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5章 硬盘内容
    

     网想到此,孙健立马将之前最小化的软件最大化。

    软件会列出所有删除的文件或者是文件夹,但数量非常庞大,毕竟江伟每天在用电脑的时候都可能会删除一些不重要的东西。所以,孙健正紧皱着眉头看着那些被删除掉的文件或是文件夹。每当他看到可疑的文件或文件夹时,他会在左侧打钩,这样待会儿他可以将被打钩的文件或文件夹全部恢复。

    有些文件命名十分随意,加上在这个由软件构建的目录下无法预览,所以凡是涉及到图片及视频的被删除文件,孙健都会打钩,他要将遗漏的可能性全部封杀!

    花了十多分钟时间,孙健总算筛选完。

    在孙健选好保存位置后,软件就开始将被孙健选中的文件或文件夹恢复到保存位置。由于涉及到几个视频文件,所以恢复的时候偏慢,共计一个小时。孙健现在已经很累很累,他不想像个神经病一样坐在电脑前一个小时,所以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往一楼走去。

    走进一楼卫生间,看着挂在衣钩上的粉色浴巾,孙健不免叹了口气。

    这浴巾是李雪琳和吴子龙分开后,专门买来放在这里的。用的机会很少,但每每看到这条浴巾,孙健就会想起自己为李雪琳奔波时发生的一些事,自然还有和李雪琳缠绵的场景。李雪琳其实完全可以成为一个好女人,没想到竟然堕落到了那种地步。

    在李雪琳堕落的整个过程中,孙健也有责任。他一心想查出奸夫,所以基本上都将时间花在了这上面。正因为这个,他才冷落了李雪琳,所以李雪琳才在吴子龙的诱惑下一步步走向堕落深渊。但说真的,在没有离婚之前,孙健不可能一直陪着李雪琳,更不可能每天晚上都陪李雪琳过夜。这是客观事实,所以李雪琳堕落最主要还是她自己意志不够坚定。

    最起码的,为什么当吴子龙联系李雪琳的时候,李雪琳都不跟孙健提半个字?

    想到此,孙健随手扯下浴巾扔进了纸篓里。

    做完这一步,两只手压在洗手池上的孙健盯着镜子中的自己。除了一脸疲惫外,他的眼神还恐怖得像是要即将狩猎的猎豹。他知道自己想要狩猎的对象是奸夫,但他还不知道奸夫到底是谁。这种敌人处于黑暗的对决方式让孙健很恼火,但他又无可奈何。毕竟,他不敢对妻子使用暴力,所以妻子一旦报警并申请强制离婚,法院那边绝对会因为他使用家暴而将女儿判给他妻子!

    “绝对不能让苒苒跟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过日子!”叫出声后,孙健立马扯下毛巾洗脸。

    洗脸完并回到二楼,脱得只剩内裤的孙健躺在了床上。

    二楼没有空调,非常闷热,所以哪怕躺着不动,孙健也觉得自己像是躺在热锅上,身上以及脸上的汗水正不断冒出。所以在床上躺了十分钟,孙健果断跑到一楼。打开空调并躺在长椅上,闭上眼的孙健想早点睡着。可因为妻子将罪责都推到了死人身上,所以非常担心妻子是主动出轨的孙健头脑一片混乱。

    躺了一会儿,孙健拿出了手机。

    他没有打电话给任何人,他就是拿手机连上了店铺的ifi网络,并打开天天静听搜索白薇很喜欢听的那首风之谷的八音盒版本。

    在那好像山涧水滴般的音乐声的催眠下,孙健这才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孙健被手机铃声吵醒。

    伸出手摸到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打了个呵欠的孙健睁开了酸得都有些疼的眼睛。

    见是白薇打来的,孙健不免有些奇怪。

    接起电话后,孙健问道:“怎么了?”

    “大笨蛋,小柔姐呢?”

    看着挂在墙上的挂钟,见已经早上九点,孙健这才知道自己睡得太沉了。这个点他妻子应该已经在上班,可既然白薇会这么问,所以知道妻子应该还在家里的孙健道:“估计是在家里吧。”

    “那她手机干嘛关机?”

