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7章 无所谓了
    

     网听到柳兰这话,孙健气都有些喘不过来。他仿佛看到了喝醉酒的妻子被唐中坚压在身下狠狠蹂躏的情形。他妻子曾说过被柳学兵强奸一事,也说了是在喝醉酒之后被带到了酒店。再结合柳兰现在说的,那将柳学兵替换成唐中坚,那她妻子那晚说的都是真的了。

    想到此,孙健不免有些心痛。

    要是当初他不让妻子继续回九天上班,他妻子根本不会出事。那时候他妻子要再回九天上班,他其实没什么意见。只是后面他妻子偶尔会因为公司聚会太迟回来,孙健才开始有意见的。哪怕那时候有丈母娘在家里照顾着苒苒,孙健还是不喜欢妻子太迟回来。

    假如一开始不让妻子回去上班……

    只可惜,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假如。

    见柳兰没有再说下去,迫切想知道那晚妻子发生了什么事的孙健问道:“后面怎么了?”

    看着孙健,柳兰道:“要不是喝多了酒,我真的不应该和你说这么多,我应该一直沉默下去才对。可当我听到你说照片应该是小柔和唐中坚乱搞时,我就觉得我有必要将事情说清楚。小柔绝对不可能主动和唐中坚乱搞,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而且要不是我帮倒忙,唐中坚也不可能会有那种照片。但是我的初衷真的是为了小柔好,我根本没想到唐中坚会那么做。其实当初我如果不是想确保唐中坚不碰我,而说我是同性恋,还说我想和小柔在一起的话,情况也不会变成那样。在我听到他们对小柔起色心的时候,我完全可以叫小柔辞职。可是……可是那时候我除了考虑到小柔安危外,我还考虑到了我自身利益。我不想被唐中坚碰,我必须找一个挡箭牌,所以我相中了小柔。”

    听到柳兰这话,孙健沉默了,他应该怪柳兰吗?

    站在理性的角度来说,柳兰这么做无可厚非。这种办法既可以保护苏柔,又可以保护她自己。要是那时候唐中坚对柳兰是惟命是从,也不会搞出那么多的事来。所以要说犯错的话,柳兰最大的过错就是误以为唐中坚会听她的话。这也意味着,柳兰在唐中坚手里的把柄绝对能让柳兰身败名裂并进监狱。

    所以,孙健真的很想知道柳兰为什么怕唐中坚。

    难不成,身在税务局的柳兰包庇某些商人偷税漏税?

    可之前在家里和柳兰聊天,孙健又觉得柳兰非常痛恨偷税漏税,所以工作作风应该没问题。

    不对!

    柳兰一开始可能不讨厌偷税漏税,甚至参与其中。是因为这事而被唐中坚抓到了把柄,所以才如此痛恨的。

    要是这点成立,孙健对柳兰的印象就会打折扣了。

    不过,柳兰有没有包庇商人不关他的事,他现在只想搞清楚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哪怕他大致猜到了那晚的事,但他还是想听柳兰亲口说出来,所以他道:“兰姐,既然你已经说了一半,那就说完吧。要是你不说的话,我很可能会认为我老婆是主动和唐中坚乱搞。”

    “反正起因就是我,是我没有想到唐中坚会那么做,”顿了顿,柳兰继续道,“那晚我是提早离开,我必须提早离开,我要让蒋文杰误以为唐中坚是把小柔带去开房,而我还被蒙在鼓里。从我离开酒店到唐中坚将车停在我面前大约用了二十分钟,当我见到小柔的时候,她正横躺在后面座位上,之后我把小柔带回了家,还让唐中坚不要来打扰我和小柔。到了那一步,我自认为计划完美。一方面我可以确保蒋文杰不敢打小柔主意,一方面我又可以保全我自己。可是就是在那二十分钟里,小柔出事了,当然这是前几天小柔才和我说的。如果小柔不说的话,我根本不知道唐中坚那贱种竟然利用那时间差在车上亵渎小柔,还拍了照片。”

    “到了什么程度?”

    “小柔只说她的衣服被扒光,还被拍了照片。至于到了什么程度,我真的不知道。不过身体上的接触应该是避免不了的,但应该没有到你想象中的那种地步。”

    “也就是说,照片是在车里拍的?”

    “我没有看到照片,但小柔是这么说的。”

    “那她有没有和你说,那晚之后她和唐中坚的关系怎么样?”

