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0章 貌合神离
    

     网眨着大眼睛,苒苒道:“要是爸爸待会儿肯让我骑,我就不生气。”

    “好好好,骑一辈子都行,只要你别生爸爸的气。”

    “不生气了,”身上尽是泡沫的苒苒道,“当然咯,要是你还敢欺负妈妈,你就不是我爸爸。妈妈可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歌里都唱着世上只有妈妈好,所以你就是不能欺负妈妈。”

    “行行行,”轻轻拉了拉女儿的脸,孙健道,“爸爸给你冲一下澡,然后你就去看动画片。”

    “你是不是要欺负妈妈?”

    “没有的事,就是想帮妈妈洗澡。”

    “嗯!”

    摘下喷头冲走女儿身上的泡沫,并用浴巾将女儿擦得干干净净之后,孙健就让女儿自己回房间找件喜欢的小内裤穿,并穿上平时穿的那件小睡裙。

    女儿离开后,孙健视线落在了正站在喷头下的妻子身上。

    他妻子的身材很完美,尤其是生完孩子后。所以当他看到妻子的手正在身体上游动着,让那身体一点点地被泡沫吞噬时,孙健已经有了反应。尽管孙健很讨厌妻子隐瞒实情,但他是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加上他不希望妻子因为性饥渴而去找唐中坚,所以他从后面抱住了妻子,任凭浴水淋湿他和妻子的身体。

    环抱住妻子后,孙健道:“昨晚我喝多了酒。”

    “已经过去的事,咱们就别再提了,”轻轻抓住丈夫的手后,笑得非常甜的苏柔道,“反正咱们现在的目标就是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并让苒苒快乐健康的成长。对了,老公,我听说小琳已经离开这里了,那小雨住哪?”

    “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孙健道,“她打算一直呆在店里,所以我是想在店铺附近给她找个单身公寓住。我不要让他住那种混住的套房,我怕她出事。单身公寓一般都有空调洗衣机之类的电器,很适合不想下厨的小雨住。”

    “那这件事就你负责了。”

    “我待会儿上论坛看下那附近有没有人出租房子的,有的话我明早过去看下,”手顺着妻子小腹往下滑后,孙健道,“要是我知道那都是你结婚之前经历的事,我绝对不会继续追查下去。所以昨晚看到你哭得那么凶时,我都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当你老公,现在就让我好好补偿你。”

    圣地被触碰后,苏柔发出了极为魅惑的呻吟。

    可就在孙健打算让手指进去做客的时候,为什么的门突然被推开,赤着身体的苒苒正站在那儿,小眉头还倒数着。

    “爸爸你这坏蛋!我听到妈妈在哭了!”

    听到女儿这话,孙健尴尬得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真没想到女儿竟然会一直站在卫生间外。

    没等孙健说话,苏柔道:“宝贝,妈妈没有在哭啊,妈妈是在笑,刚刚你爸爸讲得笑话实在是好笑。你别干站在那,快点回房间穿上衣服。要是生病了,妈妈可就要叫护士往你屁股上扎针,而且还要每天吃很苦很苦的药哦。”

    被这么一吓,苒苒立马往卧室跑去。

    孙健原本还想和妻子在卫生间里缠绵,但被女儿这么一搅合,他一下没了心情。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如果苏雨真的是只在外面溜达半个小时,那等到苏雨回来的时候,他绝对还在卫生间里和妻子大战,他可不想让苏雨听到或看到。

    从这点来说,孙健很不喜欢家里有人留宿。

    洗过澡并擦干身体后,两人一块离开了卫生间。

    待孙健穿上短裤,他在女儿的要求下趴在了地上,随后成了女儿马匹的他开始在地上爬着。苏柔则坐在沙发上,手里还拿着一杯刚倒好的白开水。她脸上一直都有笑容,目光则在丈夫女儿身上移动着。看着笑得非常欢,还一直喊着架架架的女儿,苏柔偶尔还会忍不住笑出声。

