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9章 不会相信
    

     网孙健还想推开柳兰,但听到柳兰哭得歇斯底里,他就打消了这念头,但他也没有抱着柳兰,他就静静坐在床边任由柳兰抱着。孙健知道伤心欲绝的女人的心理防线是最低的。加上柳兰喝多了酒,所以要是他现在将柳兰压在床上的话,柳兰很可能都会配合他。

    但既然他已经选择了白薇,他就不想再犯错。

    哭了一会儿后,松开手并擦了擦眼角的柳兰道:“不好意思,帮我拿一下纸巾,就在我包里,我不喜欢用酒店那种有些粗糙的纸。”

    打开包包翻到一包纸巾,孙健从中抽出三张纸巾递给了柳兰。

    擦了擦泪水,深吸一口气的柳兰道:“对于害死弟弟的事,我一直在忏悔,这也是我想保护小柔的最根本原因。她是你老婆,但同时也是学兵曾经爱过的女人,所以哪怕要我付出一切,我也要保护小柔。”

    “有想到办法吗?”

    “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所有和我以及小柔有关的电子存档,”两眼通红的柳兰道,“但就像我之前说的,电子存档存储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电脑、手机、u盘、邮箱、网盘,反正只要他是把电子存档分开存到了好几个地方,根本就不可能一次性全部找出来。甚至呢,只要他将u盘放在某个人家里,我更不可能找到。”

    沉默片刻,孙健道:“确实不可能全部找出来,但如果你能拿到威胁力度更大的把柄,那就算你和他离婚,他也不敢拿你怎么样。”

    “威胁力度更大?”停顿了下,柳兰笑道,“我还真想不到。”

    见柳兰眼里有些期待,孙健道:“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想不到。”

    “要是你能想到办法的话,就尽快告诉我。”

    “会的。”

    “把我的包给我。”

    待孙健将包递给柳兰后,打开包包的柳兰拉开了内夹层的拉链,并从中拿出了一把钥匙。

    将钥匙放到孙健手里后,柳兰道:“对于他在外面的生活,我向来不管。哪怕他要半夜三更回来,也不关我的事,因为我住在二楼,他住在一楼。但不闻不问不代表,我完全不知道他在外面干了什么。这把钥匙是他在建设大厦那边租来的办公套房的大门钥匙。我不是说他最近投资赚钱了吗?所以他应该是打算自己开个小公司。具体是干什么,我还不知道,但我确定他是想这么搞。他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所以绝对不可能将照片视频之类的放在家里,那最大的可能性是放在那边。所以,我希望你有空的时候去那边一趟。”

    说实话,孙健觉得去那边并没什么实际意义,反正唐中坚绝对有将电子存档放在网络上,也就是邮箱或者是网盘里。如果是在这两个地方,如果唐中坚还特意申请一个邮箱专门存放的话,那除非撬开唐中坚嘴巴,否则绝对不可能会找得到。

    所以,孙健想拒绝。

    但孙健突然想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是事。

    孙健有看过妻子那五张照片,他推测那是妻子和唐中坚一开始发生关系的几次里背叛拍下的。这就意味着,唐中坚很可能有将和他妻子有关的照片甚至视频放在办公套房那边。只要能拿到类似的照片,主动权就回到了他手里,那他随时都可以和妻子离婚,妻子也不敢和他争夺女儿的抚养权。

    想到此,握住钥匙的孙健问道:“我什么时候过去合适?”

