也会送我回家,所以我就没有控制住酒量。”

    “他为什么要拍照?”

    “我也不知道,但应该是为了威胁我吧。毕竟那时候我已经结婚,所以要是他手里有我的**,绝对可以逼我做出一些我不想做的事,”顿了顿,苏柔道,“老公,我不想和你说这个,但你迟早还是会知道。要是后面你从唐中坚口中听到的话,你绝对会跟我闹离婚,所以还不如我自己和你坦白。”

    一只拳头已经握紧的孙健问道:“除了拍照,他还对你做了什么?”

    “我喝得有些迷糊,但我可以确定那晚他什么都没有做,因为他不敢得罪兰姐。我不知道兰姐跟你说了多少,但我一直认为唐中坚兰姐俩就是互相制约的关系。要不是上次在建阳我让兰姐帮我把照片要回来,唐中坚应该不会狗急跳墙,所以我一直认为是我害了兰姐。”

    “好像你还有什么事没有说。”

    “我都会说的,因为你心里都已经清楚了,”深吸一口气后,苏柔道,“那晚之后唐中坚有约我见面,说要还照片给我。他是约我在酒店见面,我知道他一定心怀不轨。可当他说要将照片发到你手机上,还要说他有跟我发生过关系时,我完全慌了。喝醉酒是我的错,被他带走也是我的错,所以就算我和你说了真相,你绝对也原谅不了我。我不希望这个家散了,所以我只好去酒店找他了。你从江伟那里看到的那些照片就是那时候拍的。但我可以向你保证,那次只是被唐中坚拍了照片,其他事都没有发生。反正我这辈子的男人只有你一个。”

    听到妻子这话,孙健非常生气。

    孙健其实知道妻子为什么今晚会说得如此顺溜,因为有些事确实没办法继续瞒着,所以还不如早点说出来。

    从妻子说柳学兵是强奸犯那晚开始,孙健已经基本上确定唐中坚是奸夫。加上柳兰以及他妻子都承认确实有在车上被唐中坚扒光衣服拍照,所以他自然会认为妻子有被唐中坚强奸过。在这个假设的前提下,那五张照片明显出自唐中坚之手,所以要是他妻子敢说那五张照片不是唐中坚拍的,那就算孙健智商再低,他也不会相信妻子的话。所以他妻子说五张照片是唐中坚拍的,这其实是最好的办法。

    在赤裸裸的真相面前,他妻子要是还敢嘴硬说五张照片不是唐中坚拍的,那唯一的结局就是离婚。

    那么,现在他妻子说出了真相,他会不离婚吗?

    在孙健看来,哪怕他妻子曾经被班车上的男人摸了下面,哪怕被大龄光棍摸得都湿了,哪怕被张鸣江伟强吻过,他都可以不在乎。

    但一想到他妻子曾在唐中坚面前脱得光溜溜的,并摆出各种姿势让唐中坚拍照,孙健绝对不可能选择原谅!

    只是,在经历了一些事后,孙健已经变得不那么容易冲动。所以现在人的打算很简单,就是搞清楚唐中坚手里到底有哪些照片或是视频。可从他妻子这镇定自若的表现来看,孙健隐约觉得他妻子就算有和唐中坚发生过关系,估计也没有在这过程中被唐中坚拍照或录像。

    因为他妻子已经信誓旦旦的说没有和唐中坚发生过关系,那要是孙健找出类似的照片,他妻子岂不是自打嘴巴,那这个婚绝对离定了!

    想到此,孙健又有了些许安慰。

    说真的,不管他妻子有没有被唐中坚搞过,他都会离婚,他受不了这种说谎比唱戏还来得顺溜的女人。

    “老公,你会离开我吗?”

    会!

