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4章 耳濡目染
    

     网如此一想,孙健当即发了条消息过去。

    「虽然我已经有两年不下厨了,不过应该还能吃。要是她真打算尝我的手艺的话,那过两天你就带她过来吧。」

    「她说一定会去,还让你明天先下厨练一练手。」

    「会的。」

    「先这样子了哦,我泡了一个下午的温泉,现在累得不行。跟小薇聊一聊天就要睡了。」

    「嗯,晚安,爱你。」

    「老公,我也爱你。」

    聊完后,孙健这才注意到李雪琳一直望着房门。意识到李雪琳是故意不看他跟妻子的聊天内容,更知道李雪琳不想介入其中,孙健当即退掉qq并将锁屏的手机塞到了枕头下。

    随后,孙健关掉床头灯并跟李雪琳一块钻进了被窝。[]口述:婚姻的背叛者104

    孙健一直觉得屁股是女人最『性』感的区域,所以跟妻子同床共枕的时候,孙健很喜欢一遍又一遍『摸』着妻子的屁股。他最喜欢的是顺着妻子那曲线明显的后腰往下『摸』。在手掌沿着曲线滑到『臀』尖时,孙健会很明显地感觉到曲线的变化。偶尔,孙健还会故意让手指滑到妻子『臀』沟稍微下面一点点。孙健当然不会碰触妻子的后庭,但他滑动的时候会让他妻子产生这种错觉,所以他妻子会本能地发出娇嗔并轻轻摇屁股。而当他妻子摇屁股的时候,就会或多或少摩擦着他那根,所以很容易来感觉的孙健会选择从后面进入。

    因为孙健有这习惯,所以当李雪琳这小女人贴在他身上时,他就去『摸』李雪琳的屁股。

    尽管手感没有他妻子来得好,但那种紧致的弹『性』也让他为之疯狂。

    要不是刚刚发泄完,说不定孙健会让李雪琳背对着他,并从后面进入温润之地做客。

    『摸』了一会儿,眼皮变得越来越重的孙健停了下来,随后进入了梦乡。

    自从发现妻子出轨后,孙健经常做噩梦,偶尔一个晚上还会做三四个噩梦。可这个晚上,他睡得非常香,除了梦到跟李雪琳以及苒苒组建成新家庭,并相处得极为和谐外,孙健并没有做噩梦。

    所以第二天醒来,精神十足的孙健还从后面进入了李雪琳身体。

    为了不让女儿知道他昨晚是跟李雪琳睡在一块,在穿好衣服并走进次卧室把睡的正香的女儿吵醒后,孙健还说自己刚从家那边过来,还问女儿睡得好不好。

    有个成语叫耳濡目染,也就是在不刻意表达自己观点的前提下让对方接纳自己的观点。孙健的观点就是他没有在这边过夜,但他并没有直接跟女儿这么说,他是说自己刚从家那边过来,这就会让他女儿很自然地得出他并没有在这边过夜的结论。

    当然,孙健不是为了让女儿知道这结论,他是为了防止妻子私下问女儿。

    所以只要女儿认定他是早上才过来,那不管他妻子怎么问,他女儿的立场都会很坚定。

    尽管如此利用女儿做不在场的证据有些不道德,但为了掩饰出轨的孙健只能这么做。

    或许,他妻子也曾经这么做过。

    孙健是想让女儿起来吃早餐,但因为李雪琳现在累得只想当懒猪,所以跟女儿聊了片刻后,孙健直接让女儿去陪李雪琳睡觉。

    至于他,他是坐在餐桌前喝牛『奶』啃面包,并想着跟妻子认识到现在所发生的一些事。[]口述:婚姻的背叛者104

    孙健想找到妻子曾经出轨的蛛丝马迹,可人的记忆力实在有限,很多事的细节他都记不起来。

    吃过早餐,孙健烟瘾又犯了。

    自从妻子穿错内裤回来后,孙健烟瘾变得比以前重得多,他也知道抽烟伤肺,但他又阻止不了。或许出轨就像抽烟,尝试的次数多了也会让人上瘾,就拿现在的孙健来说,他很喜欢跟李雪琳腻在一块的感觉,这或许就是出轨瘾。

    就不知,他妻子是不是也是如此。

    拿起烟盒抽出一根烟后,孙健又放了回去,他不想让李雪琳和他女儿抽二手烟,所以他直接站起身往外走去。

    离开李雪琳住处并来到店铺,坐在收银台前的孙健边抽烟边听歌,眼睛还盯着才刚打开不久的网页。

    「如何做一个合格的情人」

    这是李雪琳好些天前在看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观点很独特,就是在不破坏别人家庭的前提下做对方的情人。如果每个小三都能做到文中所提出的几点的话,估计很多人会对小三这个群体大为改观。

    当然,孙健也有看到下面很多留言在抨击这篇文章,说文章的作者是在鼓励大家去当小三,但也有很多人支持。

    一般男的都是支持,女的都是反对。

    显然,从留言区来看,孙健就知道绝大多数男人都希望能拥有一个或多个小三。至于女人,她们当然不希望跟其他女人分享自己丈夫的身体以及爱。

    磨蹭到九点半,考虑到那家内衣店已经开门,孙健这才拉下卷帘门往马路对面走去。

    坐上车后,孙健当即往前开去。

    越接近内衣店,孙健越不安,他甚至希望真正在撒谎的人是罗松。或许开裆裤袜和吊带袜都是罗松买给他妻子的,只是昨晚罗松怕挨打,所以才说只是买了一套很普通的内衣。

    只要撒谎者是罗松,那孙健还可以暂时相信妻子是清白的。

    似乎,孙健还在为妻子的清白做辩护。

    意识到自己还是不希望妻子出轨,孙健就长长叹了口气。

    有时候,他真搞不懂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或许,他脑子里装着的都是浆糊。

    十多分钟后,孙健透过车窗看到雪琪儿内衣店已经开门,一个二十多岁的妙龄女郎正站在门口望着右侧,手里还拿着套着卡通手机套的手机。

    见内衣店门面并不大,孙健倒是松了口气。

    要是门面大,人流量绝对也很大,所以孙健都担心店员记不住他妻子有没有来过。

    不过,很少人会买开档裤袜以及吊带袜,所以当有人买的时候,店员应该是会记住。

    考虑到这点,停好车的孙健当即往对面走去。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