    “关机?”顿时被吓得清醒的孙健道,“我昨晚和她吵架,后面我自己跑到了店铺睡觉,刚刚才被你的电话吵醒,所以我现在也不确定她到底在哪里。在正常情况下,她应该是在家里。我现在回去看下,你等我电话吧。”

    “你昨晚干嘛跟她吵架?你都跟她说了?”

    “酒喝多了,结果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巴。”

    “那你有没有说我的事?”

    “完全没有。”

    “那你说了唐中坚的事了没?”

    “她自己主动说的,”顿了顿,已经坐起来靠着长椅的孙健道,“上次她不是说照片是她闺蜜给她拍的吗?结果昨晚她说自己是在结婚前被柳学兵强奸的时候拍下的,后面还说唐中坚是柳学兵姐夫,以前还住在一块,所以照片是从唐中坚那边流出去,并被江伟搞到手。结合我调查的结果,听起来确实很像一回事,但当我看了她被拍的那几张照片时,我就发现问题了。照片里她的身材明显是生完孩子之后,所以应该是最近这两三年发生的事。她将罪责推到柳学兵身上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不想让我继续查下去,可她的谎言漏洞实在是太大了。”

    “黔驴技穷吗?”

    “不清楚。”

    “那你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我有拿到了江伟平时用的那块硬盘,现在被删除的资料都已经恢复了,不过我还没有去看。待会儿我去看一下,如果有重大发现,我会第一时间和你说的。”

    “嗯,那就先这样吧。对了,联系上了小柔姐的话,叫她联系我。”

    “怎么感觉你非常关心她了?”

    “我当然关心了,”电话那头的白薇道,“至少她平时对我挺好的。当然更重要的是,在她没有来上班的前提下,如果我对她不闻不问的,这不是很有问题吗?所以你可以将我的行为理解为在通常情况下的正常反应。”

    “这倒是,”打了个呵欠,孙健道,“那先这样了。”

    挂了电话,没有立即上楼的孙健打电话给苏雨。

    正常情况下,他妻子应该是在家里。而苏雨的手机也在家里,所以哪怕他妻子的手机关机,苏雨的手机应该不可能也关机了。要是也关机了,那绝对出事了。

    嘟了好几声,电话终于被接了起来。

    “喂?姐夫大人?”

    听到苏雨的声音,孙健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我快七点的时候就搭车回家吃早餐了,现在就是在家里啊。是不是店铺很忙,姐夫大人你要我去店铺帮忙啊?”

    “你姐呢?”

    “她不是去上班了吗?”

    “几点出门的?”

    “快八点的时候吧。”

    孙健知道他妻子会先送女儿到幼儿园,再去公司。哪怕坐公交,这个点应该早就到了公司,所以孙健不免有些害怕。昨晚吵得那么厉害,现在他妻子手机还关机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妻子跑到了奸夫那里?孙健早已辞退了私家侦探,凌晨到现在他又没有跟妻子在一起,所以他妻子是不是有和奸夫取得联系,是不是正在跟奸夫缠绵,这都是孙健无从得知的。

    但只要他妻子中午回家的时候说有去上班,那基本上可以证明他妻子确实是去找奸夫了。

    这婊子!

    “姐夫大人,出什么事了吗?”

    回过神,孙健道:“没事,就是随便问问。”

    “显然是有事哦。”

    “她手机关机,我以为她还在家里。既然你说她去上班,那就没事了。”

    “你最好还是打个电话给她同事吧,就是那个长发很像方便面的那个,好像是叫紫薇还是黑薇的。”

    “白薇,”纠正后,孙健道,“我打个电话给白薇,你就呆在家里吧,中午吃完饭我再接你回店铺。”

    “好的。”