    说真的,她好喜欢这种其乐融融的场面,可她很担心这一切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被粉碎。因为她一直记得那个人说的话,也就是说某天她会主动打电话过去。苏柔不想再经历一些曾经经历过的事,所以她不希望真的会有自己必须打电话给那个人的那天。但她真的很担心那个人会唆使江伟继续搞破坏,更担心那个人会拿更多的照片给江伟。

    听着女儿的笑声,看着挂在墙上的婚纱照,苏柔在胸前划了个十字架,并默默祈祷着。

    没一会儿,听到门铃声的苏柔起身去开门。

    孙健知道是苏雨回来了,所以他不想继续当马匹,但女儿正玩在兴头上,所以膝盖都有些酸疼的他只好往卧室爬去。

    门打开后,拎着半个西瓜的苏雨走了进来。

    看到孙健,愣了一下的苏雨哈哈大笑道:“我也想骑啊!”

    “没大没小的,”苏柔道,“说话得看场合。”

    “姐姐大人,我知错了,”拎起红色塑料袋,苏雨道,“作为补偿,我特意买了半个西瓜,是冷藏的,现在吃刚好。”

    “哇!”立马站起身的苒苒跑了过来,“妈妈我要吃西瓜!”

    西瓜吃多了会闹肚子,但见女儿这么有兴致,苏柔也只好妥协了。

    吃过西瓜并坐在沙发上聊了一会儿天,苏雨拉着苒苒的手走进了次卧室,孙健苏柔则走进主卧室。

    关上主卧室的门并反锁后,两人躺在了床上。

    之前他们原本想在卫生间疯狂一次,但被女儿打扰,所以当他们躺在床上时,他们一下就搂在了一块,并亲吻抚摸着对方的身体。哪怕苏雨睡在隔壁,他们也没有停下的打算。在前戏充裕后,孙健很想让妻子戴上蝴蝶面具,他总觉得只有当妻子的脸被蝴蝶面具遮住时,他妻子才会表现出最真实的一面。可他又觉得他要的不是一个眼里充满欲望的女人,所以打消念头的他用力分开了妻子双腿。

    完事并清理干净后,什么都没穿的苏柔像猫咪般依偎着孙健,平躺着的孙健则非常温柔地抚摸着妻子背部。这是他以前很喜欢的动作,但现在变得非常机械,因为他总觉得自己虽然还是能得到妻子,但却和妻子离得越来越远。

    “老公,我好喜欢这种感觉,”苏柔软语道,“我以为我说出来后,你会连碰都不碰我。”

    “那是不可抗拒的事,而且又不是你主动的,我当然不能怪你了,”笑了笑,孙健道,“如果真的要怪啊,就只能怪柳学兵太会演戏,让你完全没有防备。或许我还应该怪自己。要不是那晚我陪朋友喝酒聊天,没有注意到你有发短信过来,也不会发生那种事了。老婆,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我一直不敢和你说就是怕你会不要我。”

    “其实你应该早点说,那样就不会产生这么多误会了。”

    “我希望我在你心目中完美得就像一颗紫色水晶,”苏柔道,“不论从哪个方向看去都完美无瑕,更会璀璨得让你一辈子心动。这是我的追求,所以我真的不想让你知道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事。老公,我是你创造的艺术品。既然是艺术品,当然要近乎完美咯。但你现在已经知道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事,那我还是你眼里的完美艺术品吗?”

    “当然是,一辈子都是。”

    “我真的还完美吗?”

    “你难道忘记这件事是发生在我们结婚之前吗?”孙健道,“你是在生完苒苒之后才变成完美艺术品,所以在这个蜕变的过程中,曾经的瑕疵都已经被我雕琢干净,懂吗?”

    “懂了。老公,我爱你。”

    “我也爱你,”有些伪善地吻了下妻子额头,孙健道,“你曾说过唐中坚可能会拿那一批照片威胁你,那他有威胁过你吗?”

