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9章 既得利益
    

     网“也挺重要的?”握住白薇一只手后,孙健道,“你总是习惯性地将自己和她作对比。其实在我看来,你根本不用这么对比,因为你要为自己活着,而不是为了和她对比而活着。小妖精,其实你之前说的挺对的,但我真的很难跨过这道坎,我甚至连家都不想回。我知道一旦我回去,我绝对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蛰伏,我会全盘托出,然后整个家就会破碎了。”

    “你是想守护那个家,还是守护她?”

    “我是想守护我女儿的未来,”转过身将白薇抱入怀里后,孙健道,“这是我一直在苦苦寻找证据的根本原因,否则我可以直截了当的和她离婚。就像我跟你说的,如果直截离婚,拿到抚养权的绝对是她。要是我没有猜错,我和她都不是对方心里最重要的人,我们心里最重要的人都是苒苒。所以,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她绝对会拼命想拿到女儿的抚养权。让苒苒自行选择的话,苒苒绝对选择她,这只能怪我当初一直在施行‘严父慈母’的教育准则。”

    “只要能确保让你拿到苒苒的抚养权,你就会立马离婚吗?”

    “是。”

    “真的?”

    “看到**的时候,我就已经确定了,”擦掉白薇眼角的泪滴,孙健继续道,“我不会为了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浪费时间,所以真的确定可以拿到抚养权,我会立马离婚。在那之前,你必须好好练习你的厨艺。除了练习厨艺外,你还要学着如何跟小孩子相处。不过在你灌小琳那晚,我看你和苒苒处得挺愉快的。”

    “那是因为我闹肚子的那天晚上让她吃了不少的鸡块鸡腿,”抿嘴而笑后,白薇道,“小孩子其实挺单纯的,你对她好,她也会对你好,仅此而已。”

    “或许吧。”

    “现在是该回去和她摊牌了吧?”

    “当然要摊牌,要不然我要的另一个证据就拿不到手了。”

    “什么证据?”

    “我成功了就会和你说的。”

    “希望你能成功。”

    “走吧。”

    孙健还想送白薇到她停车的地方,可注意到白薇在跟他走的时候还多看了秋千两眼,知道白薇心里在想什么的孙健直接拉着白薇到秋千前。在白薇坐上秋千后,站在秋千后面的孙健轻轻推着。每当秋千晃动弧度减少时,孙健就会适时出手。

    十多分钟后,心满意足的白薇才和孙健离开。

    孙健的车停在了白薇曾经下车的地方,离荡秋千的位置有些远,这也是为什么白薇没有听到车声的原因。要是在男人逼近白薇的时候,白薇有听到车声的话,她会猜到孙健已经回来救她了。

    不过,比起早已预料到的拯救,白薇更喜欢出其不意,那种好像被坏人推下悬崖,却又突然被心爱之人抓住手臂的感觉实在是好。

    坐上车后,白薇道:“要是我没有估算错的话,你送我已经送了一个半小时了,完全超出了正常的时间范围,可在这段时间里,小柔姐都……”

    “她打过电话了,”孙健道,“之前你下车不久,她就问我怎么还没有回来,我说在外面吃点心。”

    “我还以为她是做贼心虚。”

    “在没有将确切证据摆在她面前,她绝对会做得滴水不漏。所以哪怕她心虚,她的反应也会和平时一样。要是她真的不打电话给我,我反而会以为她知道了今晚的事。待会儿回去我一定得查一下她手机的通话详单,我要确保江伟那狗东西没有打电话给她。”

    “打了又如何,反正你已经拿到照片,而且江伟也说出主谋了。”

    “我怕他们之前有串供,”顿了顿,孙健继续道,“既然他们有我老婆的**,而且也联系过我老婆很多次,不可能一次都没有得手的。所以最大的可能是他们事先安排好了对白,要不然无法解释我用刘敏手机发短信时,我老婆说她都没有被搞过。”

    “不可能串供,”白薇反驳道,“假设串供,江伟绝对不会交出**。一旦交出**,你又去质问小柔姐的话,那江伟没办法从中获得利益,他甚至会害得你和小柔姐闹得不可开交。你也说了小柔姐心里最重要的人是苒苒,可如果她让江伟送上照片的话,不是有可能会导致她失去抚养权吗?所以如果串供的话,最大的可能性是江伟说因为你没有和小柔姐解释上次的事,所以他才敢继续威胁,根本不可能会交出照片。大笨蛋,你知道布局的前提是什么吗?”

    没等孙健开口,白薇自问自答道:“既得利益。”

    “继续。”

    “布局之前必须考虑到能得到什么利益,”顿了顿,白薇继续道,“假设这个局是他们布下的,那么谁得到了利益?就客观而言,得到最大利益的是你,因为你一直想找到小柔姐的**。江伟刘敏反而损害了自己的利益,因为交出**等于让你更加怀疑,更加看紧小柔姐,这样他们就没了机会。至于小柔姐,她一心想维持住她在你面前的完美形象,更想一辈子照顾着苒苒。可他们交出照片的那一刻,这些都有可能会变成镜中花水中月。既然他们都无法从中获得利益,又干嘛要布这个局?”

    “那你的意思是,他们确实没有上过我老婆,真正上过我老婆的是唐中坚了?”

    “常理分析的话,能得出的确实是这结论。”

    “既得利益,还真是个奇妙的名词,”干干一笑,孙健道,“反正不管他们有没有串供,我要做的事都不会变。”

    “只要别做出伤害自己的事就好。”

    “对了,小妖精,她到底抢走了你什么东西?”

    “就是你呗,”白薇笑盈盈道。

    “不可能是我,”孙健立马否决道,“就像我之前跟你说的,如果说是抢走原本属于你的东西的话,那我曾经应该跟你在一起。但我是通过她才认识了你,所以你这个回答绝对不是真的。既然你不说,我也不会逼你,反正等到我和她离婚的那天,你就会告诉我答案了。”

    望着窗外,白薇喃喃道:“或许答案依旧是这个。”

    “我不喜欢会欺骗我的人。”

    “哦,”应了声,柳眉微皱的白薇道,“那我会在你和她离婚之前好好想一想,看能不能找出一个让你信服的答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