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8章 终于爆发
    

     网只可惜,已经做过的事根本不可能抹去,更不可能重新再来一次。所以,苏柔现在能做的就是像平时那样过日子,并希望柳兰那边能早点给她消息。而且要是她的家和生活被那个人毁掉的话,苏柔绝对不会手软。现在她还有所顾忌,可要是哪天她失去了一切,她绝对要报复!

    报复?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是苏柔一直以来的生活准则。正是在这个准则的制约下,哪怕曾经刘海琼多次诱惑她和吴泉搞,并说着出轨有多么多么好,苏柔都没有怎么样。直到刘海琼联合老周要整她,她才开始报复。但在最关键的时刻,她还是选择救赎。只可惜,刘海琼太让人失望了。

    刘海琼是差点毁了她,所以还勉强可以原谅。要是哪天那个人毁了她的家和生活,她绝对不可能选择原谅!

    想着曾经发生过的一些事,苏柔眉头皱得非常紧。

    在调整了下心态后,苏柔开始切蒜段。

    这时,白薇走进了厨房。

    打了个喷嚏后,眼里还有血丝的白薇道:“小柔姐,我来帮你忙。”

    “你不是还头疼吗?”看着白薇,苏柔微笑道,“你只要坐着等吃的就可以了。”

    “活动活动更好,”走到苏柔旁边,白薇小声道,“其实我是不想跟那个男的坐在一块。”

    “怎么了?”

    “我不喜欢很会扯蛋的男人。”

    会意后,苏柔道:“阿哲那人就是特别会说,哪怕见到的是陌生人,他也能聊上好久,就好像每个人都是他的朋友似的。我刚认识他的时候,我的感觉很你差不多,后面是我老公说阿哲这人虽然喜欢叽里呱啦的,但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后面相处了一段时间,还真是如此。反正他没有恶意,你多跟他聊一聊也没什么的。”

    “算了吧,我不喜欢和人聊天,”拿起一根胡萝卜,白薇道,“我来切。”

    “会吗?”

    “反正就像削铅笔一样。”

    听到白薇这形容,笑出声的苏柔道:“我要条形,就像薯条那样,但又不要那么的粗。”

    “晓得,晓得,你炒你的菜。”

    倒了些油到锅里,将切碎的蒜头和生姜扔进锅里翻炒数下后,苏柔将田螺倒进了锅里翻炒着,并问道:“你跟那个追求你的男人怎么样了?”

    “不好不坏。”

    “有什么进展吗?牵手或者是拥抱?”

    嘴巴歪向一侧,白薇道:“我跟他关系有些怪,反正比朋友好一点,又跟恋人有些差距。反正呢,先这样处着,等过一阵子再说吧。”

    “什么时候让我见一见。”

    “有空的时候。”

    “这答案我已经听了好几次了,就不能换一个答案吗?”

    “某年某月某日。”

    “算了,我不逼你了,反正你想让我见他的时候就说一声。”

    “其实小柔姐你有见过他。”

    “有吗?”

    “有啊,”白薇道,“而且你还跟他说过话。”

    倒了些开水闷螺,皱着眉头的苏柔开始回忆,可她压根想不到白薇所指的人是谁。或者说,她绝对没有想过白薇所指的男人就是她老公孙健!

    想了好一会儿,苏柔道:“完全没印象。”

    “他就是一个普通人,所以小柔姐你当然没印象了。”

    “给点提示。”

    “不给。”

    “哎,算了,”显得有些无奈的苏柔道,“反正你迟早要结婚,到时候我一定会知道哪个幸运的男人娶了你。”

    “当然,”瞥了苏柔一眼,白薇道,“希望到时候小柔姐能多喝几杯,更要祝我和他白头偕老。要是可以的话,等以后我跟他有孩子了,小柔姐就当孩子的干妈。”

    “没问题的啦!”

    苏柔白薇在厨房聊天之际,孙健和高哲正坐在沙发上聊天。他们都的是中文,高哲妻子根本听不懂,所以他妻子就像乖孩子般坐在一旁静静听着,脸上还维持着非常甜美的笑容。至于大大咧咧的苏雨,这会儿正仰躺在次卧室的床上,好动的苒苒则在床上爬来爬去,还时不时从苏雨身上爬过去。

    “你开的茶叶店生意怎么样?”

    “不好不坏。”

    “那你有没有兴趣跟我去东京,”高哲道,“我跟我老哥开的电器城生意挺好的,目前管理层正缺人手。我们都不喜欢让日本人插手,所以是想物色物色两个熟悉的中国人。所以这次回来除了看爸妈外,另一件事就是物色人手了。我看嫂子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干脆你们两个直接跟我们走得了,小豆丁就交给你爸妈先照顾着。”

    离开本地?

