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2章 表面朋友
    

     网亲子鉴定的结果让孙健很满意,苒苒确实是他亲生的。

    他之所以撕碎鉴定报告,是担心妻子看到报告后跟他闹,毕竟昨晚白薇的事已经让他们夫妻俩产生了隔阂。假如报告显示苒苒并非他亲生,他才要留着报告,以作为逼迫妻子坦白的重要工具。

    来鉴定机构的时候,高空还挂着乌云。可当孙健走出去的时候,高空已经变得晴朗无云,阳光还洒在了孙健身上。

    “感谢上天,”向艳阳报以微笑后,孙健往停车点走去。

    坐上车,孙健都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干劲。在戴上墨镜后,放了首龙的传人的孙健当即往店铺的方向开去。

    当孙健走进茶叶店时,他看到李雪琳正蹲在地上摸着贝贝的脑袋。

    贝贝是李雪琳给萨摩取的名字,虽然很多人的宠物都叫这名字,但至少叫起来上口,所以孙健也没要求换一个独特却又绕口的名字。

    自从李雪琳养了贝贝后,孙健发觉李雪琳开朗了不少,这说明“宠物能让人走出孤独”这话确实挺有道理的。

    由于李雪琳蹲着,所以站在两米外的孙健的目光自然瞟进了李雪琳领口,那两颗被淡蓝色文胸衬托得非常高耸的雪峰清晰可见。因为李雪琳是向着门口,所以随便哪个进来的客人都会看到这一幕。孙健其实想让李雪琳收敛一点,但他知道李雪琳压根不知道自己春光外泄。

    加上是孙健让李雪琳穿裙子来上班,所以要是他说了,估计以后李雪琳会穿那种领口高得连脖子都包住的衣服来上班。

    蹲在李雪琳面前摸着贝贝的脑袋,孙健问道:“昨晚睡得怎么样?”

    “挺好的。”

    “有了贝贝,是不是睡觉也踏实多了?”

    “嗯,”笑了笑,显得有几分腼腆的李雪琳道,“一个人睡的时候,总觉得不够踏实,尤其是家还那么大的时候。现在家里有了贝贝,就觉得多了一个家人,所以哪怕做噩梦吓醒,我也能继续睡。”

    故意叹了口气,孙健道:“那看来有了贝贝,你就可以不需要我了。”

    听罢,李雪琳急道:“我要!”

    “想要了?”

    意识到自己被下了套,李雪琳脸蹭的一下红了。

    看到李雪琳这般模样,孙健真觉得李雪琳很可爱。明明有过三年多的性生活,却还是像个未经人事的少女般的害羞,这让孙健更是喜欢绝对不会背叛他的李雪琳。但如果哪天李雪琳也背叛了他,估计他不会再相信任何一个女人。

    摸了下李雪琳的脸,孙健道:“看到你这么开心,我就放心了。”

    李雪琳原以为孙健还要说别的,没想到说完这句话的孙健直接站起身坐在了收银台前。

    靠着靠背椅并翘起二郎腿后,孙健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并在脑子里理着这些天发生的事。

    白薇的态度很奇怪,不是说她如此主动,而是她以苏柔和其他男人的秘密威胁孙健。这威胁明显会离间孙健和苏柔的感情,这跟“白薇和苏柔是一伙”这个最短判断背道而驰。

    反而,孙健觉得白薇跟他妻子只是表面朋友。

    至于白薇这么做的目的,孙健到现在还没有参透。

    还真是一个让人觉得神秘的女人。

    女人?

    处女?

    突然想起这事后,孙健忍不住笑出了声,反正他到现在也不相信家里有自慰器、跳蛋以及避孕套的白薇是处女。但白薇昨晚老是提起签协议一事又让孙健纳闷,难不成白薇早早就去修补处女膜了不成?

    真心搞不懂这女人!

    搞不懂归搞不懂,反正以后基本上也不可能跟白薇见面了,所以孙健索性不再去想昨晚的事。

    当天中午在家吃饭的时候,苏柔对孙健的态度已经恢复正常,并给孙健盛了饭。

    在妻子去洗碗的时候,孙健拿起了妻子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要不是昨晚吵架,孙健早就查看了通话记录。

    打开通话记录后,孙健发觉昨晚妻子真的是打电话给10086,所以没有起疑心的他将手机放回了原处。

    昨晚苏柔确实是先给10086打电话,在丈夫送白薇回家后,知道丈夫不可能又打电话过来的她才换上另一张电话卡给那个人打电话。打完电话并换回手机卡后,苏柔还删除了通话记录。哪怕她用的是另一张卡,但通话记录还是会在手机上显示,所以如果她忘记删除,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孙健绝对不会想到,解开一切关键的正是妻子的手机!

    他更不会想到,妻子手机里竟然还放着另一张手机卡!

    下午三点,正在店里的孙健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孙健习惯性地以为是客户打来的,所以接起电话的他道:“喂,您好。”

    “昨晚过得好不?”

    听到白薇那显得有几分慵懒的声音,皱了下眉头的孙健道:“昨晚你打电话给我老婆诬陷我,现在反而有脸打电话过来,你的脸皮到底是有多厚?”

    “比你想象中的厚得多,”电话那头的白薇笑了笑后,道,“我现在正在方便,刚好有时间就打个电话给你了。反正我跟你说吧,你越是生气,我就越高兴。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喜欢跟你聊天。假如你能吹胡子瞪眼的,或者是能把我气得想吐血,那我就会爱你爱得都无法自拔了。孙健哥,我就搞不懂,像我这样的女人你为什么不肯接受,反而是肯去接受那个谎话连篇,而且还做过对不起你的事的苏柔。”

    “你要怎么样才肯告诉我关于她跟其他男人的事?”

    “你指的是哪个男人?”

    “难不成有好几个?”

    “我可没有这么说,”呵呵一笑,白薇道,“其实我今天打电话给你主要是想给你一个线索,这个线索或许能让你知道她的真面目。至于我知道的事,我是懒得说了,你一定会觉得我是在离间你们两个的感情。要是不出意外的话,后天晚上她会出去。如果你能跟踪她到目的地,那你绝对会觉得自己收到了一份非常特别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