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9章 阴暗心理
    

     网孙健是要从江伟口中知道真相,他当然不可能直接拿着啤酒瓶往江伟头上敲,所以他是握紧啤酒瓶猛地砸在了桌上。伴随着极为刺耳的声响,啤酒瓶应声裂开,碎片飞得到处都是,产生不少白色泡沫的啤酒也溅得到处都是。

    加上孙健这举动来得太突然,江伟又是个胆小鬼,所以江伟被吓得像逃兵般往床上挪。

    还不到五秒,江伟整个人就靠在了墙上,更是瑟瑟发抖地看着孙健。

    啤酒瓶虽然碎了,但孙健手里还握着足以割破喉咙的一截,所以直接踩到床上的孙健蹲在了江伟面前,并在轻轻晃了晃那截啤酒瓶的孙健道:“阿伟,毕业后咱们都在本市工作,加上我们是舍友,所以咱们的关系还是跟以前一样好。可以这么说,我对你是推心置腹的,可你对我呢?你现在最好告诉我你跟我老婆之间的事!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看着那锋利的啤酒瓶,江伟战战兢兢道:“阿健,你这话就好像我跟你老婆搞了似的,但我压根没有这么做过。”

    “昨天有辆车送他去汽车站!而租车的人是你!”

    “没有吧?我昨天都待在家里,不信你打电话问我老婆。”

    “我一直将你当成朋友,但既然连你都会骗我,那你以为我会信你老婆吗?”顿了顿,眼睛瞪得非常大的孙健叫道,“你他妈的最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害怕得咽下口水后,江伟道:“看来还真的瞒不下去,那我告诉你就是了。”

    “快说!”

    “你先把这个拿开。”

    江伟胆子小,又不会打架,而孙健火气一上来就是什么事都会干得出来。就算不用这截啤酒瓶威胁,江伟也会吓得屁滚尿流的。所以孙健顺手将那截啤酒瓶扔到了地上,并在指了指江伟后又指了指紧闭着的窗户。

    “要是你敢讲半句真假,我会直接把你从八楼扔下去。阿伟,别以为我是在吓唬你。”

    清了下嗓子,江伟道:“你绝对以为我跟你老婆通奸,但事实上我们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没有发现你载她去汽车站,你们迟早会发展到那一步了?”

    “怎么可能,你可是我的好哥们,我不可能对哥们老婆下手的。”

    “滚你妈逼的好哥们!”弯下腰扇了江伟一巴掌,孙健道,“知道当初阿远是怎么评价你的吗?他说你这人靠不住,好吃懒做不说,还贱得不行。咱们宿舍以前有个电风吹,那是阿远花钱买来的,但用得最多的人就是你。后面保卫部的人查过来,刚好那晚是你在用电风吹,而电风吹还摆在你面前。结果你被保卫部的人抓个现形的时候,你说电风吹是阿远买的。这无可厚非,可你竟然说平时都是阿远在用,你连碰都没有碰一下。阿远他买电风吹主要还是因为你说宿舍有个电风吹会很方便,所以他才花钱买的。而他还是个贫困生,就因为那次使用高功率电器,他被扣了学分,结果连本该属于他的五千元特困生奖金也不翼而飞了。那时候你要是扛下来,他绝对一点儿事都没有。阿远很恨你,但他只跟我说过这事。但就算我听到了,我还是没有疏远你,因为我知道你很胆小,偶尔犯错是正常的。可听到你刚刚**,我就已经对你绝望了!”

    “但那个电风吹真的是阿远的,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那时候是谁在用的?!”

    “先是阿远用,后面阿远去上自习就我在用。所以我说他在用也是实话啊。”

    “你知道什么叫做兄弟情谊不?”瞪着江伟,孙健道,“如果你当阿远是你兄弟的话!你就应该扛下来!让阿远安稳的拿那五千元助学金!你到底知道不知道那五千元助学金对阿远有多重要?!”

    “我也很贫困,凭什么他能拿,而我却不能?”

    听到江伟这话,冷笑了声的孙健道:“江伟,助学金是要给品学兼优且家庭很贫困的学生,而你在班级的成绩一直都是倒数,然后人缘又不怎么样。哪怕老师大发慈悲,她也不可能将助学金给你的。而且,从你这话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你这人心胸狭窄,见不得别人好。所以你明知道自己扛下来没什么损失,但你还是要把阿远拉下水。江伟啊江伟,我真不该跟你称兄道弟的!”

    “我确实见不得别人好,”江伟道,“我家里很穷,然后我长得又矮又胖的,读个大学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然后好不容易娶了个难看的老婆,我还以为她不会出轨,可没想到还是经常跟厨师搞。哪怕她出轨了,我也不能跟她离婚,你说我这人是不是做得很失败?孙健,这么跟你说,自从跟你认识,我就非常嫉妒你,你每一方面都比我好,我尤其讨厌你高高在上!”

    “我从来没有高高在上过!”

    “你还没有?”缓缓站起身后,江伟道,“反正读大学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是你的跟班走卒,一点也不像是你的朋友。你知道大学的时候我最讨厌什么吗?我最讨厌的就是看到你跟阿雯那么的亲密。知道为什么不?因为我也很喜欢阿雯,但我又矮又胖,阿雯根本不可能喜欢我,所以每次知道你去跟阿雯开房,我就恨不得诅咒你出门被车撞死!”

    听到江伟这话,孙健有些愕然,他完全没想到江伟的心里竟然如此阴暗。尽管每个人都有阴暗面,但像江伟这么阴暗的人却不多。在孙健看来,一个人的心里再阴暗,也不该嫉妒跟算计朋友。

    努力让自己情绪稳定些后,孙健道:“我跟阿雯是两情相悦,不存在谁逼谁,所以你要怪的话只能怪自己没本事,不要将所有过错都推到别人身上。我现在不想跟你谈论大学时发生的事,我现在只想问你是不是动了我老婆。”

    哼出声,江伟反问道:“你觉得呢?”

    孙健最痛恨的就是自己老婆被别人玩,所以知道老婆出轨后,孙健脾气变得非常差。现在江伟又说出这么多刺激他的话,还如此挑衅地说出这四个字,所以怒不可遏的孙健立马抓住江伟的手。聚,书,阁

    江伟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就被孙健拽下了床,后脑勺还“咚”的一声砸在了水泥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