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8章 很感兴趣
    

     网孙健还是想叫妻子说实话,就比如说出她和唐中坚之间的关系,但他知道妻子绝对不可能说实话。他妻子属于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类型。在这个前提下,哪怕他说再多也没有意义。与其如此,还不如先让妻子放松警惕。要是他妻子一直处于高压状态下,他妻子很可能不会去见唐中坚。他当然没办法再忍受得了妻子的谎言,但为了夺得女儿的抚养权,孙健又不敢贸然离婚。

    所以,他决定施行之前的政策,也就是装白痴,让他妻子放松警惕,进而犯错!

    想到此,叹了口气的孙健道:“不吵了,不吵了,吵再多也没有意义,反而影响了自己的心情。”

    听到这话,笑得非常灿烂的苏柔道:“谢谢老公的理解,我会继续顾好这个家的。”

    “也要照顾好自己,”笑了笑,有些违心的孙健轻轻搂住了妻子。

    “老公,我爱你,”说着,苏柔吻了下丈夫的唇角。

    “睡吧,不早了。”

    “我想跟你多聊一聊。”

    见妻子已经撑起了身子,孙健问道:“你要聊什么?”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358

    “随便啊,天花『乱』坠的聊都可以,难得我们和好了,”歪着脑袋想了下,苏柔道,“就聊一聊你和阿雯的事吧。”

    皱了下眉头,孙健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说说呗!”笑得显出梨涡的苏柔道,“虽然她是你前女友,虽然你们也有开过房,但我真的完全不介意。其实说完全不介意是假的,但那是咱们结婚之前发生的事,所以我是不会去计较的。”

    “婚后你做了什么?”

    被丈夫这么一反问,笑容凝固的苏柔道:“就是跟闺蜜拍了一次照片,然后落到了江伟他们手里。要说对不起你的事,也就是那晚差点被那光棍强『奸』,还有被江伟强吻,还有坐班车的时候被『摸』,还有……还有……哦,就是那次被张鸣强吻。对了,老公,有件事我很早就想问你,但我老是忘记了。”

    “什么事?”

    “那次你不是去找张鸣了吗?他怎么说的?”

    “我好像有跟你说过的,”看着妻子那沉甸甸的雪峰,孙健道,“张鸣就说他是酒喝多了,仅此而已。”

    “看来酒真的不是好东西。”

    “小酒怡情,所以主要是看你喝多少。”

    “嗯,记住了,”横着枕着丈夫大腿后,苏柔道,“老公,跟我说一声阿雯,我想知道曾经被你爱过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样的。”

    孙健不想在妻子面前提夏雯,但既然江伟曾经在他妻子面前说过,也说了他和夏雯去开房的事,那孙健再说一遍也无妨。

    想到此,孙健道:“阿雯她是一个比较内向的女人,有是会给人一种唯唯诺诺的感觉。我跟她是在一个协会里认识的,后面接触的次数多了,也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再后面是因为她『性』格缺陷很严重,所以我跟她分了手。她爸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了婚,她是跟她爸一块生活的。缺乏母爱,所以『性』格不够健全,时不时会突然陷入沉默或者是突然离开。就比如我跟她坐在一块聊天时,本来她是笑哈哈的,但下一秒她可能就沉默,然后直接走人。不管我怎么问她,她都不会跟我说话,搞得好像我得罪了她似的。这种情况出现好几次后,我就真的受不了,所以就分了。”

    “我们不能离婚,我不希望苒苒变成第二个她。”

    “我也不希望。”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358

    “老公,你的第一次是不是给了阿雯?”

    孙健不想聊,但见妻子神采奕奕的,孙健就点了点头。

    孙健一点头,苏柔又问道:“那她的第一次是给了你吗?”

    “不是。”

    听到这回答,有些惊讶的苏柔问道:“那是给了谁?”

    “我也不知道,”怕妻子继续追问,孙健如实道,“要是我没有估算错的话,她应该是大一的时候给了某个学长吧,反正我是和她大二的时候才确定恋爱关系的。至于给了谁,细节又是什么,我都没有问过。反正问了又改变不了事实,所以干脆不问。”

    “那你跟她分手是不是也和这个有关系?”

    看着化身为好问学生的妻子,孙健道:“在我看来,两个人平时的相处至关重要。如果相处不愉快,哪怕她的第一次是给了我,我因为不会跟她在一起的。就像咱们两个,这些年都相处得很愉快,所以我就希望能和你白头偕老。要不是最近发现你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我还是这想法。”

    “那照片是闺蜜拍的,所以我们还是可以白头偕老的。”

    那照片是江伟在唐中坚家里发现,而且他妻子确实有和唐中坚保持过联系。为了洗清嫌疑,他妻子甚至还让唐中坚把手机号码给注销了。这些迹象表明他妻子和唐中坚绝对发生过关系,所以当他听到妻子说谎连脸都不会红时,他觉得实在是有些可悲。

    孙健确实觉得可悲,但他不会说出来,所以他道:“希望如此。”

    “老公,你漏了很重要的一部分没说。”

    “哪部分?”

    “就是你跟阿雯开房的细节,”顿了顿,苏柔继续道,“江伟已经说过你们经常去开房,所以要是你故意避开,我可能还会胡思『乱』想的。”

    “我问你,当初江伟那混蛋跟你说时,你是不是有想过放纵自己以报复我?”

    “没有,”苏柔利落道,“我是一个很理『性』的女人,我知道那是你跟我认识之前的事,所以我完全没有这念头,但我真的有怪你为什么不肯跟我说。后面想想你不跟我说也是对的,谁会和现任说前任的事呢?就拿我自己来说,要不是你查到罗松头上,我也不会提到他的。”

    “其实我觉得隐瞒前任是尊重现任的表现。”

    “在没有被发现的前提下。”

    听到妻子这补充,孙健脸上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笑容。因为他发觉,在这方面他的观点竟然和妻子一样。但他更知道只有在心平气和聊天时,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在他刚发现妻子前任叫罗松,妻子还跟罗松同床共枕过时,孙健别提有多愤怒。但既然他妻子知道他和夏雯开过很多次房都能如此心平气和,那他也没什么好嫉妒的。

    至少,他妻子将第一次给了他。

    “老公,说下你的第一次吧。”

    “这个没什么好说的。”

    “你说你的第一次,然后我说我的第一次。”

    “少坑我了,”孙健笑道,“你的第一次还不是给了我?所以你说的内容也是我知道的内容,所以我是不会上当的。”

    笑出声,苏柔道:“老公你变得比以前聪明了。”

    “还不是受了你的感染。”

    “说下,我很感兴趣。”

    如果孙健如实说了,妻子会不会生气?他妻子自己在结婚期间出过轨,而且最近都低声下气的,完全没有生气的资格。而且江伟已经说了他经常和夏雯开房,所以跟妻子说出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嗯?

    会不会有录音之类的?

    安卓客户端上线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