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0章 嘴巴真甜
    

     网显然,孙健没有这方面的爱好。

    说真的,如果能让唐中坚和挚爱的人反目成仇是最好的报复方式,但孙健对唐中坚的家庭情况完全不了解,所以压根不知道唐中坚的挚爱是谁。一般来说,既然唐中坚已经跟苏柔搞上了,那么唐中坚的挚爱就不可能是他妻子,应该就是他儿子或者女儿。

    要是他儿子或女儿并不知道老爸已经出轨,而孙健又想办法让对方知道的话,那也算是起到了报复的效果。

    想到此,孙健决定明天让那些办事不给力的侦探帮他查一查,看唐中坚的家庭成员有哪些,然后再制定相应的报复方案。

    总之,单纯的跟苏柔离婚的话,那只会让唐中坚成为最大受益者。

    哪怕发现『奸』情后会跟苏柔离婚,孙健也不想让唐中坚笑得合不拢嘴!

    想到此,心情好转了不少的孙健问道:“如果我要报复唐中坚,你会参与进来吗?”

    “你要我当你的共犯吗?”

    “是。”[]口述:婚姻的背叛者230

    听到孙健这干净利落的回答,白薇举起右手并跟孙健击掌。由于孙健击掌的时候用了些力气,所以有些疼的白薇皱了下眉头,但她也没有说什么。

    待到十点十五分,孙健收到了妻子发来的短信,自然是叫他早点回去。回了个短信说十一点会到家后,孙健就拉开车上让白薇坐进去。

    白薇很不想回去,她就想待在这里。要是孙健肯陪着她,估计她在这里待一个晚上都没问题,但孙健不想引起妻子的怀疑,所以直接将白薇往车里拽。可白薇又拿照片的事威胁孙健,还说如果强迫她上车的话,她就会将那天喝冷饮时拍的照片发给苏柔。

    孙健也不是吃素的,独自上车的孙健就直接往回开。

    但在开出百余米后,他又开始倒车,并推开了车门。

    十多秒后,有些郁闷的白薇直接坐上了车,还使劲拍了下孙健的大腿。

    看着气得不行的白薇,孙健倒是笑得很开心。

    送白薇进家门后,孙健没有走进去。哪怕白薇有叫孙健进去喝杯茶,孙健也没有进去。今晚孙健跟白薇相处得挺融洽,所以他知道自己要是跨进去了,很可能会做出一些影响到今后计划的事。哪怕他对白薇的印象大为改观,但他还是没有掉以轻心。

    看着眼里充满期待的白薇,孙健道:“不早了,赶紧去睡吧。”

    “真的不进来坐一坐?”

    看了下手表,孙健道:“已经十点四十五了,要是我再不回去,估计他会胡思『乱』想。对了,每次我跟你打完电话后,你记得删除通话记录。要是她哪天借了你的手机看到我经常打电话给你的话,我就会变得非常被动了。”

    “行,我记住了,”顿了顿,单手压在门上的白薇道,“那你路上小心点。”

    “早点睡吧,”笑了笑,孙健转身就走。

    “大笨蛋,不要为了让她安心就飙车,我可不想明天跑到你的坟头去上香。”

    头也不会地摆了摆手后,孙健道:“要是我挂了,明天你应该是去殡仪馆看我,不可能那么早就埋进土里的。”[]口述:婚姻的背叛者230

    听到孙健这话,白薇忍不住笑出声。

    看着越走越远,身影都变得有些模糊的孙健,白薇轻轻哼唱道:“我一直在找一个人,让我相信幸福是真的。还有什么能够让人更虔诚,身边有你我就有了答案……”

    孙健是十一点十分才到的家,而这时候他妻子已经睡着了。从他妻子那拿着手机睡着的动作来看,他妻子之前应该是在等他,但也有可能是在跟其他人联系。所以小心翼翼从妻子手里拿走手机后,孙健还特意看了下通讯记录以及短信。在确定没什么可疑之处后,孙健这才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并去洗漱。

    当洗漱完的孙健回到卧室时,他妻子正睁着眼,整个人侧躺着。

    尽管开着空调,但温度并不是很低,所以苏柔依旧穿着很薄很贴身的吊带睡裙。苏柔的身材在绝大多数女人之上,所以当她侧躺着时,她胸前的硕果显得更加的大,腰肢曲线更是容易让男人很想一亲香泽。

    至于孙健,他虽然已经跟妻子睡了四年,但他还是觉得妻子的身体很有吸引力,就比如此刻。可他这种感觉越是强烈的话,他就会越愤怒,他完全没想到妻子今天下午竟然会跟唐中坚约好周末过去。最可恶的是,他妻子竟然说会在唐中坚家里过夜,那不是纯粹找『操』吗?

    富人都喜欢搞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比如面具舞会。所以要是他妻子这周末会戴着面具出现在众多男人面前,并像母狗一样任由那些男人侵犯,孙健绝对会后悔跟这个女人结婚。

    甚至,他还会恶心得不想再碰这个女人!

    因为今天晚上的发现,妻子在孙健心里的地位直接跌落谷底,孙健甚至觉得妻子连白薇都比不上。就忠贞程度而言,他妻子确实比不过白薇,但应该比刘海琼要好。

    要是,他妻子曾经多次在唐中坚家里参加『淫』『乱』派对,那跟刘海琼又有什么区别?

    见丈夫站在床边没有动静,苏柔轻声问道:“不想睡觉吗?”

    “我是不想破坏了美丽。”

    面带微笑,苏柔道:“有点听不懂。”

    打量着妻子那若隐若现的**,视线落在两腿之间的黑暗区域的孙健道:“你是个很美丽的女人,尤其是当你这样躺在床上的时候。这样的你就像是一件艺术品,如果我躺在床上的话,那我就把你这件艺术品给破坏了。所以我就想这样站在床边欣赏你的美。”

    “嘴巴真甜,就好像是在『吟』诗,”笑了笑,苏柔继续道,“好像自从生下苒苒后,我的身材确实是比以前好了,或许这就是你会把我当成艺术品的原因。不过呢,要不是你滋润我,我的身材也不可能这么的好,所以你就是艺术家,是你造就了我这件艺术品。我的艺术家老公,别傻乎乎站着了,赶紧进被窝,要不然艺术品就要被别人偷走了。”

    孙健不知道妻子这是随口说的,还是在暗示什么。反正在孙健听来,妻子就是在暗示她的身体已经被其他男人动过。至于是一个男人两个男人还是多个男人,这基本上只有他妻子心里才清楚。所以要是某天真的跟妻子离婚了,孙健绝对要好好问一问。

    或许那天他妻子会说实话,毕竟已经不可能再一块生活,没有必要再撒谎了。

    待孙健躺在床上后,苏柔就像只小猫咪般依偎在他怀里。

    『摸』着丈夫那结实的胸膛,苏柔道:“我有件事想问你,但是老是忘记问了。上次你不是去找张鸣了吗?那他有没有说实话?”

    “是他干的,他已经承认了。”

    “你打他了?”

    “恐吓而已。”

    “那他干嘛这么做,他难道不知道最可能的后果就是被辞退吗?”

    『摸』着妻子那滑溜溜的背部,孙健道:“他说你是公司里最漂亮的女人,而且你为人随和,老是对他笑啊笑的,所以他就想跟你发生点什么。所以呢,他才把你叫出去,并强吻你。”

    “我对别人微笑也是错吗?”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