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章 干嘛问我
    

     网对于答案,自认为比一般人聪明的孙健完全捉『摸』不透。他知道有可能是妻子公司里的人,要不然妻子没有必要铁了心要待在公司里。但就像妻子说的,哪怕她来店里工作,要是她想出轨的话,她也完全可以趁逛街购物的时候『乱』来。

    正因为考虑到这点,孙健才没有强迫妻子离职。

    至少,在没有找出『奸』夫之前,孙健都不会这么做。假如『奸』夫并非在妻子公司,而是另有其人,他强迫妻子离开公司的话,反而可能会打草惊蛇。到时候要是『奸』夫采取极端政策,估计倒霉的会是孙健。

    所以,孙健现在只希望明天内衣店一行能顺顺利利。

    要是真的是『奸』夫带着妻子去买开裆裤袜吊带袜,而且员工还记得那男人的长相的话,孙健的报复计划就可以实施了!

    不管『奸』夫是谁!孙健都要让他尝一尝家庭破裂的滋味!

    此时孙健心里正燃烧着复仇怒火,加上他还握着李雪琳那颗,所以他的五根手指突然缩紧,这让正在享受温柔的李雪琳疼得都叫出了声。

    听到叫声,孙健急忙松开手。

    见李雪琳脸上写满了疑问,孙健解释道:“抱歉,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往事。”[]口述:婚姻的背叛者102

    “没事,”说完,李雪琳下意识地拉开了领口。

    刚刚她确实觉得很疼,甚至好像要被孙健抓爆,所以她想看自己是不是被抓伤了。除了一点儿红痕外,并没有皮外伤,更没有出血,这让李雪琳松了一口气。李雪琳其实喜欢孙健温温柔柔的,因为如果孙健在恩爱的时候使用暴力的话,她会本能地想起那天在店里差点被吴子龙强上一事。

    那种灰『色』记忆李雪琳当然不想记起,可孙健刚刚的行为又让她想了起来。

    见李雪琳呆呆地看着随着呼吸起伏着的雪峰,孙健再次握住。

    轻轻按摩着,孙健问道:“把你弄疼了?”

    “一点点。”

    “抱歉。”

    “不用这么客气的,这让我都觉得我们好像很陌生似的,”停顿了下,李雪琳问道,“饿了吗?饿了的话,我去弄点吃的给你。”

    “家里还有什么吃的?”

    “我去看下,”说着,站起身的李雪琳走到冰箱面前并打开,“有西红柿,可以弄个西红柿炒蛋。然后还有紫菜,可以弄个紫菜蛋汤。还有胡萝卜,可以弄个胡萝卜炒蛋。”

    “可以不要每道菜都跟鸡蛋挂钩吗?”

    “那就西红柿炒蛋,紫菜汤,炒胡萝卜。”

    听罢,哭笑不得的孙健道:“算了,算了,你换一下衣服,咱们去平时吃的那家小炒店炒几个菜,顺便喝点小酒。”

    “还是别去了,如果哪天小炒店的人跟嫂子说,见过我们两个这么晚还一块吃东西,嫂子一定会怀疑的。”

    这就是所谓的掩饰出轨吧?[]口述:婚姻的背叛者102

    看着李雪琳,孙健想着妻子跟『奸』夫相处的时候,『奸』夫是不是也经常说出类似的话。不过真正说出类似的话的应该是他妻子,毕竟他妻子更有心机,更擅长掩饰和伪装。

    想了下,孙健道:“我记得这附近有一家泡椒田鸡很不错,而且还可以打包。这样吧,你在家里等我,我去打包一份回来,然后你陪我喝点酒。”

    “要不我去打包吧,我看你挺辛苦的。”

    “你摆好碗筷,顺便弄点酱料就可以了,”说完后,吻了下李雪琳并站起身的孙健往门口走去。

    孙健离开后,李雪琳按照孙健的要求将碗筷摆到了桌上。她觉得三个人一起吃点心更温馨,所以她还多摆了一副碗筷。但考虑到苒苒这年纪必须有充足睡眠,而且泡椒田鸡对胃的刺激太大,所以她又收走了那副碗筷,并在厨房剥蒜头。

    近半个小时,门铃才响起。

    打开门,李雪琳急忙从孙健手中接过装着泡椒田鸡的铁锅。

    孙健不是酒鬼,不过心情很好或者不好的时候喝点酒会有好书,所以看到桌上摆着一瓶葡萄酒,换上拖鞋的孙健当即走过去并坐下,随后给自己和李雪琳各倒了一杯酒。

    吃喝大半个小时,喝得有些醉的孙健直接躺在了床上,微醉的李雪琳则在收拾干净后才回卧室。

    李雪琳才刚躺下,孙健立马压在了李雪琳身上,一只手握住李雪琳雪峰,另一只手则伸进李雪琳裙摆内探索着。

    不知道为什么,当孙健做出这举动时,他觉得自己成了那个差点搞了他老婆的大龄光棍,身下这眼神变得越来越『迷』离的李雪琳则成了他妻子苏柔。

    孙健很厌恶那一幕,但那天看到那一幕,尤其是注意到妻子那雪白的大腿被分开时,他却有了反应。

    所以,此时的孙健也比平时兴奋得多。

    这场恶战持续了近半个小时才结束。

    结束后,疲惫不堪的李雪琳还是去了趟卫生间。

    等到李雪琳回来的时候,她看到孙健正靠在床头抽烟。

    李雪琳不喜欢男人抽烟,但她也知道绝大部分男人都会抽烟,就好比大部分女人都会化妆。所以哪怕看到孙健抽烟,李雪琳也没有说什么,她反而是将前几天买来并放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递了过去。

    接过烟灰缸后,孙健问道:“感觉怎么样?”

    脸上还残留着绯红的李雪琳道:“刚刚你都有看到,干嘛还问我?”

    “问下会更好。”

    “挺好的呀,”跟孙健坐在一块,还玩着脚趾头的李雪琳道,“其实我不喜欢讨论这个的,但我知道如果我夸你的话,你会更有自信。反正在刚刚的整个过程中,我都很……很舒服,我蛮喜欢这种感觉的。但就是有一点有点不习惯,就是到后面的时候你会变得有些野蛮,你的手会把我弄得很疼。就像刚刚,你都把我胳膊抓得通红,刚刚我都担心皮会去了一层。”

    “估计是因为我喝了酒的缘故。”

    “不是因为喝了酒,是每次你都这样子,”李雪琳道,“上次我是屁股被你拍得很疼,再上次我是右边的胸被你捏得很疼,再上次好像是我站着,然后腰被你捏得很疼。”

    见李雪琳记得如此清楚,笑出声的孙健问道:“那是不是都怕跟我做了?”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