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4章 柳兰来访
    

     网孙健不想和苏雨有不清不楚的关系,而且他很不喜欢苏雨这种略带挑逗的说话方式,所以看着依旧坐在地上的苏雨,孙健道:“去陪苒苒,别乱翻我的电脑。”

    说完的同时,孙健顺手关掉了电脑并往厨房走去。

    站起身后,苏雨拍了拍屁股,并嘀咕道:“简直就像西瓜一样差点裂开了,看来屁股上再多脂肪也起不来减震的作用。”

    在卧室里站了片刻,觉得有些无趣的苏雨就去陪着苒苒一块看动画片。

    苒苒喜欢喜洋洋这种人物非常卡通,且剧情幼稚的国产动画片,苏雨则喜欢人物华丽,且剧情和恋爱沾边的日本动画片。所以当她和苒苒并排趴着并看着被平底锅拍飞的灰太狼时,她脸上的表情显得格外纠结。她还想教苒苒看校园恋爱题材的动画片,但考虑到苒苒听不懂日语,这类题材里的人物又都是露大腿露乳沟的,所以她才打消了这念头。

    要是哪天苒苒说她要谈恋爱,姐姐姐夫绝对会怪她的。

    五点出头,门铃响了。

    孙健知道一定是她们回来了,所以走出厨房的他急忙去开门。

    打开门后,孙健目光落在了站在妻子旁边的柳兰身上。

    柳兰穿着黑色女士西装,黑色包臀窄裙以及白色内衬衣。女士西装有些紧身,所以她那曼妙身材被凸显得淋漓尽致。柳兰没有穿高跟鞋,身高约在一米七前后,加上她穿着黑色丝袜,留着一头长发,还笑得格外甜,所以当孙健看到柳兰时,他不免多看了两眼。

    柳兰有化淡妆,所以肌肤显得格外白嫩。

    要不是妻子说柳兰已经马上三十六,孙健真的会认为柳兰才三十岁。

    孙健一直认为三十岁前后的女人最有魅力,显然柳兰就属于这种女人。

    不过一想到柳兰竟然会是唐中坚老婆,孙健不免觉得有些暴遣天物,他还真想知道柳兰为什么要嫁给再普通不过的唐中坚,这不是天鹅肉被癞蛤蟆吃了吗?

    尽管有疑问,孙健还是笑容满面道:“赶紧进来,外头热得很。”

    往后退了几步后,孙健道:“你应该就是小柔经常挂在嘴边的兰姐了吧?我是她老公孙健,你能过来吃一顿便饭真的是太好了。你一定渴了,我去倒杯茶给你。”

    “谢谢了。”

    换上拖鞋后,柳兰道:“你老公挺热情的,看来你这几年应该过得挺好的。”

    “嗯,他对我一直很好。”

    “那就好,我一直担心你过得不好,”目光在两个房间之间流连了下,柳兰道,“很热,我要把外套脱了,左边那个是你房间?”

    “对的。”

    得到肯定答复后,脸上挂着不少汗滴的柳兰走进主卧室,并掩上了门。

    打量了下这个布置颇为讲究的卧室一眼,柳兰视线落在了婚纱照上。所以在解着女士西装的纽扣的同时,柳兰还往前走了好几步,并盯着婚纱照里的苏柔和孙健。

    柳兰一直认为苏柔和她弟弟相爱,所以当她看着婚纱照里的苏柔孙健显得格外甜蜜时,她或多或少有些不舒服。但既然她弟弟已经去世,那苏柔嫁给孙健也在情理之中。而且只要孙健会对苏柔好,那她也就可以少些牵挂了。只是每每想起上次在宾馆时苏柔对她说过的话,又想起唐中坚态度的她不免有些担心。要是这件事处理不好,倒霉的绝对会是苏柔,这个幸福之家也可能会被毁了。

    想到此,已经解开最后一颗纽扣的柳兰不免有些担心。

    迟疑了片刻,柳兰脱下了西装。

    柳兰里面穿的是白色衬衫,再里面则是黑色文胸。所以当她脱下西装时,黑色文胸隐约可见。现在大街上很多女人都是穿着透视装,文胸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远比柳兰这种要非常认真盯着才能看清楚的透视程度夸张得多。尽管如此,柳兰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毕竟,她是第一次来苏柔家做客。

    柳兰还想再穿上西装,但这天真的太热,而且这件西装太紧身。要不是上班需要,柳兰也不会穿。

    所以站在婚纱照前想了片刻后,柳兰还是将折叠好的西装放在了床上。在将袖子卷到胳膊肘子之上后,显得有几分干练的柳兰这才走出去。

    柳兰一走过来,孙健立马将泡好的茶递了过去。

    柳兰接过茶水后,孙健道:“很正宗的铁观音,就是水不够热,所以味道可能会稍微差一点。”

    “小柔说过你泡茶很有一套,”轻轻品了口,柳兰笑道,“她还叫我有空的时候可以去你店里喝茶。”

    “我几乎都在店里,你有空的时候就可以过来,”说着,孙健忙递了一张名片给柳兰。

    接过名片看了眼并收起来后,柳兰道:“离我上班的地方不算远,有空的时候我会带同事过去喝茶。对了,去你那边喝茶的话,座位多不多?”

