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1章 她的游说
    

     网“其实如果你能像小薇那样冷一点的话,估计张鸣就不敢那么做了。”

    “估计很难吧,”苏柔道,“毕竟我已经习惯每天脸上都保持着微笑,这会让我心情大好。不过要是那晚张鸣没有喝酒的话,估计他也不敢那么做,所以得出的结论就是我以后要少参加聚会之类的,要不然再遇到类似的事就头疼了。”

    “酒后误事,所以聚会你确实应该少参加。”

    “嗯,反正以后公司搞聚会的话,我尽量不参加,”顿了顿,苏柔继续道,“要是避不开,你就陪我一块去,然后你一直陪在我身边。要是这样还有类似张鸣这种人敢乱来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我们结婚到现在,酒吧kv之类的你也去过很多次,以前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

    “没。”

    妻子的回答越是利落,孙健就越担心。要是妻子会先回忆一下再回答的话,孙健倒是会勉强相信。所以对于以前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孙健还真不好下结论。在孙健看来,酒后乱性这种事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发生,所以他还真担心他妻子曾经做过这种事。

    白薇去年才加入公司,所以唐中坚有可能在那之前和九天建设公司合作过,然后还一块喝过酒。再之后,他妻子可能不胜酒力就被唐中坚带去开房。开房的可能性很低,毕竟他妻子没有夜不归宿过,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唐中坚以送他妻子回家为由跟他在车上玩车震,之后被干得一直流水的他妻子还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的回家洗澡,并依偎在他怀里。

    想到那画面,又见妻子现在就依偎在他身上,孙健除了愤怒外,他竟然还有了反应!

    孙健知道这是性幻想带来的反应,就好比很多男人都会在脑海里幻想着妻子跟其他男人做而变得兴奋。但这种性幻想非常罪恶,让他都觉得自己有些恶心。

    所以孙健就在想一个问题,就是当他亲眼看到妻子跟唐中坚或者某些男人淫乱时,他的身体还会不会有反应?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连孙健自己也不知道。或许只有到了他身临其境那天,他才能知道答案。

    顺手关掉床头灯后,孙健就闭上了眼。

    第二天早上,苏柔像平时那样,换上女式衬衫包臀裙并稍微化了点淡妆后就跟丈夫女儿一块出门。

    到了公司后,苏柔这才发觉自己竟然是第一个到公司的,加上她发觉刘海琼所坐的办公桌前的文件有些乱,所以她就帮着整理。她虽然很不喜欢和刘海琼相处,但同事之间的相处之道她还是懂的。在整理完之后,苏柔这才给自己泡了一杯茶。

    按了下电源开关,苏柔拿起桌上几张废纸卷成了一团,并对准纸篓抛了过去。

    苏柔还以为会抛进去,哪知道竟然偏离了,所以她只好走过去并弯腰捡起纸团。

    苏柔的胸本来就很大,更何况有聚拢型文胸的衬托。所以当她弯下腰时,两颗沉甸甸的雪峰就变得更加明显。要是此刻有哪个男人坐在前面的椅子上的话,估计会看得直流口水,甚至想去掂量掂量这两颗肉弹的分量。

    当然,要是有男人在场的话,苏柔基本上不会弯下腰,她会选择蹲下,这样暴露的程度会比较小。

    捡起纸团并扔进纸篓后,站起身的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

    正准备登陆qq,听到脚步声的苏柔习惯性地往敞开的门口望去。

    走进公司,见苏柔已经到了,有些惊讶的刘海琼道:“小柔,我还以为我会是最早的一个。”

    “今天我早饭做得有些早,所以就比平时早到了几分钟,”看着打扮得很是妖艳的刘海琼,苏柔笑着问道,“吴泉已经去了武夷山,你不打算也去武夷山那边吗?我记得你说过有在那边的工地跟好几个工人切磋过。”

    “公司又没有安排我过去,我哪里敢过去?”将包包放在桌上并活动了下腰肢后,刘海琼喃喃道,“要是你肯陪我去,我倒是敢打电话给吴泉,让他跟刘副经理说一声。”

    “我倒是有点想去那边做竹排,不过估计是哪天有空跟我老公一块去,呵呵。”

    “小柔,有一点我真的很不解。就是你明明已经出轨,为什么你还能表现得这么爱你老公。”

    “我出轨不代表我就不爱我老公了。”

    “为性出轨的基本上都不可能爱老公的,”站在苏柔边上,臀尖压在办公桌边缘的刘海琼继续道,“老公没办法满足,女人就会本能的讨厌老公。哪怕老公更赚很多钱,她还是会讨厌,甚至觉得自己嫁给了个没用的东西。所以要是遇到一个性能力很强,甚至能把她搞得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的男人,那她会更加讨厌老公,还会觉得自己找到了真命天子。就好比我,自从我跟吴泉好上后,我就很讨厌我老公,甚至觉得他是个窝囊废。但吴泉不可能跟他老婆离婚,所以我只能是吴泉的小三,这就是为什么我不会跟我老公离婚。反正我现在是越来越喜欢跟吴泉**的感觉,只要稍微想一想我都会湿。小柔,反正你越说你爱你老公,我就越不信,咱们都是为性出轨的女人。我不是跟你说过被两个男人同时玩会更舒服吗?你有没有兴趣试一下?我今晚要去参加一网友的生日聚会,他明确说了会带两个很给力的男人干我。我们是好姐妹,我希望你也能尝试一下多p,那绝对会让你乐不思蜀的。”

    “刘姐,”强装笑颜,苏柔道,“如果我真的有需要的话,我会跟你说的。你没有必要老是在我耳边说跟吴泉做有多舒服,或者说乱交有多爽。或许是因为我还没有到你那年龄,所以我并不会认为性就是全部。这是我现在的观点,但说不定某年某月我的观点就跟刘姐一样了。但在这之前,你不用一直向我传授经验,好不好?”

    笑了笑,脸色有些难看的刘海琼道:“不好意思啊,是我太罗嗦了,但我这么啰嗦也是为了你好,你说是不是?”

    苏柔还没有说话,乐呵呵的老周走了进来。

    看了眼老周,没有说话的刘海琼就走开了。

    走到苏柔边上,老周道:“小柔啊,明天是我生日,我有在家里请客,你可一定要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