    说真的,孙健曾经这么想过,尤其是在刚刚发现妻子可能出轨时。可查到了现在,孙健基本上可以确定妻子和唐中坚有染。在这个前提下,孙健没有想过跟妻子去东京。去那边能确保妻子和唐中坚不会见面,但既然他妻子已经被玷污过,难道孙健还要当成宝来呵护吗?

    最重要的是,一旦他妻子觉得这次出轨瞒天过海,他那有了侥幸心理的妻子可能会更加的变本加厉。在只知道“呀灭嗲”含义的国度里,孙健要查奸夫会更加困难。

    所以,孙健道:“我习惯现在的生活了。”

    “可以去日本待了三四年,赚个上百万的再回来。”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你还是喜欢安稳的过小日子啊,”高哲笑道,“就这点而言,咱们两个的区别还真是大。不过人各有志,我也不想为难你。阿健,我问你,你跟嫂子这四年感情一直都很好吗?”

    “干嘛这么问?”

    “你是我好哥们,我当然要关心你了。”

    “挺好的,”不想家丑外扬的孙健道,“她很顾家,而且会把这个家打理得井井有条的,所以我要做的就是看店。”

    “不可能什么矛盾都没有的。就像我和优子,一开始的时候感情也很好,后面还是吵架了,都是为了生活琐事。再后面的话,通过沟通我们两个的感情又渐渐变得和刚谈恋爱的时候差不多。喂,我跟你说啊,优子原本是电器城推销员,我四年前去那边的时候就看上了她,后面故意叫她教我日语。久而久之,我们就谈起了恋爱。但说实话,我到现在日语还是说得有些蹩脚,老是被她笑话。”

    “看来你过得挺好的。”

    “没心没肺的人当然会过得好,”笑得非常灿烂的高哲道,“其实有一点我一直没有跟别人说,就是我去东京的真正原因。在这边我不是有谈一个女朋友吗?后面有次一块去大排档吃盘菜跟邻桌的人发生了口角,结果我把一个人的头打破了。刚好我老哥有叫我去东京,所以第二天我立马搭飞机过去。”

    “我只知道你是突然消失,就像人间蒸发了。要不是我找到了你前任的联系方式,我真不知道你去了东京。对了,到底是你把她甩了,还是她把你甩了。”

    “和平分手,”喝了口茶的高哲道,“我跟她都是比较理性的人,我们都知道隔这么远感情迟早会变淡,所以在我登上飞机那一刻起,我跟她都恢复了自由身。”

    “她为什么不跟你去东京?”

    “不喜欢那个国家,仅此而已。”

    “那你这趟回来有没有去找她?”

    “好歹她是我的初恋,我当然有联系她了,”看了眼坐在一旁面带微笑的妻子,高哲道,“就是想知道她这四年过得怎么样,没想到那个号码已经是别人在用了。我下午的时候还特意去她家走了一趟,才知道她已经嫁到哈尔滨那边去了。她老弟还给了我联系方式,但我到现在也没有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再去回忆其实也没什么意思了。哎,突然变得有点感伤,待会儿一定要多喝几杯。”

    “看来你还是放不下。”

    竖起食指指了指脑袋,高哲道:“都是记忆的一部分,很难忘掉,所以谈不上放不放的下。要是哪天真的完全忘记了她,那就证明我真的变成了一个没心没肺的人。”

    “其实没心没肺挺好的,就不会过得那么的累了。”

    “你这么唏嘘感概,难道遇到什么困难了?”轻轻拍了拍孙健肩膀,高哲道,“要是缺钱的话,你跟我说一声。”

    “有需要我会和你说的。”

    “就像当初追嫂子,我可是帮你出了不少的主意,”爽朗一笑,高哲道,“虽然有些是馊主意,但好歹我出了不少的力。反正我可以很自豪的说,你能娶到嫂子也跟我的努力分不开。其实我真没想到嫂子会嫁给你,我一直认为她应该会选一个更有钱的男人。直到你们结婚的前一天,我还打过电话给她,问她为什么要选择你,你知道她怎么说的吗?”

    没等孙健开口,高哲自问自答道:“她说钱多钱少无所谓,够花就行。有房没房无所谓,有个窝就行。有车没车无所谓,能找到公交站就行。但有一点绝对要有,就是你一定要爱她。如果你不爱她,那就算你有金山银山,她也不会嫁给你。就冲着她这答案,我知道你娶她准没错。”

    要是当时听到,孙健保证会感动得痛哭流涕。可现在从高哲嘴里听到,孙健只觉得是种讽刺。高哲不了解实情,所以才会说得津津有味。要是孙健将妻子已经出轨,而且是和一个四十岁男人乱搞的话,高哲绝对会收回之前说过的话。但高哲这人管不住自己嘴巴,所以孙健不会和高哲说。要是不小心传开,以后他都没有脸面在这城市呆着了。

