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5章 无法相信
    

     网拿到于晓梅的手机后,孙健又向刘敏伸出了手。

    走开几步并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后,点亮屏幕递给孙健的刘敏道:“我的卡被阿伟拿走了。”

    见屏幕最上面写着“无sim卡”,知道刘敏说的确实是实话后,孙健顺手将手机扔到了床上。

    让刘敏也站在床边后,孙健拿着江伟的手机发短信给他妻子。准确来说,他是用刘敏的手机卡和他妻子发短信。他妻子第二张卡是在公司,所以他当然是直接发短信给妻子平时用的那张卡。

    「速回短信,否则我就打电话给你老公了。」

    等了一分钟,孙健收到了妻子发来的短信。

    「你到底想怎么样?」

    尽管没有看到妻子,但孙健还是知道此时妻子保证是气得半死。孙健其实不想如此刺激妻子,但与其问江伟刘敏,用刘敏的身份和他妻子发短信显然是更好的突破口,所以他发了一条绝对会让妻子气得不行的短信过去。

    「我还记得上次我干你的时候有多爽,简直是让我回味无穷,不过我知道你很可能已经忘记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要是你现在能跟我说我是几月几号干过你,那我今晚就不打扰你了。」

    「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要乱说!不要再发短信给我了!」

    「信不信我把照片发给你老公?」

    「如果你发了,大不了我向他磕头认错,而你以后也别想再用照片威胁我了。」

    就他妻子发来的短信而言,他妻子确实没有被刘敏干过。既然没有被刘敏干过,那被江伟干过的可能性应该也很低。尽管可能性很低,但确实还存在着这种可能性,所以他就继续发短信。

    「我听阿伟说,说他已经干过你了。既然他已经干过你,为什么我不能干你?要是你不找个时间出来给我干的话,你可以想下后果。」

    「我自始至终都没有被你们玩过,所以你想告诉我老公的话,那我也没办法。反正与其经常被你们威胁,那还不如来个鱼死网破。」

    看到妻子回的短信,孙健倒是稍微松了口气,他还真担心妻子已经被江伟刘敏干过了。

    就在这时,听到动静的孙健往前看去,他看到了于晓梅溜下了床。因为于晓梅没有穿衣服,所以孙健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于晓梅雪峰处。并在盯了雪峰好几秒后,他的视线往下移动,那丛杂草显得格外没有生气。

    “没有看过女人吗?”有些生气的于晓梅走到了孙健面前,“其实你跟他们两个一样,都是那种看到女人就想干的类型。我问你,你现在想不想干我?”

    说话的同时,于晓梅还抓住孙健的手压在了她那滑溜溜的雪峰上。

    收回手后,孙健道:“我对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没什么兴趣。”

    “你老婆其实跟我一个样,要不然她就不会被那个男人搞了,”顿了顿,于晓梅继续道,“其实我发觉偷情没什么好玩的,真正好玩的应该是同时被两个男人玩。要是你有兴趣的话,你完全可以带你老婆过来。”

    “死一边去。”

    “看来你还是认为她是个良家妇女,”冷冷哼出声,于晓梅就往卫生间走去。

    看着坐在床边的江伟,孙健道:“我要的照片呢?”

    “都存在电脑里,”慌忙站起身后,江伟立马走到了电脑前,并摇了摇鼠标。

    屏幕亮起之后,江伟顺手关掉了正在运行的一个软件,并打开了存放照片的位置。做完这一步,江伟让到了一旁。

    尽管距离有些远,尽管图片只是缩小状态,孙健还是知道图片里的女人一丝未挂,这让他连走过去的勇气都没有。在他妻子没有穿错内裤回来之前,他妻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极高,简直就像女神。所以要是让他看到照片中的妻子摆出极为淫秽的姿势的话,他绝对承受不起这个打击。

    尽管孙健无数次幻想过妻子在其他男人面前摆出非常淫秽的姿势,可每次幻想的时候,孙健其实还保留着一丝希望。所以要是走过去并看到姿势淫秽的妻子的话,那他那仅剩的一丝希望也会随之被扼杀!

    慢慢握紧右拳,孙健还是走了过去。

    当孙健看清楚照片时,他的气都有些喘不过来。

    该死!

    这婊子!

    一共有五张照片,照片中的苏柔一丝不挂,完美身材展露无遗。有四张照片是曲着腿,所以最私密的地方并没有暴露出来。可第五张照片是双腿大开,那比同龄女人粉得多的鲍鱼极为刺眼地呈现在孙健面前。准确来说,是呈现在当初给他妻子拍照的人面前。

    担心照片是合成出来的,孙健还刻意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合成的话,一般是将他妻子的脑袋合成到其他女人的身体上。可他极为熟悉他妻子的身材,所以他认定照片中的女人就是他妻子!

    尽管他妻子脸上的表情显得很痛苦和无奈,但孙健已经不管妻子是不是被逼迫的,反正妻子在其他男人面前裸露就是最大的错!

    孙健也不是傻瓜,他知道在拍摄照片前后,他妻子绝对是被干了!

    不过,有一点让孙健很费解,所以他问道:“为什么这些照片都是在原有照片的基础上拍的?”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用来威胁你老婆的证据都是从仁蒲小区那边搞来的,”顿了顿,江伟继续道,“那天我是先看到了桌上的照片,然后那男人说是他老婆,我就觉得很奇怪,苏柔明明是你老婆的。后面他到客厅接电话时,我顺手拉开了抽屉,就看到了你老婆的**。我一直认为你老婆贤良淑德,没想到是这么下贱的女人。我不是说过我有在你家里意淫过你老婆吗?所以有这么千载难得的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了。所以啊,我就将照片摆在了桌子上,并拿着我的手机拍了下来。反正我是不敢直接拿走照片,所以我只能用这种办法搞到足以威胁你老婆的东西了。”

    说到这,长叹了一口气的江伟道:“我就搞不懂了,为什么她能被那个男人搞,却不肯让我们两个搞。哦,我知道原因了,绝对是那个男人给了她非常多的钱。阿健,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开茶叶店的钱很可能就是你老婆卖逼卖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