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8章 只有白薇
    

     网在孙健的捉奸之旅上,白薇帮了孙健非常多。要是某天孙健突然原谅了苏柔,岂不是会一脚把她踢开?这当然是她所不希望发生的,所以她今天才会两度提醒孙健。可她发觉,原本属于她的王牌竟然已经失效了。

    她的王牌是告诉苏柔和孙健发生过的一些事。

    可要是早已出轨的苏柔不介意孙健也出过轨,甚至认为夫妻俩都出过轨才有可能继续在一起的话,她之前的努力岂不是变成一场大笑话了?

    想得越多,白薇越觉得烦,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像一个没心没肺的人般活着。

    要不是她一直低下头,下巴还磕在大熊脑袋上,苏柔绝对注意到了异状。

    片刻,什么话也没说的白薇躺在了床上。她依旧紧紧抱着大熊布偶,毕竟这没有生命的东西不会背叛她。想着曾经遭遇过的背叛,白薇眉头皱得非常紧,她不想再次体验那种被推入冰窟般的绝望。

    “你睡吧,我去陪着苒苒,”没等白薇说话,苏柔已经走出主卧室,并一把将正在地上爬着的女儿抱了起来。

    约过十分钟,孙健和苏雨来到了店里。

    “姐夫大人,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

    “雪琳姐姐没有在,我又只学了点皮毛,”一屁股坐在长椅上,将挂着卡通挂坠的手机放在茶几上后,苏雨继续道,“要是有客人来买茶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推销,要不然你现在开始教我吧,还要教我泡茶。”

    看着笑得显出两个酒窝的苏雨,孙健仿佛看到了和他谈恋爱时的妻子。虽说她们姐妹俩在容貌和身段上很像,但性格完全不同。他喜欢妻子那平易近人的微笑,不怎么喜欢苏雨这种很无所谓的微笑。只可惜,他原本完全信任的妻子竟然出轨,而且还变成了个谎话连篇的女人。要不是早上看到妻子在柳学兵墓碑前忏悔,孙健绝对会认为妻子已经无可救药。

    要是奸夫是唐中坚,他妻子又想借由他的手和唐中坚划清界限,孙健会帮妻子。但帮了之后是不是会选择和妻子在一起,这还要看情况。如果他妻子曾经连感情也出轨过,孙健绝对不会选择在一起。或许就算一直是被迫,他还是会选择分开。每当他看到妻子的胴体时,他会本能地想到曾经有其他男人在进出的场景,那会让他心里有疙瘩,这疙瘩直接影响到了他的生活甚至是人生。

    想到此,什么话也没说的孙健坐在了收银台前,并打开了电脑。

    见孙健不理人,苏雨道:“要是姐夫大人你觉得跟我姐过日子很累,那我直接去问她得了。我是她妹妹,她一定会告诉我她到底跟哪个男人厮混。要是不告诉我啊,我还会把我妈搬出来。”

    “你别瞎参合,”孙健道,“我知道你妈的脾气,她的胳膊肘子绝对不会往外拐,而且她非常宠苒苒。要是她知道你姐出轨,又知道我曾经打骂过你姐,她绝对会叫我跟你姐离婚。离婚是小,但关键是我绝对得不到苒苒的抚养权。我最怕的不是这个,我最怕的是你姐会带苒苒离开这个城市,我绝对不要让一个曾经背叛了丈夫,背叛了家庭,背叛了那些信任她的人的女人抚养苒苒。哪怕她能教育好苒苒,苒苒也绝对会受到她的影响,变成一个谎话连篇的女人,我绝对不要眼睁睁看着我女儿变成第二个她!”

    越说到后面,孙健说话声越大,这让都不知道怎么接话的苏雨嘴巴都歪向了一侧。

    盘起双腿并扯了扯裙摆后,像坐禅般坐着的苏雨道:“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一句话啊,就是苏家的人遇到外力时会格外团结,不过我很少和家人联系,基本上都是自己过自己的,所以我没有遗传这个家族优点。也就是说,我就是站在对的那边。对了,姐夫大人,你是确定我姐是主动出轨吗?”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如果一直被迫,我可能会改变阵营啊。”

    苏雨显得漫不经心,但孙健知道苏雨没有在开玩笑。从昨晚苏雨的表现来看,孙健知道苏雨属于那种表现得有些傻气,会让人放松警惕的女人。所以孙健知道苏雨并没有真的就选择了他这个阵营。要是哪天苏柔悄悄和苏雨聊天,说自己是被迫,甚至还说奸夫一直在威胁,说要伤害家人之类的,苏雨很可能会倒戈。