    孙健心里回答得非常果断,但他还是违心道:“这么和你说吧,如果今晚你没有撒谎,我不会和你离婚。每个人都有犯过错,只要能改正,那当然要给一次机会。但如果今晚你还有撒谎的话,那我就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了。我这么说不是怀疑你还有说谎,我只是要给你打一剂预防针,让你知道如果再撒谎的话,我真的是没办法跟你继续过下去。”

    “我没有撒谎的,”依偎在丈夫身上,已经闭上眼的苏柔喃喃道,“我说是柳学兵干的是考虑到那是婚前发生的事,你应该不会去追究,更何况柳学兵已经死了。要是我说我有被唐中坚拍过**,而且不只一次,你绝对会非常恼火,甚至会去找唐中坚的麻烦。每每想起那天被迫在唐中坚面前脱光衣服,还根据他的命令摆出有点那个的姿势,我就很痛苦。我真的没想过喝醉酒会发生那么多的事。老公,现在你知道照片是他拍的,那你会去找他麻烦吗?”

    “这个你不用管,”微微叹了一口气,顺手关掉床头灯并闭上眼的孙健问道,“那次你跟他是在什么酒店拍的照片?”

    “东野酒店,你有去那边找过我的,就是刘海琼和吴泉开房的那次。”

    对于那次的事,孙健记得非常清楚。

    那次孙健以为妻子跑去和刘海琼吴泉玩3p,所以气急败坏的他立马赶到了那酒店。没想到,他没有在酒店里找到妻子,反而被刘海琼吴泉奚落。

    孙健之所以会问妻子是在哪家酒店拍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确定妻子说的话是真是假。在那五张照片里,他妻子显得极为不情愿,眼角还挂着泪滴。有张照片里他妻子还张开了双腿,让拍照的人饱览那神圣地带。但到了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妻子躺着的那张床绝对不是哪家宾馆或酒店有,绝对是某个人家里的床单。

    这也意味着,他妻子还是撒谎了。

    但就算他妻子撒谎,他还是猜到了真正版本。也就是他妻子在唐中坚威胁下去了唐中坚指定的地方,这种地方有可能是唐中坚家里,也有可能是唐中坚朋友家,甚至有可能是唐中坚专门租来的一个套房。不管地点是在哪里,绝对不可能是在宾馆或酒店。

    他更知道妻子为什么要说是在酒店。

    在酒店的话,如果唐中坚真的要强奸她,她可以大喊大叫,很可能会有人来敲门。

    如果是在唐中坚指定的私人住宅里,哪怕他妻子叫破了喉咙,很可能也不会有人听到。

    所以,说是在酒店里拍照的话,明显会让他稍微放心些。

    继续往下推断的话,孙健又想起了自己曾经的猜测。

    有些女人一开始可能是被强迫,可强迫的次数多了,体验到了出轨带来的刺激后,很可能就会又强奸变为顺奸。更可怕的是,心思很可能还会完全放在奸夫身上。

    他不确定妻子和唐中坚是不是这种情况,但他知道他妻子绝对和唐中坚产生了矛盾,要不然他妻子不会和柳兰说照片的事,更不会在电话里和唐中坚吵架。

    不管他妻子和唐中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孙健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出唐中坚拍下的照片。他更希望其中有他妻子被唐中坚操的照片甚至视频,这样他才能轻而易举地拿到抚养权。只要拿到抚养权,他完全可以和白薇结婚。白薇虽然有点大小姐脾气,但已经开始学下厨。所以要是一切顺利的话,白薇很可能也会变成贤妻良母。

    在孙健知道绝对会和妻子离婚的前提下,他自然会将希望都寄托在白薇身上。

    只是,和他妻子比起来,白薇的脾气还是太冲了点。

    “老公,是不是很恨我没有保护好自己?”

    “都已经是发生的事了,”不想和谎话连篇的妻子再聊下去的孙健道,“已经零点了,赶紧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

    “对不起,”苏柔道,“从栽了唐中坚的道后,哪怕我出去聚餐喝酒,我也有控制酒量。哪怕会有些醉,也不会醉得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