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5章 这种方式
    

     网从孙健怀疑妻子出轨到现在,妻子出差次数屈指可数。按照以前的出差频率,他妻子早就应该出差了。所以要是在没有怀疑妻子出轨之前听到妻子这话,孙健会叫妻子路上小心点,或者是早点回来之类的。

    可现在呢,孙健完全不是这么想的。

    对于妻子以前出差是不是跟男人鬼混,孙健不得而知。可因为妻子太久没有出差又突然说要出差,孙健当然可以认为妻子是要去找唐中坚,并在唐中坚那边过夜。毕竟,上次他妻子就和唐中坚做过类似的约定。

    想着妻子可能会在唐中坚家里戴上面具,并如同母狗般承受着唐中坚一次又一次冲击,孙健眉头皱得非常紧。

    孙健认定妻子和唐中坚有着苟且关系,所以妻子被唐中坚这样搞应该已经是不可反驳的事实。而孙健自认为自己想象中的情况算是最常见的。如果再复杂一点的话,他妻子真的可能会在戴着面具的前提下和一个又一个男人胡来。

    尽管孙健已经认定妻子是个下贱的女人,可孙健不希望妻子送上门给唐中坚『操』。因为现在存在一种非常接近真相的可能『性』,就是妻子受到了唐中坚的胁迫,并被迫拍下了那组照片。这就是为什么他妻子坚称照片是闺蜜拍,且不小心流到了江伟手里。要是他妻子说出自己被胁迫,而且还经常以出差的名义跑到唐中坚那里被搞的话,他绝对没办法接受这残忍的事实!

    怎么回事?

    为什么又在为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开脱?

    难道他还想原谅这个女人吗?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345

    对于一个为了维护自己的完美形象而不断编织谎言,甚至还用身体去安抚『奸』夫的女人,孙健有必要去给她找开脱的理由吗?

    或许,只能怪苏柔这些年在他面前表现得太完美了。

    如果苏柔是一个完全不顾家,经常打女儿的坏女人,孙健根本没有必要时不时唏嘘感叹。只可惜,直到现在,苏柔还是那么顾家,甚至一点也不在乎他的冷言冷语。

    “老公,我可以出差吗?”

    从捉『奸』角度来说,孙健希望妻子出差,这样他才有可能拿到妻子和唐中坚『乱』搞的证据。加上妻子所持有的照片只是视频截图,只要他将那时候的情况和法官说一遍,他妻子手里的照片只能算是伪证。

    可是,孙健又不希望妻子再被唐中坚搞。

    他现在最想搞清楚的是,到底当初妻子出轨是被迫还是顺从。照片表明他妻子被迫,可孙健最担心的是多次被迫之后,妻子反而开始享受出轨带来的强烈刺激。就好比当初孙健第一次和李雪琳恩爱完,李雪琳说她喜欢那种感觉。

    要是如此,那这个还跟他表现得如此亲昵的女人实在是无可救『药』!

    那么,他到底该不该让妻子出差?

    假如妻子遭到唐中坚『逼』迫,选择权应该不在他和妻子手里。所以哪怕他说不行,他妻子也必须去见唐中坚,并在唐中坚的冲击下不断流水。

    要是他妻子说可以不去的话,那证明选择权其实在他妻子手里,也就是所谓的主动出轨。

    从那次妻子和唐中坚的聊天记录来看,选择权确实是在他妻子手里。

    为了确定这点,不冷不热的孙健反问道:“要是我不让你去,你就不会吗?”

    “当然了。”

    看来,主动出轨的可能『性』很大!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345

    想到此,孙健不免觉得这段婚姻实在是可悲。哪怕当初他妻子是被迫出轨,可从这极为顺溜的回答来看,他妻子很可能已经掌握了去见唐中坚的主动权,否则qq里的唐中坚没有必要那么客气。要是他妻子还受到唐中坚的胁迫,唐中坚绝对是用命令式的语气和他妻子说话,甚至还会说不过去就公开床照之类的。

    被迫出轨还可以原谅,主动出轨绝对不能原谅!

    看了眼小鸟依人的妻子,孙健道:“决定权在你手里。”

    “你保证不希望我出差的,不过因为刘姐跳楼『自杀』,公司暂时没有招到新人,所以还是得我去,”顿了顿,轻轻抚『摸』着丈夫胸膛的苏柔道,“反正就是在建阳过一夜。”

    “希望你还能记得回家的路,别『迷』失了。”

    “放心,这个家就是我的启明星,让我不管身处何处都不会『迷』失,”凑过去吻了下丈夫面颊,苏柔问道,“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就没有消过。”

    “要我怎么做你才不会生气呢?”

