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9章 怜香惜玉
    

     网恋爱期的女人总是很容易感动,所以在听到孙健这话,又被这清凉幽静的环境所『迷』住的白薇再次吻了下孙健的嘴巴。她其实很想无所顾忌地和孙健处着,但一想到现在已经快十一点,孙健还要陪她吹蜡烛喝酒之类的话,那岂不是要零点之后才能回去?

    所以当孙健将她放下时,她问道:“打算几点回去?”

    “明早八点到家就可以了。”

    一愣,白薇问道:“你怎么可能敢在外面过夜?难道你不怕小柔姐怀疑吗?”

    “我现在在漳州,”看着泛着粼粼微波的水面,孙健继续道,“我偶尔会自己去批发茶叶,偶尔是叫那边的人寄过来。直接寄过来的话,有时候『色』泽气味以及烘干程度之类的都不是很满意。现在人对茶叶的要求很高,如果某一次在同一个店买到的茶叶品质降低,他们基本上会选择换一家店。然后我说这次去海南之前必须补一次货,还说有两个大客户会下单,所以我得确保品质才行。因为这个,我跟她说我早上要去一趟漳州,明早才会回来,所以我今晚可以在这边陪你。当然要是你不喜欢这边,我们也可以回你住的地方。”

    “不会啊,我很喜欢这里,”仰望着对面那座陷入昏暗的高山,眼里尽是喜悦的白薇道,“就算给我一百次机会,我也猜不到你会带我来这里。大笨蛋啊大笨蛋,你可比我想象中的有情调多了,我猜当初你和小柔姐谈恋爱也是这样的。”

    “有给过惊喜,但没有这么精心准备过,”看着白薇那被风吹『乱』的长发,孙健道,“早上我去超市除了买菜外,还买了地上那些东西。蛋糕的话,也是早上就买来的,不大,但完全够我们两个人吃。然后我还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就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其实我想送给你一个不庸俗,而且还非常有意义的东西,但我发觉身为俗人的我能选的生日礼物也是俗气的。”

    说话的同时,孙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盒子。

    打开盒子,孙健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条金吊坠。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299

    解开活扣,走近白薇的孙健给白薇戴上了金吊坠。孙健戴金吊坠的时候,白薇是搂着孙健的腰。在孙健帮其戴好后,她才松开手。白薇松开手的同时,低下头的孙健调整了下金吊坠的位置。看着那落在『乳』沟之间的吊坠,孙健发觉长度刚好合适。而且白薇皮肤白皙,配上金吊坠会显得更好看。

    看着那枚被月光照得泛着一层光的吊坠,孙健问道:“喜欢吗?”

    “喜欢。”

    “长卷发会让你显得更加成熟,如果脖子上再挂点什么的话,那效果会更加的好,”停顿了下,孙健问道,“你是没有戴首饰的习惯吗?”

    “大部分女人都喜欢首饰,我是个普普通通的女人,我当然也喜欢首饰了,”笑得格外甜的白薇道,“在我印象里,只有二姨送过我一条项链,可有次在逛街的时候莫名其妙丢了。在那之后,我就没有戴过任何首饰,所以这应该算是第一条吧。”

    “你前男友没有送过?”

    “没。”

    “还真是一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

    “这么说来,大笨蛋你准备怜香惜玉了?”

    “只是给你的生日礼物,和怜香惜玉没有直接联系,”顿了顿,孙健道,“毕竟你现在是和她走得最近的人,所以我必须讨好你,这样你才能继续为我提供情报,做我的共犯。”

    孙健这话说得有些无情,但白薇知道爱面子的孙健只是在找借口罢了。

    按照白薇的推断,孙健明天只要去一趟营业厅,他就能查出苏柔最近这段时间和哪些人打电话。这样的话,基本上能确定『奸』夫是谁。一旦确定了『奸』夫的身份,她基本上不需要再提供情报,也不用再做孙健的共犯。

    但既然孙健还会这么说,这就说明孙健其实是爱面子,要不然他绝对会说自己是在怜香惜玉。

    因此,仿佛跳进了蜜罐里的白薇道:“我愿意这辈子都做你的共犯。”

    “不许诅咒我。”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299

    “这哪里是诅咒啊?”

    “如果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共犯的话,这就说明我这辈子都找不到她出轨的证据,”用食指勾起白薇下巴,孙健道,“我是希望尽快找出她的出轨证据并跟她离婚。一旦我跟她离婚了,我们的共犯关系就会解除,到时候……”

    “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没有那么夸张,我们还是可以像朋友那样吃个饭聊个天的。”

    “大笨蛋,要是你跟她离婚了,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女人结婚?”

    想了下,孙健笑道:“找一个不会撒谎的女人就够了,然后还要回照顾好苒苒。这么说吧,基本上只要苒苒满意,那我也就会满意。”

    “好沧桑的答案。”

    “但这确实就是我的答案,”松开手后,孙健道,“差不多该开始许愿了,你赶紧想一想要许什么愿。记住,一共有两个愿望,一个愿望是你必须说给我听的,另一个愿望是不能说给我听。”

    说话的同时,脱掉鞋子的孙健已经蹲在了蛋糕前。

    白布是铺在柔软的草地上,所以哪怕白布非常薄,踩上去也不会觉得有多不舒服。也就是说,哪怕晚上躺在上面睡觉也不成问题。

    解开包装带并拿掉礼盒后,孙健不免皱起了眉头。

    蛋糕买来一直放在后备箱内,在高温的滋润下,整个蛋糕都有些变形,尤其是那『奶』油,很大一部分都积累在了边缘。幸好只是和白薇两个人过生日,要是还有其他人参与,这就得闹笑话了。

    『插』上生日蜡烛,并让白薇蹲在边上后,孙健将生日蜡烛都点燃,并道:“许愿吧。”

    右手抓着左手并压在胸前后,白薇闭上了眼。

    过了约半分钟,白薇这才睁开眼。

    看着笑得比之前还来得甜蜜的白薇,有些入神的孙健道:“说出一个生日愿望吧。”

    “你能帮我实现吗?”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