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7章 关系匪浅
    

     网面带微笑,苏柔道:“去拜祭的话绝对会迟到,而我又不希望你迟到。”

    “没事,反正只要那看我碍眼的蒋贱人没有来公司就行,反正其他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深吸一口气后,白薇道,“不过自从蒋贱人从菲律宾回来后,他来九天倒是比以前勤快多了。”

    “估计是因为最近又接了两个工地的缘故吧,”看了下手表,苏柔道,“你赶紧去公司,我打车去墓园那边就可以了。”

    “我送你去。”

    “不用了。”

    “那我就在这里等你。”

    “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停顿了下,苏柔道,“那你把车开来,我去前面的店铺买蜡烛纸钱。买完了我会走到马路对面,你在那边等我就好。”

    “行。”

    苏柔往前走去后,白薇又穿过马路,并往停车的方向走去。在坐上车并发动后,白薇还给孙健打了个电话。白薇打电话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孙健安心去店里。她也知道孙健差不多要出门,要是脑子里净想着苏柔去哪里跟谁见面有没有被搞之类的,估计都很容易出车祸。

    白薇现在有点搞不懂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明明她是想让孙健苏柔离婚,可她现在竟然顾及起了他们两个的感受来。反正她绝对不会当他们之间的和事老,所以她要做的就是尽快找出苏柔的出轨证据,并促使他们两个离婚。要是孙健到时候磨磨唧唧的,白薇就会将自己和孙健之间发生的所有事都告诉苏柔。

    尽管这有些小人,但每每想到自己被夺走那东西之后经历的悲伤和痛苦,白薇对苏柔的恨就会平添不少!

    买了纸钱蜡烛以及一个打火机,苏柔穿过马路,并坐上了白薇的小车。

    白薇没有去过墓园,但她也知道大概方位,所以没等苏柔开口,她直接往墓园的方向开去。从这里开车到墓园约十分钟,加上还要在墓园逗留,所以到公司最起码会迟到二十分钟以上。苏柔在公司里的人际关系一直很好,所以她迟早大半个小时都没什么问题。白薇人际关系很差,但只要她是因为苏柔而迟早,基本上主管经理之类的也不会为难她。

    自从老周辞职后,主管一职暂时还空着,也不知道是公司员工上位,还是招聘一名。反正就工作经验和人脉而言,最有可能上位的人就是苏柔,但决定权在蒋文杰手里。

    可以这么说,自从公司被蒋文杰收购后,权利都集中在了蒋文杰手里。哪怕他没有在,一些重要的事还是要先联系他,让他确定。如果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基本上由主管、副经理或者经理就能决断。

    开了一会儿,将小车停在墓园大门前的停车空地上后,白薇和苏柔往里走去。

    看着那一个个墓碑,苏柔那皱紧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

    至于白薇,她是一个比较洒脱的人,所以哪怕置身在充满死亡味道的墓园里,她依旧是神态自若。甚至,当她看到墓碑上一些比较有特色的遗照时,她还会不由自主地弯下腰看上几眼。

    见苏柔已经停了下来,白薇忙跟了上去。

    白薇走到苏柔跟前时,苏柔已经蹲在地上点蜡烛。

    “爱子柳学兵之墓?”念出名字后,白薇问道,“柳学兵是小柔姐的谁?”

    “只是朋友而已,”倒了些蜡液在墓碑前,苏柔将两根蜡烛都固定住。

    做完这一步,站起身的苏柔双手合十并深深鞠了一躬,并撩开了被风吹得遮住了面庞的发丝。看着墓碑上的照片,苏柔眼里的忧郁成分变得更重,喉咙还动了好几下。

    又鞠了一躬后,苏柔开始烧纸钱。

    如果死者跟苏柔同姓,或者是跟孙健同姓,白薇还不觉得奇怪。可死者是姓柳,所以白薇很想搞清楚柳学兵跟苏柔到底是什么关系。她总觉得在哪里听过这名字,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这种感觉让她非常不舒服。就好像考试的时候总觉得答案在脑子里,但就是没办法完全想起来。

    白薇绞尽脑汁想着到底在哪个场合听到这名字时,苏柔已经拜祭完。

    清了下嗓子,眼眶有些红的苏柔道:“走吧。”

    跟在苏柔后面,白薇问道:“他是怎么死的?”

    “出了车祸,”停顿了下,苏柔补充道,“每天都有车祸在发生,有时候哪怕觉得自己驾驶技术非常好,也很难在发生车祸前扭转乾坤。小薇,我知道你开了好几年的车,但我还是希望你开车的时候能稳一点,尤其是起步的时候稍微慢一些,不要突然冲出去,这样非常危险。”

    “行,我记住了。”

    回眸一笑,苏柔道:“估计你还是记不住,你性子就是那样。”

    注意到苏柔眼睛有些红,意识到柳学兵跟苏柔关系匪浅的白薇道:“我总觉得我在哪里听过柳学兵这名字,但总是想不起来。小柔姐,你是不是有跟我说过?”

    “没,”

    “那奇怪了。”

    “有个明星叫王学兵,估计你是听过他的名字吧。”

    苏柔这解释有那么一点儿的道理,但白薇总觉得她绝对有在哪里听过柳学兵这名字,所以她问道:“柳学兵跟小柔姐你玩得很好吧?”

    “一般般。”

    苏柔很擅长掩饰和说谎,所以对于苏柔说的一些话,白薇经常要反着听才行。既然苏柔说关系一般般,那就证明他们两个关系非常的好。加上刚刚看墓碑上的照片,柳学兵年龄应该在三十岁前后,所以白薇隐约觉得柳学兵有可能是苏柔之前的恋人,并在恋爱期间意外发生车祸身亡。因为苏柔深爱着柳学兵,所以哪怕柳学兵死了,苏柔还是会每年过来祭拜。

    这就意味着,柳学兵应该是在苏柔认识孙健之前就死了。

    当然,这推断的前提是苏柔没有一脚踏两条船。

    白薇很想多了解了解柳学兵,所以跟上苏柔的她道:“小柔姐,跟我多说一说他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好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