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1章 夫妻反目
    

     网得出这个结论,孙健吓了一跳。如果他妻子离开小区的话,那私家侦探应该会打电话跟他说。而且既然他妻子知道他很快就会回来,那绝对不可能冒险离开家,更不可能会去找『奸』夫。

    为了确定妻子在哪,孙健立马打电话过去。

    电话通了之后,孙健问道:“你在哪?”

    “天台吹风,比吹空调舒服多了,”顿了顿,电话那头的苏柔道,“老公,你上来的时候带一瓶酒上来,顺便看下有没有什么吃的。哦,冰箱里应该有一碗酒鬼花生,你直接拿上来吧。”

    谈话当然是面对面来得方便,所以孙健道:“嗯,我马上上来。”

    挂了电话,孙健重重叹了口气。

    在家里的时候,他妻子几乎不喝酒,除非有朋友同事来。可现在他妻子一个人跑到了天台,而且一开口就叫他带酒上去,这说明他妻子心情极度不好。孙健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回家的路上,江伟或者刘敏有打过电话。

    也就是说,他妻子已经知道了自己一直想隐瞒的东西暴『露』了。

    加上妻子是跑到天台,孙健都担心妻子会『乱』来。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331

    尽管他恨妻子不忠,但他不希望妻子像刘海琼那样坠楼身亡,所以打开一瓶葡萄酒后,顺手拿着用饭碗装着的酒鬼花生的孙健出了门。

    走到天台,孙健看到了妻子正倚在天台吹风。他妻子依旧是穿着睡裙,不过比平时穿的那几件来得保守得多,这说明他妻子起了来天台念头的时候应该是穿着吊带睡裙。担心被人看到春光,所以才换了一条睡裙。尽管这细节让孙健觉得妻子不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可那照片简直就像刀子一样刺得孙健连喊疼的能力都快失去了。

    听到脚步声,苏柔转过了身。

    风有些大,所以苏柔那长发被夜风吹得飘动着,那绝美的面庞也被遮住。哪怕她用手撩拨着发丝,但因为她无法让风停下来,所以她的面庞依旧被遮住。尽管被遮住,但她还是能看到慢慢走向她的老公,所以她脸上出现了非常甜美的微笑。

    将葡萄酒和花生放在护栏上,拿起葡萄酒喝了口的孙健问道:“好端端的怎么跑到天台来了?”

    “吹风呗,你不觉得夏夜的风吹在身上的时候会特别舒服吗?”

    “确实如此,”将葡萄酒递给妻子后,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孙健问道,“是不是有心事?”

    “没。”

    “其实我们是夫妻,如果你有心事的话,你应该跟我说的,”顿了顿,孙健继续道,“假如曾经在你身上发生过什么,你完全可以跟我说。在我看来,只要夫妻齐心合力,这世界上没有跨不过的坎。哪怕曾经你走错了路,只要醒悟,还是能走回来的。我记得上次在天台喝酒的时候,你跟我说你从来没有『迷』失方向,可我觉得你已经『迷』失了。”

    “没有『迷』失。”

    听到妻子这极为果断的回答,孙健都很想立马拿出照片,但他还是希望妻子能主动承认错误,所以他问道:“你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

    “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不下三次,我的回答都一样。”

    重重叹了一口气,孙健拿出了手机。

    调出照片后,孙健将手机递给了妻子。

    看到那些照片,苏柔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甚至还往后退了一步。而在下一秒,苏柔立马将那五张照片都删除,并将手机还给了丈夫。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331

    看着手机,顺手点开录音软件后,孙健道:“在回来的路上,我已经将照片存到了另一个地方,所以你删除了这几张也没有用。我一直想找出你出轨的证据,但你远比我想象中的要聪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才弄到了这几张照片,所以我不可能不备份的。要是你有空的话,就跟我解释一下这几张照片是怎么回事。我的原则很简单,只要你别再跟我撒谎就行,否则我明天就拉着你去离婚。”

    害怕得咽下口水后,苏柔道:“是一个闺蜜给我拍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落到你手上。”

    妻子这个谎言和孙健设想的一样,所以呵呵一笑的他道:“跟你结婚四年多,我都没有给你拍过『裸』照,没想到你竟然让一个闺蜜拍了。不过我听到的版本可和你说的不一样,所以你依旧是在撒谎。”

    “难道你宁愿相信外人,也不相信你老婆我吗?”

    “是!”