    “明晚吧,”柳兰道,“明晚我会约他在家里谈判,到时候你过去会非常安全。”

    “那行,”看了下手表,见已经快十点半,孙健道,“时候不早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柳兰还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就被他咽了下去,所以什么话也没说的她笑着点了点头。

    看了眼柳兰那潮红未退的面颊,报以微笑的孙健站了起来。

    在床边站了片刻,怕自己会把持不住的孙健立马往门口走去。

    孙健拉开门的同时,柳兰道:“阿健,小柔真的是个好女人。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论曾经发生过什么事,你都不能和她闹变扭,要像我想的那样照顾她一辈子。”

    听到柳兰的话,没有回头的孙健道:“会的,兰姐你放心。”

    “我只希望你们能和和睦睦一辈子,赶紧回去吧。”

    “早点睡,”走出客房并拉着门后,和柳兰对视了一眼的孙健锁上了门。

    走出将军酒店并坐上车,没有立即发动车子的孙健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妻子。

    电话通了之后,孙健问道:“你睡了没?”

    “在等你呢,应该快回来了吧?”

    “或许吧,”软软地靠在座位上,孙健道,“兰姐一直活得很压抑,所以酒喝多了之后她连家也不想回,就在酒店里过夜。刚刚我送她到酒店后,我还跟她聊了好久。她跟我说了很多话,比如她弟弟多么多么优秀,又比如你曾经叫她找回照片的事。老婆,我本来想跟她说柳学兵强奸了你的事,但我没有说出来,我发觉你和她说的版本有些不同。你是我老婆,她只是一个刚认识的朋友,所以我觉得我应该相信你。对不对?”

    “老公,其实那晚我撒谎了。”

    喉咙动了下,心仿佛被针刺了下的孙健道:“那你跟我说下真正的版本。千万不要再骗我,否则以后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信了。”

    “你能不能先回来?”

    “我没有那么快回去,我待会儿还要去店里。”

    “去店里干嘛?”

    “想把自己关在里面静一静,今晚兰姐说了太多我不知道的事了,”孙健道,“除了和你有关的事外,还有和她有关的事,就比如她为什么要和唐中坚结婚。反正我没有想过兰姐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我现在心情非常糟糕,我不想对你发脾气,更不想让女儿更加恨我,所以我打算把自己关在店里,然后泡一杯茶,顺便听一听能舒缓心情的音乐。最近我的脑子很乱,尤其是现在,所以我暂时不想回去,我要将我这混乱的思绪好好理一理才行。反正说了这么多,我要表达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要是我心情调节得过来,我会在零点之前回去。要是没办法的话,我估计会待久一点,或者直接在二楼过夜。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

    “我会等你的。”

    “就先这样吧。”

    “早点回来,老公。”

    “知道了。”

    主动挂了电话后,将手机扔在副驾驶座上的孙健发动车子往前开去。

    此时孙健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却流露出悲哀。他除了为柳兰的命运感到惋惜外,他还在想着妻子即将坦白的事。要是他没有猜错,他妻子会说真正的强奸犯是唐中坚。但以他妻子那希望形象完美的性格,他妻子绝对不会说有被唐中坚强奸,最多就是说衣服有被唐中坚脱光,然后被迫拍照之类的。当然,鉴于他有看过那五张照片的事,他妻子绝对会说那晚过后,她因为被唐中坚威胁而有去酒店找过唐中坚,并被迫脱光衣服拍了照。还会说,唐中坚并没有和她发生关系。

    在那种情况下,唐中坚绝对搞了她老婆。

    所以,哪怕他妻子说唐中坚关键时刻阳痿,孙健也不会相信。

    反正只要他妻子说床照是唐中坚拍的,那孙健就可以推断他妻子绝对被唐中坚搞了。搞一次是搞,搞十次也是搞,所以只要确定有被唐中坚搞过,孙健就不会选择原谅妻子。尽管不会选择原谅,但如果妻子不想继续堕落的话,孙健会尽量帮妻子逃离唐中坚的魔爪。这就为什么他会答应柳兰去办公套房那边查看。

    当然,在帮完妻子后,孙健会选择离婚,并带走女儿。

    对于一个差点将他伤害得体无完肤的女人,他确实没有必要留恋了。

    只是,为什么每每想起妻子贤良淑德的一幕幕,孙健会觉得胸口非常疼,疼得让他都快要喘不过气,他更觉得视线变得有些模糊。男儿有泪不轻弹,可当孙健想到妻子有被唐中坚搞过,而又在家里表现得贤良淑德时,孙健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泪腺。他几乎可以肯定妻子有被唐中坚搞过,更确定妻子在家里的表现不会是装出来的。装一两天的贤良淑德没问题,但怎么可能装四年多?

