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0章 寻找破绽
    

     网没等丈夫说话,苏柔叫道:“我在酒店的床上!我已经被强奸了!我还被迫被他拍了好几张照片!后面他还跟我说了一大堆甜言蜜语!叫我跟他结婚!说会给我很多很多的钱!还会给我买小车!可我不是一个贪钱的女人!所以哪怕已经快零点!我还是回了我跟你租的出租房!”

    握紧拳头后,一直在哭的苏柔继续道:“那时候我们已经确定要结婚,所以我根本不敢将自己被强奸的事告诉你。我知道一旦我告诉你了,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你要抛弃我。在苒苒没有出生之前,你就是我的全部,所以那时候我根本不敢和你说这事。等我回到家的时候,哪怕你责怪我这么晚才回来,我也没有说什么,我就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这么晚回来。”

    擦了擦眼泪,苏柔继续道:“第二天我打电话给他,说我要离职,他却拿照片威胁我,还叫我别跟你结婚。我就明确跟他说了,如果他还想占我便宜的话,我就立马报警。哪怕要身败名裂,我也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他明显被我吓到了,所以开始说什么很喜欢我才犯错之类的话。再后面他说等我结婚了,就允许我离开公司,并且会将那些照片以及电子档都毁了,所以我才留了下来。再后面,他被车撞死了。我原以为他被车撞死后,我被他强奸的事就没有人知道,可没想到前阵子江伟突然找了我,还给我看那些照片,我根本搞不懂他是从哪里拿到了照片。我害怕你要跟我离婚,所以我一直不敢跟你说,甚至还要经常在电话里和江伟拖延时间。也就是因为这个,你才怀疑我出轨,并且花钱请侦探去调查。”

    粲然一笑,苏柔道:“有时候就是这样子的,越是想隐瞒的事,却越没办法隐瞒住,而且还弄巧成拙。你从江伟那里拿到的照片就是柳学兵强奸我的时候拍的,不是我闺蜜拍的,要不然我不可能显得那么痛苦。反正那晚的事你我都有错,但我确实是被人强奸了,我的身体确实变脏了,所以你要跟我离婚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但对于苒苒的抚养权,我不会交给你。你有暴力倾向,你不可能把苒苒照顾得好。而且,你今晚给她留下了非常差的印象。快乐的事小孩子记不住,伤心的事却会永远烙印在脑海里。”

    妻子没有再说话后,孙健努力回忆着一些和妻子有关的细节,并发觉有些地方非常不对劲。如果他妻子说是唐中坚强奸,那很多细节还解释得过去,可他妻子竟然说是已故的柳学兵强奸。那么,对于江伟说照片是从唐中坚家里拍到的,这又如何解释?

    既然妻子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份上,孙健也就没有必要再顾及什么了,所以他道:“江伟照片是从唐中坚那里拍到的,所以你明显是在骗我。”

    “我干嘛要用这种事来骗你!我又不是笨蛋!”看着丈夫,脸上尽是泪水的苏柔道,“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就是关于唐中坚和柳学兵的关系。唐中坚是柳学兵姐夫,以前唐中坚、柳学兵以及柳学兵姐姐都是住在一块的,所以哪怕那些照片是从唐中坚家里拍到,那也不足为奇。反正我今晚说的都是实话,信不信由你。”

    如果唐中坚就是柳学兵姐夫的话,那江伟从唐中坚家里拍到照片也在情理之中,但有一点还是让孙健想不通,所以他问道:“你和唐中坚又是什么关系?他有没有拿照片威胁你?你有没有就范?”

    “他没有威胁过我,”苏柔道,“但以后会不会威胁,这根本不在我的预料范围内,但为了确保唐中坚不会威胁我,上次和兰姐在建阳的时候,我就说了照片的事,希望兰姐能帮我搞定这事。我不确定兰姐能不能帮我搞定,因为兰姐和唐中坚好像有矛盾。但如果唐中坚真的敢威胁我,我绝对会第一时间跟你说的。那次是我第一次犯错,也是最后一次犯错。”

    “你和兰姐是什么关系?”

    “柳学兵跟他姐说我们两个在谈恋爱,所以他姐一直以为我喜欢柳学兵,”苏柔道,“因为这个,还有他姐人品非常好,所以我跟他姐一直有联系,偶尔也会过去玩。因为这缘故,我还有跟唐中坚打过电话。兰姐在税务局上班,平时非常的忙,所以有时候我要去找兰姐的话,我会直接联系唐中坚。”

    听到妻子这话,想起曾经在妻子公司看过的聊天记录,孙健这才明白妻子为什么会提到嫂子。聊天记录的嫂子显然就是他妻子口中的兰姐。那时候孙健还觉得很奇怪,如果是要去和唐中坚睡觉的话,应该不会提到嫂子。如果唐中坚只是个传话的,如果他妻子是过去和兰姐过夜,那聊天记录就说得通了。

    但有一点还是让孙健很疑惑,所以他问道:“你为什么不肯跟我说兰姐?你一直在隐瞒她。”

    “我能说吗?”苏柔道,“她是柳学兵姐姐,柳学兵又对兰姐说过在和我谈恋爱,如果让你认识兰姐,兰姐一不小心说漏嘴,你绝对会认为我在和你结婚之前一脚踏两条船。所以我宁愿不让你知道我这号人物存在,也不愿意让你胡思乱想的。”

    说到这,长长吐出一口气的苏柔道:“这些事一直藏在我内心最深处,我一直不想去回忆,更不想和你说。压抑久了,现在全部说出来,我真的觉得非常非常轻松。反正就像我刚刚说的,那晚我喝醉酒被强奸是我犯的第一次错。从那以后,我都没有犯过错。当然,如果你要将我差点被那个光棍强奸之类的事都认为是我的责任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

    看着已经没有再流泪的妻子,孙健眉头皱得非常紧。他虽然还很醉,但他还没有醉到脑子不清醒的地步,所以他正试图从妻子说的话里去找破绽。

    可说实话,他几乎找不到破绽。

    他能确定妻子出轨是因为那几张照片,能确定的对象是唐中坚江伟。可通过妻子这番自白,孙健发觉这两个人的嫌弃都可以被洗清。

    照片是柳学兵拍的,唐中坚又是柳学兵姐夫。哪怕柳学兵已经死了,那些照片遗留在唐中坚家里的可能性确实非常大。之后被清洗空调的江伟用手机翻拍,并拿来威胁他妻子。他妻子为了不想让当年被强奸的事败露,所以选择拖延。在拖延的过程中,他对妻子的怀疑变得越来越严重,甚至还掐过妻子脖子。他妻子那时候保证有将类似的事说给江伟听,为了安全的江伟才用刘敏的身份证去办了一张手机卡。至于和唐中坚的通话原因,他妻子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但如果硬要找漏洞的话,唯一漏洞就是要确定唐中坚到底是不是柳学兵姐夫。如果是,他妻子今晚说的话几乎没有破绽。如果不是,那他妻子绝对是在撒谎!

    毕竟,柳学兵已经去世,死无对证!

    这时,孙健突然想起老周对柳学兵的评价,所以他道:“你跟我说过你崇拜柳学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