    愣了下,苏柔道:“总之这些照片就是我闺蜜拍的,是我的大学同学。我跟她玩得很好,然后有次在她住的地方我和她打赌输了,所以我只好按照她的要求把衣服脱了,还摆出照片里的姿势来。老公我知道我这么做很过分,但我真的没想到照片会跑到你手里。而且我明明记得她拍完之后,我有叫她删掉的。”

    “那你现在打电话给她,问她是怎么回事。”

    『舔』了下嘴唇,苏柔道:“她去年年底就去美国定居,后面我们就没有联系了。”

    “这叫死无对证。”

    “我说的是事实,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

    “那我问你,你那张从来不肯让我知道的第二张手机卡联系过谁。”

    低下头,眉头皱得非常紧的苏柔道:“有联系过三个人,一个是江伟,一个是刘敏,还有一个是唐中坚。那些照片确实是我闺蜜拍的,但后面不知道怎么流到了江伟手里,所以江伟一直用那照片威胁我,『逼』我跟他那个。我是你老婆,我当然不可能会跟他那个,所以他和刘敏就一直打电话『骚』扰我。我怕你会像以前那样查我的通话记录,所以我特意办了一张卡和他们保持联系。一直不联系的话,他们保证会告诉你,所以我只好偶尔跟他们联系。我之所以跟他们联系无非是怕你看到照片,然后要跟我离婚之类的。反正我知道你已经不信我,但我确实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唐中坚是谁?”

    “一个普通朋友。”

    冷冷一笑,孙健质问道:“既然是普通朋友,那为什么要用第二张卡联系呢?”

    “他其实是一个追求者,而且属于那种有些暴力倾向的类型。我为了安抚他,就说你已经知道了他,可他还是纠缠着我不放。为了确保他不会伤害到你,所以我只好让他要联系我的话就打第二张卡。我很少用第二张卡,所以他平时也联系不到我,但只要偶尔会联系得到,那他就不会『乱』来了。其实这就像是在喂一条狗,当我偶尔给他一点食物时,他当然会乖乖的。”

    听到妻子这比喻,孙健都觉得妻子是不是经常跑到唐中坚那边让唐中坚干。

    想到那画面,又想着刚刚妻子说过的谎言,孙健真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极度可怕。

    之前在车上的时候,他和白薇说过,他要利用照片拿到足以证明他妻子出轨的证据。所谓的证据很简单,就是妻子自白,他要用照片『逼』妻子说出出轨事实。可孙健没想到,妻子竟然能对答如流。所以要是孙健没有猜错,刚刚江伟或是刘敏确实有联系过他妻子。至于之前他用刘敏的手机和妻子发短信时,妻子是不是早已知道,这就不得而知。假如妻子早已知道的话,那就证明短信内容完全不可靠。

    这是不是说,他妻子还是有被江伟刘敏干过的可能?

    之前到江伟家里的时候,孙健叫走了刘敏,可忘记先拿走于晓梅的手机,所以江伟很可能用于晓梅的手机通风报信。哪怕那时候孙健查看了于晓梅手机的通话记录,但于晓梅打完电话后,很可能已经删除了。

    如果是这样,那他绝对要跟妻子离婚。要是不离婚,且继续让他妻子肆意妄为的话,孙健都担心他妻子会成为于晓梅那样的女人。或许,当他妻子两张嘴巴都被硬邦邦的东西塞满时,他妻子也会堕落。

    亦或许,他妻子早已堕落。

    想到此,哑然一笑的孙健道:“我没办法跟你继续过下去,所以明天我们去离婚,然后我要苒苒的抚养权。”

    “我不会跟你离婚的。”

    “这不是你所能决定的。”

    “有些事我现在跟你解释不清,但以后我会跟你解释的。反正我跟你说,有些事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而且你好好想一想咱们在一起的这些年,我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我既然愿意嫁给条件一般的你,那就证明我是爱你的,要不然我才不会一直在付出。”

    “如果不是意外怀孕,你绝对不会嫁给我。”

    听到这话,眼泪滑落的苏柔道:“哪怕没有怀孕,我也会嫁给你,所以你这话真的让我好心寒。”

    “我已经不想再听你的谎言了,我真的心软太多次了。明天你就跟我去离婚,然后苒苒由我抚养。”

    “如果你敢跟我离婚,你绝对得不到苒苒的抚养权。”

    “如果你想跟我打官司,那我也无所谓,”冷冷一哼,孙健道,“到时候咱们上了法院,我只要将照片呈上,顺便说下你的所作所为。只要是个有血『性』的法官,他都会将女儿的抚养权判给我的。”

    “你真的以为你会得到抚养权?”用有些空洞的眼神看着丈夫,苏柔指了指放在护栏上的手机,“你看下我手机的相册。”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