    “说出真相。”

    “我已经说过了,”手顺着丈夫胸膛慢慢往下『摸』去,苏柔道,“老公啊,我跟你说哦,一直生气很容易气坏身体。要是生病了,是要去医院的。不过你有我这位私人护士,所以我可以在你生病之前给你治疗。”

    说到这,附到老公耳边的苏柔呵气道:“我可以穿上护士服,然后还有开裆裤袜,并可以按照你的要求摆出任何动作,哪怕难度再高都可以。”

    孙健还想说什么,可他妻子的手已经滑进了内裤,并忽快忽慢地活动着。

    他妻子是个魅『惑』万千的女人,所以他的兴致已经被调动起来。尽管他觉得妻子这种讨好方式有些恶心,可就生理需求来说,他确实很想和妻子恩爱。

    “老公,你等着,”吻了下丈夫面颊,苏柔立马下了床。

    看着打开衣橱并拿出护士服的妻子,孙健那皱紧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他知道妻子的目的是想讨好他,可他真的不认为一次恩爱能解决那好像火山爆发般的夫妻矛盾。其实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坦白,可他妻子其实丝毫没有意识到这点。

    脱下吊带睡裙挂在衣钩上,苏柔先是穿上了开裆裤袜,接着是那套非常紧身非常显身材且裙摆短得都没办法完全遮住翘『臀』的护士服。在扣上雪峰下方那颗纽扣后,『乳』沟变得格外明显的苏柔爬到了床上。

    跪在床上并撑着床铺,苏柔问道:“病人,你哪里不舒服呢?”

    孙健不想理会妻子,可看到妻子那温柔的眼神,那沉甸甸的雪峰,孙健还是开口道:“心。”

    “心啊?”竖起食指压在丈夫胸膛上,苏柔皱眉道,“我是个实习护士,只会进行一些非常简单的治疗,要是心病的话,这可是超出我的能范围,让我想想该怎么办。”

    数秒后,苏柔微笑道:“心病还需心『药』医,所以要是我能让你快快乐乐的,估计心病也会被治好的。病人,我现在就用我的身体给你治疗,保证『药』到病除。”

    说完后,苏柔俯下身亲吻着丈夫的脖子,一只手还伸进了丈夫内裤里活动着。

    一分钟后,表现得非常谦卑的苏柔慢慢往下移,并张开了嘴巴。

    孙健很想踢开妻子,可他还是选择像尸体般躺着。要是明天妻子真的去了唐中坚那里,并且他还顺利拿到了证据,那么今晚应该算是他和妻子最后一次恩爱。所以哪怕他觉得妻子那张正在,不断吞吐的嘴巴含过其他男人那玩意,他也没有选择制止。

    反正,只要将妻子当成小姐,不和妻子接吻,也不去『舔』那不洁之地就可以了。

    竟然将自己的妻子当成小姐对待,真是可悲!

    “我现在要给你做进一步的治疗,”说着,苏柔解开了护士服最下面一颗纽扣,并跨坐在了丈夫身上。

    近半个小时,累得不行的苏柔赤着身子走出了卧室。

    在确定次卧室的门关着,苏柔这才往卫生间走去。

    至于孙健,他正靠着床头抽烟。

    走出卫生间,苏柔背对着全身镜并扭过头,她那雪白的『臀』尖上有着非常明显的手掌印,这是他丈夫兴致大起时留下的。在拍打的时候,苏柔有让丈夫轻点,可她越是求饶,她丈夫越是打得重。她当然知道丈夫是在用她的的身体发泄不满,可她不能反抗。因为她越是反抗,她丈夫就会更用力拍打她的屁股。在无法说出真相之前,苏柔知道让丈夫这样发泄是一件好事。

    要是一直憋着不发泄,一旦发泄起来,很可能就会见血了。

    可夫妻只能通过暴力『性』爱维持关系的话,那还真是有些可悲!

    轻轻『揉』了『揉』『臀』尖,苏柔疼得皱了下眉头。

    正对着全身镜,见自己雪白的雪峰还留着抓痕,苏柔眉头皱得更加的紧。

    微微叹了口气,苏柔打开了喷头。

    苏柔冲澡之际,孙健正一脸木呐地坐在床边抽烟,并回味着之前的整个过程。

    一开始他是像尸体一样躺着,可后面情绪被妻子调动后,孙健立马掌握了主动权,并用力拍打着妻子的屁股。在拍打过程中,孙健或多或少有些解恨,他心里的黑暗面也在拍打过程中变得越来越明显。他甚至很想在妻子身体下留下更为明显的痕迹,以告诉唐中坚,这女人只不过是婊子!

    可现在想想,孙健又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实在是太荒唐了。

    在唐中坚看来,他妻子绝对就和婊子没什么区别。所以明天唐中坚要是看到他妻子屁股胸上的痕迹时,唐中坚很可能会变得更加兴奋,甚至会在和他妻子疯狂的过程中让他妻子将今晚的详细经过说一遍。

    想到那画面,孙健长长叹了口气。

    终究,胜者还是唐中坚。

    不!

    绝对不能让他成为胜者!

    安卓客户端上线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