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3章 社会垃圾
    

     网见江伟闭口不言,孙健立马拽起了江伟右手。

    就在孙健打算继续给江伟放血之际,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孙健的手机一直和白薇保持着通话状态,哪怕有人打电话进来也不可能有铃声。所以,唯一的解释是白薇挂了电话后又打了过来。孙健误以为白薇不小心挂了机,所以才再次打电话过来,想听一听他和江伟在说什么,所以松开手并继续用折叠刀抵住江伟脖子后,孙健掏出了手机。

    确实是白薇打来的。

    孙健刚接起电话,另一头的白薇道:“江伟和刘敏不是同一个人,他们的声音根本不同。既然江伟在刻意隐瞒,那刘敏绝对就是另一个奸夫。所以要想万无一失的话,你最好想办法把刘敏引过来。但记住,不要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而干了蠢事,因为你是我选定的未婚夫。”

    听到白薇这话,孙健心里竟然有点儿暖意,所以他道:“嗯,我自有分寸,谢谢。”

    “不用谢,我们是共犯。”

    “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

    孙健还想将手机放进口袋,可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啵”的一声,知道这是白薇送给他的飞吻后,他心里的暖意又增加了不少。没有再多说什么,孙健直接将手机放回了口袋。

    再次看着江伟,孙健道:“刚刚离开的女的打电话给我,说你的声音和前几天联系她的声音完全不一样。所以呢,那张卡绝对不是你在用。这就意味着,你还有同伙。要是不想让剩下的九根手指都出血的话,那你最好告诉我刘敏到底是谁。”

    “刘敏是谁根本不重要!”

    “他当然不重要!你们就是这个社会的垃圾!”怒不可遏的孙健吼道,“但你跟他一块搞了我老婆!所以你最好告诉我刘敏到底是谁!江伟我告诉你!我最痛恨的就是动了我老婆的人!所以你还敢隐瞒的话!我就算坐牢也要让你付出惨痛代价!”

    “如果你去坐牢,你觉得最大的受益者是谁?”斜眼盯着孙健,江伟道,“最大受益者是那个男人!就是住在仁蒲小区的那个!”

    猛地拽起江伟的手,孙健道:“告诉我。”

    害怕得咽下口水后,江伟道:“刘敏就是那个经常搞我老婆的人,这些天和刚刚那女的保持联系的也是他。但他这人非常谨慎,觉得主动勾引他的女人绝对有问题,所以他才叫我来的。然后他确实跟我一起坑你老婆,但你老婆比我们想象中的难坑,所以就算我们手里有一些对她不利的照片,她也没有屈服。反正我做得最过分的也就是在车上强吻她,仅此而已。”

    “现在把刘敏给我叫过来。”

    “叫过来太麻烦了,所以我可以带你去见他。阿健,咱们好歹以前也是同窗,你能不能把刀放下,我都快吓尿裤子了。”

    “其他照片呢?”

    “在我家的电脑里,”顿了顿,江伟继续道,“我出门的时候刘敏也在我家里,所以你只要一块去我家就可以了。”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敲响。

    “客人,请开一下门。”

    知道是江伟的惨叫引来了宾馆的工作人员,和江伟说了几句的孙健就收起折叠刀并下了床。

    走过去打开门后,孙健道:“这里没什么事,然后我跟我朋友马上就会离开,五分钟内。”

    看了眼坐在床边嬉皮笑脸的江伟,点了点头的保洁员就走开了。不过保洁员没有下楼,她是站在数米开外。显然,她并不相信孙健说的话。所以要是再次听到惨叫的话,她报警的可能性非常大。

    孙健现在当然是要去见刘敏并拿回照片,不过在和江伟一块走出客房之前,孙健拿走了江伟的手机,他可不希望江伟悄悄和刘敏联系。反正要是没有在江伟家里见到刘敏并拿到更多和妻子有关的照片的话,孙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在走下楼的过程中,孙健还给白薇发了条短信。短信内容很简单,就是让白薇打的到她停车的地方,然后乖乖回家。但既然离真相越来越近,白薇怎么可能会回家,所以白薇回了条短信问孙健要江伟住址,还说只会在那附近乖乖呆着。孙健了解白薇的性子,所以他直接发了住址过去。

    当孙健走到自己的小车前时,白薇早已不在。

    让江伟坐上副驾驶座后,孙健往另一侧走去。

    正常情况下,江伟很可能会趁机逃跑。只可惜江伟是个矮胖子,他的奔跑速度根本比不上孙健。所以要是他愚蠢得选择逃跑的话,被孙健抓回来的概率是百分百。

    坐上车后,孙健当即往江伟家的方向开去。

    数分钟后,紧紧压着指甲的江伟道:“因为我的形象很差,所以毕业后我都没找到什么像样的工作。我感觉每个人都在歧视我,不管是在学校的时候还是在外面。他们越是歧视我,我就越想报复他们,我甚至想制造恐怖事件。可惜啊,我只是个胆小鬼,所以我只能以胆小鬼的方式活着。阿健,其实我以前很崇拜你,因为你各方面都比我优秀。但过度崇拜就渐渐变成了痛恨,尤其是阿雯成了你女朋友之后。就像以前说的,每次看到你跟阿雯去开房,我都恨不得活活将你掐死。”

    “很多人确实会戴有色眼镜。但他们戴有色眼镜是他们的事,你不努力是你的事,所以你不要将自己的穷困潦倒都赖在别人身上。”

    “反正我就是痛恨这个社会,所以每次看到恐怖袭击,我就特别兴奋,”顿了顿,江伟继续道,“其实我们之所以敢威胁你老婆,一个原因是你没有跟她说来找过我们的事,另一个原因是她不敢跟你说和那男人的事。然后我们手里的照片也是从那男人那边拿到的,也就是上次去那边清洗空调的时候。要是你想知道你老婆被那男人干了多少次,你只要拿着照片去问你老婆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