    “没有,”苏柔道,“昨晚我就跟你说了。至于以后会不会威胁我,我还真不清楚。反正要是他威胁我,或者跟你说一些完全没有发生过的事,你可不要相信他,我真担心他为了达到目的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说出来。”

    “比如?”

    想了下,苏柔道:“就比如说那照片是他拍的,还说我跟他怎么样怎么样的,反正都是不存在的事。”

    “他应该不敢威胁你吧,”孙健道,“好歹他老婆跟你认识。”

    “他们关系有些奇怪,和一般的夫妻有些不同,”苏柔道,“有点像是在玩跷跷板,互相制约着对方。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子,我也搞不懂。反正我是和兰姐说了照片的事,我相信兰姐应该能尽快将她家里有关我的照片都找出来。只要那边的照片都烧了,我也就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了。”

    听到妻子这话,孙健基本上可以确定唐中坚就是奸夫,否则他妻子不会说什么不用提心吊胆这种话!

    看来,柳兰很可能会毁了他一直苦苦寻找的证据,所以他必须想办法认识柳兰或是唐中坚。

    想到此,孙健道:“有空把兰姐叫到家里来吃饭吧。”

    “想认识她啊?”

    “当然了。”

    “其实你有见过她。”

    “应该没吧?”没等妻子开口,孙健忙道,“想起来了,我确实有见过她,我真没想到上次陪你去建阳的闺蜜竟然会是你口中的兰姐。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兰姐看起来好像比我想象中的年轻,我一直以为她应该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难不成,她才三十岁?”

    “要是她听到你这么说她啊,她保证会很高兴的,”苏柔笑道,“兰姐马上就三十六岁了,不过她家境比较好,从小就知道该怎么保养,所以她表面年龄也就三十岁出头吧。既然你这么想认识兰姐,那我当然要给你介绍了。这样吧,我明天问她有没有空。要是她有空的话,我就叫她到咱们家吃晚饭,怎么样?”

    “嗯,这样最好。”

    聊了一会儿,两人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送女儿到幼儿园,并送妻子到公司楼下后,孙健载着苏雨往店铺的方向开去。早上他起来的时候特意上了本地论坛,相中了三处离店铺都非常近的单身公寓。所以在开店之前,孙健要带苏雨去看一下,看有没有让苏雨满意的单身公寓。

    反正孙健要在今天将苏雨安顿好,他不希望苏雨一直住在他家里。

    第一处单身公寓是在一家足浴城楼上,所以连看都没看的孙健直接带着苏雨去第二处。第二处单身公寓太过于破旧,所以孙健只得带苏雨去第三处。要是第三处也不能让苏雨满意的话,孙健就会去斜对面那家中介问一下。中介那边绝对有让苏雨满意的单身公寓,但孙健不想通过中介签约,中介要拿半个月的房租作为中介费。

    值得庆幸的是,第三处单身公寓各方面都让人满意,所以孙健立马和房东签下了合约。

    之后,孙健和苏雨开始打扫卫生。

    搞到近十一点,卫生总算搞得差不多,所以稍微休息了下的两人一块下了楼。

    回家吃过午饭,孙健载着苏雨到店铺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些必需品,之后还到之前李雪琳住的出租房将苏雨用的东西都搬到单身公寓去。李雪琳这边的出租房还差十天才满一个月,所以孙健没有急着把这边退了,他还得将李雪琳留下的一些东西都处理掉。

    下午三点多,孙健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得知柳兰晚上会到家里吃饭,孙健倒是有些期待了。他基本上可以确定唐中坚是奸夫,而柳兰是唐中坚老婆,孙健或许能从柳兰口中听到有用的信息。但对于唐中坚、柳兰以及他妻子三个人的关系,孙健到现在还是没有琢磨透。反正只要他们三个人不是一条船上的,那事情都会比较好办。

    四点出头,孙健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接起电话后,孙健道:“喂,您好。”

    “操你妈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