    “围着茶几的话,六七个人不是问题。”

    “哦,那就好,那有空的时候我一定会过去的,我同事都是四五十岁的人,都很喜欢喝茶,”又品了一口后,柳兰笑道,“开水确实不够烫,没能将铁观音那种香高味醇泡出来,但我是一个不挑剔的人,所以这味道对我来说已经非常好了。我这么说就是想让你知道,我那几个同事特别挑,给你提个醒。”

    “谢谢兰姐提醒,来之前可以打我电话,我先做个准备。”

    “晚上都有开吧?”

    “都没,”孙健道,“主要是店铺离家有些远,所以回来吃个晚饭再过去的话有些麻烦。另一个原因是前几年女儿出生,晚上我都是尽量留在家里陪着她们娘俩。后面养成了习惯,晚上也就没有看店了。”

    “早上有开门吗?”

    “九点左右。”

    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柳兰道:“就我的观点而言,早上基本上可以不用开门,将这时间放在晚上。要是我没有估算错的话,很多人白天忙完都喜欢找个地方喝杯茶聊聊天。所以你那边晚上也营业的话,给你带来的盈利应该会比早上高得多。当然了,要是你晚上都想陪着她们两个的话,晚上不开门确实也没问题。毕竟呢,家人一直都比赚钱来得重要。”

    “我是打算赚点钱在店铺附近买房子,到时候营业时间就更好控制了。”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坐在沙发上,将茶杯放在茶几上的柳兰拍了拍边上,道,“坐下来,咱们好好聊一聊。”

    “我去问下我老婆还要不要帮忙的。”

    没等孙健走进厨房,已经在忙活的苏柔道:“老公你陪兰姐聊着,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了。”

    “那需要帮忙的时候和我说一声,”说着,孙健坐在了柳兰边上。

    柳兰看上去三十岁左右,但通过刚刚的交谈,孙健发觉柳兰口吻很像个会关心晚辈的长辈,这也让孙健对柳兰有了个不错的印象。不过就年龄而言,比孙健大了快六岁的柳兰确实算得上是长辈。但表面年龄来说,孙健又觉得柳兰差不多是和他同龄。

    “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吗?”

    这语气听起来怎么这么像调查?

    猜到柳兰这么问的初衷是关心他和妻子的关系,所以没有多想的孙健道:“我这人其实没什么爱好,就是泡泡茶看看新闻什么的。”

    “爱好其实算是精神寄托,”柳兰道,“我一直认为每个人都应该要有精神寄托,所以爱好是必不可缺的。要是连个精神寄托都没有的话,那你有时候会觉得生活很无聊,甚至会有度日如年的错觉。当然了,我没有说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我知道你会说老婆孩子是你的精神寄托对象。这种精神寄托其实更来得好,而且会持续一辈子。但我是觉得除了这个之外,你还应该要有什么爱好。就我的观点而言,泡茶其实也算是爱好,而且还能让你赚钱。很多人选择工作的时候都无法和爱好沾上边,但你却做到了。所以就这点而言,你其实算是幸运的。”

    刚刚看到柳兰的时候,孙健觉得柳兰应该是一个很有修养的女人。从短短几分钟的聊天来看,孙健基本上确定了这点。但从大男人主义的角度出发的话,孙健其实不怎么喜欢这种半带教育语气的说话方式。

    但孙健知道柳兰出于好意,所以他道:“其实我觉得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娶了小柔。”

    听到孙健这话,皱了下眉头的柳兰道:“小柔心地善良,从来不会说别人的坏话,所以我一直将她当做我妹妹看待。这一年多我其实一直都想和你这样坐着聊天,但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不爱走动,所以我最经常待的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我家,一个是部门。用现在很流行的词汇来说,就是我这个人有些宅。就拿上次去建阳一事来说吧,也是刚好要去那边处理点事,所以顺便跑去找小柔了。”

    “其实宅一点也好,尤其是这大夏天的。”

    “夏天太热,冬天太冷,春天秋天又是补眠的好季节,”笑了笑,柳兰道,“所以啊,在我看来,我真的属于那种一年四季都不适合到处走动的宅女。”

    孙健柳兰像朋友般聊着之际,苏柔正在厨房里忙碌着。

    苏柔希望丈夫和柳兰能变成朋友,但她又隐约有些担心。毕竟,当初柳学兵和她表白的时候,一直将柳学兵当做哥哥的她拒绝了柳学兵。但柳兰当初会保护她的前提就是她和柳学兵算是恋人。所以要是柳兰知道被欺骗,后果很可能会很严重。

    只是,就算柳兰一心想保护她,但唐中坚下午说的话实在是让苏柔担心。

    到底,柳兰为什么要怕唐中坚?

    不论社会地位还是财力,柳兰远在唐中坚之上,所以苏柔怎么想也想不通。之前柳兰开车带她过来的时候,她本来是想问的,但柳兰开着车,苏柔又不希望让柳兰分散注意力。毕竟那时候是下班高峰期,路上车辆堵得非常夸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