    “没有,”柳兰道,“但应该没有瓜葛了吧,因为唐中坚最近越来越不怕我是因为他投资的生意有了起色。他是那种只想有很多很多钱的男人,所以一旦他赚非常多的钱,他确实可以不将我放在眼里。前几年的话,他在经济上非常的依赖我。我工资不高,但我爸爸是开公司的,膝下又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所以如果我找我爸要钱,说给唐中坚投资的话,我爸基本上不会拒绝,他一直以为我和唐中坚关系很好,更以为我不要孩子的原因是怕冷落了继女。反正我不想让我爸操心,所以从来没有和他说过我和唐中坚的事。正因为我工资不高,唐中坚要投资什么的话,我都必须去找我爸要,所以此前唐中坚确实不敢得罪我。但他现在翅膀硬了,所以也敢跟我唱反调了。以前小柔来我家做客的时候,他对小柔也是很客气的。但要是我没有估算错,投资得利的唐中坚已经打起了小柔的主意,或者还用照片威胁小柔,所以小柔才会跟我说,并希望我帮她拿回照片。”

    “要是兰姐你的分析没错的话,是不是意味着只要小柔她不被威胁,她就会一直瞒下去?”

    “她其实是为了你好吧,”柳兰道,“绝大多数女人在被男人拍了**后,大多是选择沉默。但如果对方逼得太紧,很多女人才会反抗。你是她老公,她当然不希望你知道她的身体被其他男人看过碰过的事。”

    听到柳兰这话,孙健沉默了。

    通过和柳兰的聊天,孙家基本上理清了妻子醉酒那晚发生的事。

    但对于那晚之后妻子有没有和唐中坚乱搞过,孙健抱怀疑态度。

    孙健之所以怀疑不是因为他不信任柳兰,是因为当初他从江伟那里拿到的五张照片并不是在车上拍的,而是在一张铺着花色床单的床上。宾馆酒店的床单以素色为主,很少会有花色床单的。所以就拍照片的地点而言,很可能是在某个人的家里。

    加上江伟说过照片来源是唐中坚家,所以要是能在唐中坚家里找到这五张照片的话,那基本上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那晚之后他妻子绝对有被唐中坚干过!

    至于在车上是不是只拍了**,这已经无所谓了!

    想到妻子受唐中坚威胁,背着柳兰和唐中坚经常发生关系,还被唐中坚拍下了各种各样的照片或者视频,孙健真的觉得这个女人实在是无可救药。

    如果那晚被拍了照片就和他说的话,事情根本不会发展到这地步,所以要是孙健确定自己的假设都是正确的话,那他绝对会和妻子离婚。

    但,才四岁的苒苒怎么办?

    想到一直对妻子很依赖的女儿,孙健不免有些丧气。

    孙健胡思乱想之际,苏柔正站在主卧室窗前望着墨色夜空。

    此时她是面无表情,但眼里尽是哀伤。

    她之前将罪责都推给柳学兵后,她发现自己撒的谎里有很大漏洞,她更不知道丈夫是不是已经猜到了她是在说谎。如果丈夫已经猜到,且一直不想再跟她理论的话,久而久之夫妻矛盾会变得更大。

    鉴于这点,苏柔才邀请柳兰到家里吃晚饭。

    她有和丈夫说过柳兰知道照片的事,所以在丈夫送柳兰回家的途中,她丈夫很可能会和柳兰谈起这事。不是有可能,而是百分百。

    要是唐中坚非常安分,甚至肯交出照片的话,苏柔不会请柳兰来家吃饭。

    也就是说,她邀请柳兰来家吃饭其实是在今天下午唐中坚打完电话之后。

    既然唐中坚已经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既然事情迟早会败露,那还不如制造一个让丈夫慢慢了解事情经过的契机。有些事直接从她嘴里说出来,她丈夫绝对不信。但如果从柳兰口中说出,她丈夫相信的概率非常高,更何况柳兰喝了多酒。

    酒后吐真言。

    最重要的是,有些事她并没有和柳兰说。所以只要柳兰将知道的事告诉她丈夫,且她丈夫相信了,那她丈夫帮她的概率应该很高。

    只是,苏柔非常担心唐中坚会将另外一些事抖出来。

    不过她可以确定的是,在接下去的一周里,唐中坚绝对不会抖出来。但如果一周后她不去跟唐中坚上床的话,唐中坚绝对会抖出来。

    有些事她可以让丈夫知道,但有些事绝对不能!

    聚。书,阁。、网

    “一点疏忽引发了这么多的事,”伸出手触摸着映在玻璃窗上的自己的脸,苏柔喃喃道,“这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