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2章 你更爱谁
    

     网妻子离开后,看了眼正趴在床上玩ipad的女儿的孙健走进了主卧室。站在窗前,孙健轻轻撩开了窗帘。在窗前等了约两分钟,他妻子出现在了他视线里。他本来说要送妻子到汽车站,但他妻子说送到汽车站又开车回来太麻烦,直接打的更方便。

    看到妻子站在路边等车,孙健那皱紧的眉头一直都没有松开。

    白薇确实也很会撒谎,但妻子出差这种事没有必要骗他。所以,孙健隐约觉得妻子是要去陪奸夫过周末。如果这是真相,那真的实在是残忍,残忍得让孙健都快要窒息。但事实上,孙健一直在期待类似的残忍。因为只有他妻子去找奸夫,他才有机会拿到妻子出轨证据。

    这样的话,他离婚并夺得女儿的抚养权才会变得轻而易举。

    总之,孙健现在最在乎的就是女儿的幸福,他真不希望女儿由他妻子抚养。他妻子谎话连篇,受其影响的女儿也会变成说谎专家。而一旦谎言被人识破,换来的就是疑心和排挤。

    听到女儿那咯咯笑声,孙健心情反而变得更沉重。

    五分钟后,一辆的士停在了他妻子面前,随后他妻子坐上的士离开。

    看到这一幕,孙健拿起了手机。

    孙健昨天就跟私家侦探打过招呼。不过要是私家侦探一直在小区外面候着的话,他妻子很可能会起疑心,所以私家侦探在离小区约五百米的位置,并等候着孙健的通知。

    跟私家侦探说了声后,孙健挂了电话。

    仰躺在床上,孙健顿时觉得身体像灌了铅般的沉重,沉重得让他都不想有任何动作。他眼神变得极为迷惘,因为他对妻子还有所期待。回顾这两周妻子的表现,那只能用“温柔贤惠”来形容。所以,很想留住这份美好的孙健一直在做着非常激烈的思想挣扎。一方面他希望尽快找到妻子的出轨证据,另一方面他又希望妻子压根没有出轨。

    可,被注销的电话号码怎么解释?第二张卡又怎么解释?

    这两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孙健,他觉得除了妻子已经出轨外,已经没有更加合理的解释了。

    摸到一旁的手机,孙健打电话给李雪琳。

    他并不是要去李雪琳那边,也不是要让李雪琳过来,他就是想听一听李雪琳的说话声。李雪琳偏内向,加上那单纯的性格,这些都让孙健喜欢得不得了。所以,哪怕只是跟李雪琳聊聊家常琐事,孙健的心都会变得更加安定,他更会觉得自己的世界不再是黑和白。

    正聊着,私家侦探老张的电话打了过来。

    跟李雪琳说要接电话后,孙健立马挂断并接起了老张的电话。

    “她刚刚在西园路这边下了车,然后上了一辆私家车,”顿了顿,老张继续道,“现在这辆私家车正在往汽车站的方向驶去,我待会儿会把车牌照片发给你,然后会想办法拍到开车的人的照片。”

    既然是出差,他妻子没有必要在中途还上私家车,所以隐约觉得开车的人就是奸夫后,孙健叫道:“我要这人的正面照!”

    “尽量。”

    “不是尽量!是必须有!”

    “开车的时候绝对不可能拍到正面照,如果他有下车的话,这倒是小意思。先这样吧,有消息我再通知你。”

    “嗯。”

    挂了电话后,孙健变得极为焦躁。但当他看到女儿站在门口,还眨着那双清澈双眸,略带困惑地看着他时,他脸上出现了笑容,并走过去蹲在女儿面前。

    摸着女儿那稚气的脸,孙健问道:“你更爱爸爸还是更爱妈妈?”

    “妈妈。”

    听到女儿这不假思索的回答,孙健又问道:“那如果我跟妈妈要分开,你是要跟爸爸还是跟妈妈呢?”

    歪着脑袋想了片刻,苒苒道:“你们不能分开,因为我要跟你们在一起。”

    “二选一。”

    “不。”

    “必须。”

    “不要!”苒苒眼睛突然红了,“我要你们两个啊!”

    见女儿都快被吓哭了,孙健忙抱住女儿,道:“爸爸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我们三个会一辈子都不分开的。现在你乖乖的去玩ipad,爸爸有点儿事要做。”

    “我要跟爸爸呆在一块,”抱住孙健脖子后,苒苒问道,“妈妈待会儿就会回来吗?”

    “她去买好吃的给你,很快就会回来的,”一把抱起女儿后,孙健问道,“今天想不想去李阿姨那边玩?”

    “我要妈妈。”

    “很快就会回来的,很快就会回来的。”

    无力地安慰了好几句后,见女儿脸上写着悲伤的孙健只好当马儿给女儿骑,这才让女儿脸上又出现了阳光笑容。

    十分钟后,市汽车站外。

    银白色本田小车停下后,拎着挎包的苏柔直接下了车,并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汽车站。与此同时,银白色本田小车继续往前开去。

    走到检查行李的地方,将挎包放在传输带上的苏柔还回过头。在确定小车已经离开后,松了一口气的苏柔这才往前走,并拎起了都快要落到地面的挎包。

    看着坐着不少人的候车厅,将挎包挂在肩上的苏柔走到了商店前。

    选了一瓶百事可乐并付过钱后,坐在候车厅的苏柔拧开了瓶盖。微微叹气后,含住瓶口的苏柔往嘴里灌了两口。漱了漱口的她并不想咽下,但因为候车厅没有地方可以吐的,所以皱紧眉头的她还是极为勉强地咽了下去。

    做完这一步,长长吐出一口气的苏柔就咕噜咕噜地喝起了可乐。

    在一口气喝下三分之一后,苏柔才停下来。

    拧上瓶盖,仿佛变得很累的苏柔单手按在了额头上,并迷惘地盯着那在瓶子内微微摇晃着的可乐。而,她的眼圈就像变戏法般变得通红,随后两行眼泪悄无声息的流出。

    苏柔没有哭出来,加上她低着头,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