    “可以上桌了。”

    看着端着一盘炒田螺走向餐桌的妻子,孙健就招呼着高哲夫妻俩吃晚饭。

    除了苒苒外,其他人面前都放着酒。苏雨白薇喝啤酒,他们四个则喝葡萄酒。孙健已经四年没有看到高哲,加上孙健最近心情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他喝酒比平时直爽得多,还时不时往高哲杯子里倒酒。

    吃喝到九点,这场持续了快三个小时的饭局才正式结束。

    泡茶聊到快十点,孙健这才送高哲夫妻俩下楼。

    白薇今晚当然不可能在这边睡,所以她也跟着一块下了楼。

    高哲是打车过来,刚好所住的酒店和白薇回家的路方向一致,所以孙健直接让白薇送他们两个回酒店。

    目送着小车离开,孙健想着自己到底是回家还是去店里。要是孙健没有猜错,现在那软件应该已经扫描结束,剩下的就是构建每个盘符的目录。孙健可以通过目录看到所有文件,包括删除和没有删除的文件,再选择想要恢复的文件。

    孙健恨透了说谎的妻子,所以他不想跟他妻子睡在同一张床上。可他喝得有些多,整个人摇摇晃晃的,开车出车祸的可能性很大。最重要的是,在头脑不够清醒的前提下,孙健怕自己操作电脑的时候会出错。要是不小心点击了取消,他又得花一天的时间让软件去扫描硬盘。

    想到此,在小区门口站了片刻的孙健往楼上走去。

    当苏柔看到丈夫走进家门时,苏柔急忙上去扶着,并问道:“是不是喝得很醉了?”

    孙健没好气道:“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看得出来,”尴尬地笑了笑,苏柔立马蹲在地上,“老公你把鞋子脱了,穿上这双凉鞋,然后去床上躺着,我去给你拧把毛巾擦脸。”

    “别假惺惺的,”踢掉鞋子并穿上拖鞋后,往里走去的孙健道,“我知道你干了什么,所以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装贤惠了。要是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摘掉一直戴着的面具,以最真实的方式和我交谈。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再这么拖下去。”

    “老公,小声一点,小雨还没有睡着。”

    醉酒都会做一些平时想做但不敢做的事,孙健自然也是如此,所以看着显得有些委屈的妻子,孙健叫道:“她是你妹妹!她理所当然应该知道你干了什么事!”

    “老公,小声点。你现在喝多了,等明天酒醒了,咱们再好好谈,可以不?”

    看着还在装可怜的妻子,气得不行的孙健立马走过去,一巴掌扇在了妻子脸上。

    啪!

    孙健这一巴掌下足了力道,所以被扇了一巴掌的苏柔不仅脑袋歪向一侧,整个人还往后退了好几步。尽管半张脸火辣辣的疼,她也没有反驳,而是用极为可怜的目光看着丈夫,希望丈夫能稍微冷静一点。

    就在这时,次卧室的门突然打开。

    苏雨之前已经换上了睡裙,所以胸前两个凸点极为明显。她听到从来没有发过脾气的姐夫吼得那么大声时,有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

    看着捂着脸的姐姐,意识到发生什么事的苏雨立马跑了过来。

    尽管苏雨跟她姐姐不是交心交肺,但好歹她们有着相同的血脉,所以拦在姐夫姐姐之间后,张开双臂的苏雨道:“姐夫,她是我姐姐,更是你老婆,如果你是男人的话,就不应该打她。我告诉你,最没用的男人就是打自己老婆的男人!”

    竖起食指指着苏雨,孙健道:“回房间,这里没有你的事。”

    “要是我不回,你难道还想打我不成?”

    孙健还没说话,苏柔道:“小雨,回房间,我要跟你姐夫好好谈一谈。”

    “谈毛啊!”苏雨道,“姐夫都打你了。”

    孙健非常醉,他想将平时的怒意都发泄出来,所以看到挡在妻子面前的苏雨,往前走了两步的孙健立马拽开苏雨。醉酒的人始终觉得自己使出的力气比想象中的小,但事实上孙健使出了不小的力气。在完全没有准备的前提下,被孙健使劲一拽的苏雨直接倒在了地上,膝盖撞到地面更是让她疼得都哭了出来。

    愣了一下,苏柔道:“老公,去床上躺着,我给你拧把毛巾。”

    “今晚咱们就把话说清楚!”用食指指着妻子,孙健叫道,“如果你不将你出轨的事说出来的话!我就跟你没完!”

    “老公……”

    “快说!”

    微微叹了口气,握紧拳头的苏柔叫道:“不要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我身上来!那晚要不是你……”@#聚#@书#@阁网

    见妻子欲言又止,孙健道:“给我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