    到时候,苏雨绝对会将所有进展都告诉她姐,这就使得孙健哪怕进了棺材可能都查不到真相。

    看来,孙健唯一能信任的人只有白薇。

    对于和他妻子有着血缘关系的苏雨,孙健不能完全信任,否则哪天苏雨背叛了他,他绝对会气得都有杀人的冲动。

    想到此,笑了笑的孙健道:“这么跟你说吧,如果她一直都是被迫,那晚她完全可以跟我说真相,没有必要将责任推到一个死人身上。而且我认为如果她一直和某个男人维持着那种关系,那根本不能算是被迫。一开始是,之后绝对不是。反正我知道你还是不认为你姐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所以我也没有想过让你认同我的观点。但等我查明真相的那天,你会知道我说的是对是错。”

    “姐夫大人,我很讨厌这种感觉,”两手撑着大腿的苏雨道,“就是某个人明明知道答案,但她却不肯告诉我。”

    “我也讨厌这种感觉,所以每当她撒谎的时候,我就特别揪心。但既然她守口如瓶,我也就只能慢慢查下去了。小雨,最近我出去的频率可能会比较高,所以有时候店里只有你看着。”

    听罢,脸色大变的苏雨道:“姐夫大人!你这简直是赶鸭子上架啊!你还不如一脚把我踹飞了。”

    “也是,”沉默片刻,抓了抓头发的孙健道,“我先在本地论坛发个招聘广告,看有没有人来应聘吧。”

    “这还差不多。”

    “你有没有想过换一份工作?”

    “我不要,”苏雨直截了当道,“我不喜欢和陌生人相处,那种一直要防着的感觉特别不舒服。当然啦,这只能怪我妈把我生得太漂亮了。哎,漂亮也是一种罪啊。”

    看着如此自恋的苏雨,孙健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所以他干脆登陆本地论坛到求职招聘版块发帖子。找工作的人很多,所以这几天应聘的人应该不会少。但说实话,真正懂得茶艺且会推销茶叶的应聘者绝对不多。孙健当然是想找个和李雪琳差不多的女人,但他知道绝对找不到。

    发完帖子,孙健靠着椅子想着妻子昨晚撒谎的整个过程。

    将柳学兵替换成唐中坚,并将时间推迟到他妻子怀孕生完孩子之后的话,妻子说的话成立的可能性确实很高。他当然非常憎恨可能强奸了他老婆的唐中坚,但事情过了这么久,他妻子又已经将责任推到了柳学兵身上,所以他绝对找不到唐中坚强奸过他妻子的证据。

    除非,他妻子肯改口。

    就目前的情势而言,他妻子绝对不会改口。

    他当然知道妻子的目的。

    无非是想摆脱唐中坚的纠缠,并继续安安稳稳过日子。

    可是,孙健不会让妻子如愿。

    下午有几个客人来买茶叶,负责推销的自然是孙健。他已经一年多没有干过这事,所以有那么一点的生疏。加上由他来推销会让男性客人产生心理上的抵触,所以他真希望能早点招牌到可靠又有能力的女员工。

    李雪琳已经去了兰州,苏雨自然暂时是在孙健家里吃饭,所以下班后,孙健载着苏雨往幼儿园的方向开去。

    接到苒苒后,苒苒还是对孙健很抵触,这让孙健有些郁闷。

    早知道昨晚不应该喝那么多酒,否则和女儿的关系也不会像结冰了一样。

    回到家中,孙健还是想和女儿亲近,可他女儿一直往苏雨怀里钻,还用有些畏惧的眼神看着他。

    站在一旁看着正趴在苏雨大腿上的女儿,孙健道:“之前小琳跟你一块住,她还可以照顾到你。现在小琳搬走了,那边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也该想一想该怎么处理了。吴子龙知道那边,所以我明天会联系房东,和她商量退租的事。对了,你以前自己一个人在上海待了五年还活活好好的,那直接在店铺附近租个有厨房的一室一厅给你,你应该能养活自己吧?”

    “姐夫大人,你是想把我赶走,不让我在这边吃饭吗?”

    “当然不是,”孙健道,“我是希望你能独立一点,这样谈恋爱成家什么的也能早点。你已经老大不小的了,身为你姐夫,我当然是希望你能早点成家,所以我才能你能不能养活自己。”

    “你觉得呢?”

    “我又不知道你在上海的事。”

    “我完全没有养活自己的能力啊。”

    看着显得非常漫不经心的苏雨,孙健反问道:“难不成你在上海五年都是被人包养着?”

    “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