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9章 意外事件
    

     网听到妻子那变得越来越颤抖的声音,又见两滴珍珠般的泪珠顺着妻子面颊滴在膝盖上,孙健真的很想抱住妻子,并告诉妻子别怕,凡事有他扛着。可因为妻子太擅长撒谎,他又被骗了太多次,所以他真的没办法给予拥抱。

    他甚至担心,如果他真的抱住了妻子,他可能就会原谅妻子今晚的所作所为。

    到底是张鸣强吻他妻子,还是他妻子主动勾引张鸣的?

    对于答案,孙健真的不知道。他其实很想相信妻子,可太多的谎言让他望而却步。

    握紧拳头,面无表情的孙健道:“我现在就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实话实说,我就原谅你这次。如果你继续骗我的话,那么我们真的没办法再做夫妻了。”

    擦了擦眼泪,仿佛抓到救命稻草的苏柔道:“你问,我保证不骗你。”

    “你将上次跟小薇去逛街所发生的事全部说出来。”

    这个问题孙健之前在广场有问过苏柔,所以当孙健再次问这个问题时,张开嘴巴的苏柔却说不出话来。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她马上意识到丈夫既然会在相距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再次问这个问题,那绝对是知道她那晚干了什么事。

    所以,要是继续撒谎的话,倒霉的只可能是她。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169

    想到此,擦了擦眼泪并深吸一口气的苏柔道:“我那晚没有跟小薇去逛街,我其实是跟刘姐约好了要去喝咖啡。因为你说过不希望我跟刘姐走得太近,所以我只好说是跟小薇一块逛街了。然后是前几天刘姐在公司邀请我喝咖啡的,所以我也不好拒绝。”

    “除了喝咖啡以外呢?”

    有些害怕地咽下口水,苏柔道:“在那之前我还有见过罗松,就是我前男友。他说他女朋友从深圳赶过来。我是想见一下他女朋友,看他的眼光如何。然后我就跟他去酒店看了他女朋友,还跟他女朋友聊了几句。再后面我就去老塞咖啡店跟刘姐聊天喝咖啡了。”

    “就这样子?”

    沉默片刻,苏柔点了点头。

    听到妻子这回答,孙健有些无奈地笑了,并重重叹了口气。

    那晚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妻子从罗松手里拿走了照片。尽管孙健不知道照片里的妻子到底穿什么样的衣服,摆出什么样的姿势,但他知道既然妻子会去拿照片并毁掉,那绝对是不能让他看到的照片。

    尽管孙健知道妻子故意隐藏这点对两个的感情是好事,但孙健真的受不了妻子一次又一次的欺骗隐瞒。最重要的是,他认定妻子跟唐中坚,或者那个手机号码使用者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所以,在又重重叹了口气后,孙健道:“你先去洗澡,我去把苒苒接下来。”

    听到这话,一脸欣喜的苏柔问道:“你原谅我了?”

    “你不是说今晚你没有做错吗?既然没有做错,哪来的原谅这种说法?”

    “虽然不是我的错,但我确实惹你生气了。”

    看着笑得非常甜,且显『露』出酒窝的妻子,孙健凑过去吻了下妻子的唇瓣,并道:“小柔,如果你刚刚跟我坦白的话,我还愿意跟你继续过下去,可你没有完全坦白。所以,我们暂时分居,我搬出去。如果你想离婚的话,你只要打个电话给我就可以了,但苒苒必须由我抚养,你这种谎话连篇的女人迟早会把她带坏的。”

    苏柔还想说什么,可孙健已经往外走去。

    站起身看着丈夫,苏柔叫道:“我没有骗你!你是宁愿相信外人也不相信我!我可是你老婆!”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169

    猛地转过身,孙健叫道:“如果你敢说你有去找罗松拿照片!我就信你!可你没有!”

    如同烂泥般一屁股坐在茶几上后,眼睛睁得非常大的苏柔问道:“是他跟你说我去拿照片的?”

    “他只是你前男友,不是你老公,他没有替你保密的必要。”

    “老公,我……”

    苏柔还想解释,可孙健已经走了出去。

    约过五分钟,孙健抱着睡眼惺忪的女儿走进了家门。见妻子没有在客厅,以为妻子去洗澡的孙健将女儿放到了次卧室的床上。吻了下女儿额头后,叹了口气的孙健这才走出次卧室并拉上门。

    孙健想点根烟,可因为他没有听到卫生间有动静,所以顺手将烟盒扔到沙发上的他往卫生间走去。

    轻轻推开那扇虚掩着的门,孙健顿时被眼前这一幕吓到。

    他那眼里尽是绝望的妻子靠着墙壁而坐,一只手压在胸前,另一只手则软软地落在地上。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妻子左手手腕正在不断流血,地上更是有一把沾着鲜血的剪刀!

    “蠢货!”骂出声后,孙健立马跑出卫生间。

    拿起之前扔在沙发上的领带,孙健迅速跑进了卫生间。

    蹲在妻子面前并抓起妻子那还在一直流血的手,孙健还想帮妻子包扎。可他还没来得及包扎,他那气息变得很微弱的妻子甩开了他的手。要是这么下去,过个几分钟他妻子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衰竭而死,所以他直接用两个膝盖夹住妻子受伤的手的手指,并用领带在手腕处打了个活结。

    接着,孙健拦腰抱起妻子往外跑去。

    当孙健将苏柔送到医院时,苏柔已经昏『迷』过去。不过在医生的抢救下,输完血的苏柔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因为失血过多,暂时还没有醒来。

    在听完医生的嘱咐后,孙健站在病床前静静看着脸『色』苍白的妻子。

    看着那缠在他妻子手腕处,还沾着不少鲜血的绷带,孙健使劲抓了抓本来就很『乱』的头发。

    说真的,他搞不懂妻子为什么要『自杀』,难道就因为他提出了离婚?

    在孙健看来,他妻子如果是个人尽可夫的『淫』『妇』,根本没有必要走这一步。但种种迹象表明,他妻子的身体没有他想象的干净。这里所谓的不干净并不是被人『摸』了下面或者跟张鸣接吻,而是孙健觉得妻子早就跟其他男人上过床,就比如唐中坚。

    孙健现在烦躁得很想抽烟,但他又知道病房里不能抽烟。他还想到外面抽烟,可他又担心妻子会突然醒来,所以他只得忍着烟瘾,并期待妻子能早点醒来。

    看着妻子那张就算苍白也异常美丽的脸,孙健长长叹了口气后坐在了凳子上。

    凌晨两点出头,苏柔才缓缓睁开了眼。

    看着趴在边上已经睡着的丈夫,轻轻推了推的苏柔细语道:“老公。”

    孙健睡得不是很熟,所以醒来后,『揉』了『揉』眼睛的他问道:“感觉怎么样?”

    伸手『摸』着丈夫的脸,眼中夹杂着彷徨和温柔的苏柔问道:“老公,你还爱我吗?”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