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6章 她的去向
    

     网断开电源,将机箱放倒在地板上,孙健拆下了硬盘,并将自己那个硬盘放了上去。孙健自然是要留着江伟这个硬盘,所以将硬盘装进黑色塑料袋后,孙健将之藏在了一个放着盒装茶叶的大纸箱里。

    在原地站了片刻,孙健将主机显示器之类的都拿到一楼。

    放在平时放的位置后,肚子已经在咕咕叫的孙健拉开了卷帘门。卷帘门一拉起来,刺眼的阳光顿时照射在孙健脸上,让孙健眼睛都有点儿睁不开。在适应了光线后,走出去的孙健这才拉下卷帘门并往斜对面的早餐店走去。

    半个小时后,墓园。

    此时,苏柔正站在柳学兵墓碑前。

    早上送女儿去幼儿园后,苏柔直接打车来了墓园。昨晚她撒谎了,而且是拿曾经对她很好的柳学兵当挡箭牌。柳学兵没有做过恶事,甚至还像哥哥一样无私帮着她,所以昨晚一个人睡觉的时候,苏柔怎么也睡不着。每当她闭上眼,她就觉得柳学兵站在床边,用那近乎冰霜的眼神看着她。

    她知道自己这么做很过分,但在她看来,唯一能阻止丈夫继续查下去的办法就是让已死之人背负罪恶。

    毕竟,在还想要这个家的前提下,苏柔只能这么做。

    这么做确实能让她老公中断调查,甚至还会像以前那样跟她好好过日子。可那种侮辱逝者的罪恶感让苏柔一个晚上都睡不好。这也是为什么送女儿上学后,她会连班都不上就跑到这来。甚至为了怕被人打扰,苏柔还将手机关机。苏柔也知道丈夫可能会因为她早上失踪而再度怀疑她,可这个早上她只想静静站在柳学兵墓碑前忏悔。

    要是中午她丈夫问起来,她只要说自己因为心情不好去海边即可。

    又要说谎吗?

    似乎,说谎对她来说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可,明明以前的她不是这样子的。

    想着曾经的自己,又想到现在的自己已经变得满口谎话,甚至还达到了信手拈来的地步,苏柔不免有些感伤。加上她自己也知道昨晚侮辱逝者非常过分,所以最近泪腺很容易被感染的她视线一下模糊了,如珍珠般璀璨,却显得有些廉价的泪水正悄无声息滑落,滴在了她那高耸的胸部上。

    深吸一口气,苏柔道:“抱歉,我已经不再是你所认识的苏柔了,我变了,我变得满口谎话,我甚至还侮辱了你曾经对我的关怀。要是一切都可以从来的话,我希望我能认清他的真面目,而不是像个傻女人般相信了他的话。现在家是我活下去的动力,所以为了不让这个家被拆散,我只能选择让你背黑锅了。有些事我不能让他知道,有些事我也不想让你知道。要是你知道我做过的一些事,你一定会觉得自己看走了眼。可当初,我真的不知道他竟然会挖陷阱让我跳。他是一个极度伪善的男人,我很想摆脱他,所以有时候我真希望他出门的时候会被车撞死。”

    沉默片刻,擦了擦眼泪的苏柔继续道:“哥,就算九泉之下的你无法宽恕我,我也希望你能像以前那样守护着我,别让我连最后的一点希望都被剥夺了。”

    说到这,弯下腰的苏柔深深鞠了一躬。

    此时,孙健正站在墓园入口。

    他离他妻子有五百多米元,加上他紧靠着门口,前面又有几棵树做掩护,所以哪怕他妻子转过身,也没办法在第一时间发现他。

    在半个小时之前,草草吃着早点的孙健一直想着妻子会去哪里。在跟苏雨打电话,确定妻子是在去上班的路上突然改变了路线,孙健认为妻子是去和奸夫幽会。但转念一想,孙健又觉得妻子不可能是去会奸夫。他妻子非常聪明,如果真的是去和奸夫幽会,绝对不可能关机,这是最愚蠢的做法。

    所以,孙健认为妻子应该是去了某个能让她心静下来的地方。

    想来想去,孙健觉得最大的可能性是来了墓园。

    昨晚他妻子撒谎的漏洞非常大,和以前那种无懈可击的谎言比起来简直是小儿科。一个原因是他妻子完全没想到他会使用暴力,另一个原因是他妻子希望用最有效的办法让他中止调查,所以才将所以的罪责推到了柳学兵身上。

    孙健以前有和老周聊过,知道柳学兵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

    像这样的一个人,哪怕喝醉了,哪怕真的想得到他妻子,都不太可能会直接把他妻子带到酒店去。就算真的将他妻子带到酒店强奸,用照片威胁的可能性也非常小,最大的可能性是祈求他妻子的原谅,并希望能和他妻子结婚。

    所以,在他妻子还有良知的前提下,他妻子绝对会因为嫁祸一个已死之人而懊恼万分。

    正因为这么推测,孙健才开车来墓园。

    没想到,他真的看到了他妻子,他更知道他妻子是在忏悔。

    说实话,孙健不希望在这里看到妻子,他甚至希望此时妻子正在和奸夫媾和。只有当他妻子完全丧失人性和良知的前提下,孙健才能狠下心和妻子一刀两断。可看到像雕塑般静静站在柳学兵墓碑前的妻子,孙健那扑通扑通跳动的心不免有些痛。既然会将罪责推到死人身上,这证明这份罪责绝对无法被他原谅。这就意味着,哪怕他妻子一开始是被奸夫强奸,后面也绝对有顺从过,甚至还将曾经的强奸犯当成了恋人。至于现在他妻子和奸夫的关系,孙健不敢妄下结论。

    但有一点他清楚得很,他绝对要挖出这个藏得非常深的男人!

    他更要搞清楚,他妻子和这个男人发生关系的前因后果!

    就在这时,孙健的手机突然响了。

    见是个陌生的本地号码,以为是哪个客户发现店铺关门才打来的孙健接起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