    想着妻子干家务干得浑身是汗却还面带微笑的场面,孙健急忙擦了擦眼角。

    深吸一口气,孙健自语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安抚完自己,心里还是非常难受的孙健踩下了油门。

    孙健的目的地并不是店铺,而是白薇住处。

    晚上白薇没有过来,孙健没有多问,更没有打电话给白薇。要是孙健没有猜错的话,白薇应该是在生他的气。白薇生气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他和妻子看上去已经重修于好,而他还在家里和白薇说过就算白薇告诉他妻子,他妻子也不可能选择离婚。哪怕孙健那时候是想表达自己绝对会继续查下去的决心,但绝对还是伤害到了白薇。

    为此,他必须去找白薇才行。

    白薇一开始虽然是在害苏柔,可自从那次白薇独自去老周家救苏柔后,孙健对白薇的好感变得越来越强烈。尤其是当李雪琳已经堕落时,孙健更确定离婚后会和白薇结婚。

    二十多分钟后,孙健站在了别墅大门前。

    看着白薇那连灯都没有亮起来的卧室,掏出钥匙的孙健打开了大门。

    白薇几乎没有朋友,也没有夜生活,平时都比较早睡,所以怕吵到白薇的孙健开门关门几乎都没有发出声响。

    当然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孙健想给白薇惊喜。

    走到白薇卧室前,孙健轻轻推开了虚掩着的门。

    孙健原以为白薇会在床上,可透过淡淡月光,孙健发觉床上并没有人,只有明显是随便丢在床上的连衣裙以及文胸。

    见卧室里没人,孙健倒是有些担心了,他想起了白薇曾经提过的前任。要是孙健没有记错,白薇说过她对前任还是有感情,所以要是前任回来找她的话,她很可能会答应。这两天白薇心情绝对非常不好,所以要是前任又突然回来找她的话,她很可能会和前任跑去开房。

    想到此,孙健掏出了手机。

    不过在看到白薇的手机就在梳妆台上时,孙健收起了手机。

    床上的连衣裙文胸表明白薇应该换上了睡裙,梳妆台上的手机表明白薇没有出门。结合这两点,孙健知道白薇应该还在别墅里。很多人心情不好的时候都喜欢吹风,更喜欢像个傻瓜般望着夜空,不管有没有月亮星星。所以猜到白薇此时应该是在天台的孙健走出了卧室。

    别墅一共三层,孙健从来没有去过三层。不过当他走到第三层时,见门上都挂着锁,猜到第三层应该是白薇二姨放东西的地方的孙健就往天台走去。

    走上天台,孙健除了看到花卉外,他还看到了玻璃长桌、靠背椅以及一个鸟巢挂椅。孙健以前有想过买鸟巢挂椅,我觉得给女儿当秋千是个不错的选择。可因为买来没有合适的地方放,所以他才打消了这念头。

    环顾一圈,孙健并没有看到白薇。

    就在孙健打算下楼寻找白薇之际,一双有些冰凉的手突然捂住了他耳朵,随后他感觉到两团软肉压在了他背上。

    附到孙健耳边轻轻吹口了气,白薇道:“大笨蛋,猜猜我是谁。”

    或许是因为微风吹拂的原因,白薇的发丝碰触到了孙健的脸,所以闻到淡淡发香的孙健道:“小妖精。”

    “是谁家的小妖精呢?”

    聚,书。阁网

    “不是谁家的,而是我的,”说话的同时,孙健反手搂住了白薇腰肢,“小妖精,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我怎么可能会生你的气,”白薇笑道,“你是大笨蛋啊,总有时候会气到我的。但只要你心里还有我,会在我哭得很凶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那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