    挂了电话后,孙健走到二楼,并查看着已经恢复的文件。

    孙健首先看的是图片。

    在被删除的图片里,孙健并没有找到和他妻子有关的图片,但看到了几张和江伟于晓梅以及刘敏有关的床照。照片里的于晓梅当然都非常主动,就跟荡妇没什么区别。孙健早已知道于晓梅已经和跳楼身亡的刘海琼没什么区别,所以哪怕看到这些照片,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在查看完所有被恢复的图片,确定没什么问题后,孙健开始观看被恢复的几个视频。

    视频里的主角还是他们三个,加上视频有些模糊,整个画面还时不时在摇晃,孙健知道绝对是用手机拍摄的。对于他们三个3p的戏码,孙健没什么兴趣,但对于他们的对话,孙健非常感兴趣,他想从中找出和他妻子出轨有关的线索。

    看到第三个视频时,孙健总算听到了和他妻子有关的对话。

    “老公,你什么时候能搞到苏柔呢?”

    “应该快了,她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坐在床边抽着烟的江伟道,“她不想让孙健知道她被唐中坚搞过的事,所以只要我进一步威胁她,她绝对会乖乖躺在床上的。到时候啊,你就能看一看那个好像圣女一样的女人有多骚了。阿敏,要是搞到手了,我绝对第一时间告诉你,让你过来尝一尝。”

    “行啊,”正靠着床头休息的刘敏道,“那女的看起来那么漂亮,要是不搞一次的话,那还真是可惜。要是可以的话,我希望她也能跟我们一块玩。”

    “我才不让她跟我们一块玩,”轻轻拍了下刘敏大腿的于晓梅娇嗔道,“她比我漂亮,皮肤比我好,胸比我大,还那么的挺拔。要是她肯随便让你们玩,那你们岂不是鸟都不鸟我了?”

    “怎么会?”笑呵呵的江伟一把搂住于晓梅,“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最让男人留恋吗?就是那种什么都敢玩的女人。只有这种女人才能让男人玩得尽兴,玩了一次还想玩。知道我说的是谁不?就是你这悄悄和阿敏偷情的小骚货。孙健没有告诉你我的事之前,你在我面前可会装了,躺在床上跟尸体差不多。结果呢,一跑到阿敏床上,你就骚得不行。我还记得阿敏将你眼睛蒙住并让我干你的时候,你叫得可大声了。”

    “去死!”

    “我说的是事实啊,”江伟嘿嘿笑道,“反正就算苏柔肯躺着随便让我们玩,也绝对不可能像你这样放得开。啧啧,我最喜欢的还是你只穿着裙子在外面让我们拍照,在公共场所暴露的感觉实在是好。”

    “对了,”刘敏问道,“进展如何?”

    “没什么进展,”将于晓梅压在身下后,江伟道,“也就是上次在车上强吻了她而已。”

    ……

    将这段对话仔仔细细听了两三遍,孙健基本上能确定一件事。刘敏其实只是江伟的跟班,利用**威胁他妻子的主谋是江伟,这基本上和孙健最近的猜测相符。这段视频是在他妻子去建阳之后拍的,在那前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妻子都完全处于监控状态下。就这点而言,基本上可以确定江伟没有玩到他老婆,身为跟班的刘敏更不可能玩到。

    至于江伟有没有在视频里撒谎,这点基本上可以否定。江伟从大学开始就非常恨他,心理阴暗到了让人窒息的地步。所以要是江伟已经搞了他老婆,绝对不可能一对一的玩,绝对会希望看到其他男人玩他老婆。在人选中,刘敏显然是最佳人选。

    就这个推断而言,孙健已经可以确定江伟刘敏没有玩过他老婆。

    那就意味着,现在最有可能是奸夫的人只有唐中坚了。

    也就是说,他妻子之所以让柳学兵背黑锅,最大的可能性是要保护唐中坚。不管他妻子曾经有没有被唐中坚强奸过,但昨晚的谎言已经让孙健意识到,他妻子很可能已经和唐中坚谈起了恋爱,所以会像保护恋人一样保护着唐中坚。

    实在是可笑!

    查看了剩下的几个视频,确定都和他妻子无关后,孙健这才关掉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