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章 可疑痕迹
    

     网“我是她老公,她跟我说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被孙健这么一反问,显得很尴尬的罗松道:“是没问题,但我总觉得有些奇怪。按照她的『性』格,她不应该会跟你说实话的。不过我想应该是那天我跑到你家下面,你以为我跟她有什么,所以她才被迫告诉你的吧。其实我觉得你这人一定有暴力倾向,但她是那种逆来顺受的女孩,你一定不要……”

    没等罗松说完,有些反感的孙健道:“其实你在找的是读大学时的她,根本不是现在的她。要不然,你就不会左一句女孩,右一句女孩。我告诉你,她现在已经结婚,而且是个四岁孩子的妈妈,早就不是女孩了。然后,我确实有暴力倾向,但我比你想象中的理智,所以你不要以教育的口吻跟我说话,这会让我很不爽。”

    “行吧,你还有什么想问的,问完我就要回去了。”

    “买了什么?”

    抓了抓后脑勺,同样显得很不自在的罗松道:“我说既然以后不能再联系,那好歹让我买点东西送给她。因为是临时决定的,所以我也不知道该买什么。想来想去,我就说哪怕我没有在她身边,我也希望能给她贴身的呵护,所以我就带她去内衣店。买了一套内衣后,我跟她在街上走了一会儿后就分开了。”

    “一套内衣?难道不是一条开档裤袜和一件吊带袜吗?”

    “怎么可能?”罗松忍不住笑出声,“我说,她都打算不再跟我联系,我怎么可能会买那种东西给她?而且她根本不会穿那种东西啊!”

    听到罗松这话,孙健心里当即咯噔了下。[]口述:婚姻的背叛者100

    妻子第一次说开裆裤袜和吊带袜是她跟女同事一块去买的,第二次说是前男友买给她的,可现在他妻子的前男友就坐在面前,却说只买了一套内衣给他妻子。

    最重要的是,罗松并不像是在撒谎。

    孙健之前担心罗松跟他妻子这段时间其实有发生过关系,但如果有发生过,罗松应该会尽量打消他的怀疑,不可能说出这种让他再次怀疑妻子在外头有男人的话。

    假设罗松没有在撒谎,那么撒谎的只可能是他妻子。

    也就是说,那晚罗松给他妻子买了一套内衣后,他妻子并没有直接回来,是去跟『奸』夫幽会,『奸』夫还买了开裆裤袜和吊带袜给他妻子。

    至于他妻子为什么会带回来,这不得而知。

    孙健今天找罗松聊天除了了解他妻子的过去外,还想从罗松说的话里确定他妻子是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其实一个女人水『性』杨花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外头水『性』杨花,在家里却假装贤惠。

    要是开裆裤袜和吊带袜真的是『奸』夫买给他妻子的,那么她妻子就是这种女人!

    莫名的愤怒让孙健那握着杯子的手突然缩紧,加上装雪碧的杯子是纸质的,所以当杯子受到外力并收缩时,里面的雪碧自然顺着吸管喷出。

    如同一道激流般窜了两米高,雪碧直接落了下来。

    罗松是吓得站了起来,孙健则一动不动地坐着,任凭雪碧溅落在他身上。

    看到这一幕,服务员急忙走了过来,并拿着纸巾擦了擦孙健肩上的雪碧,并问道:“先生,你没事吧?”

    “我没事,”说着,孙健拿起桌上的纸巾擦拭着。

    在麦当劳里坐着的人还以为他们两个要打起来,所以都准备好要看热闹。但看到孙健极为绅士地擦着衣服上的雪碧,又见另一个男人也没有出手,知道只是一场误会的他们或多或少有些失望。

    “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口述:婚姻的背叛者100

    见罗松脸『色』有些差,孙健道:“告诉我你买内衣给她的店铺的名字和位置。”

    “这时候应该关门了。”

    “告诉我。”

    “建设路中段,雪琪儿内衣店,内衣店旁边有一家面包店,对面是建设大厦。”

    “行,那如果我有需要的话,我会再联系你的。”

    “别再联系了,”说完,脸『色』难看的罗松加快步伐往前走去。

    罗松离开后,孙健一直在想着罗松之前说的话。

    说真的,如果没有发现妻子可能出轨的话,孙健对妻子的评价基本上也跟罗松差不多。但自从发现妻子出轨,而且又出现新的出轨证据后,孙健对妻子的评价大大改观,他甚至觉得妻子就像一个终日戴着面具的巫女,总是能让他觉得生活在美好之中。

    要不是那天妻子穿错内裤回来,说不定孙健还被蒙在鼓里。

    坐了片刻,思绪很『乱』的孙健起身离开。

    孙健要去内衣店问个究竟,所以他直接开车去雪琪儿内衣店。

    可让孙健失望的是,内衣店竟然已经关门。

    看来,他只能明天再过来一趟。

    要是内衣店里的人说有个男人陪着他妻子来买开裆裤袜和吊带袜,而这男人还不是罗松,那么必然是『奸』夫!

    回到李雪琳住处,孙健习惯『性』地推开主卧室的门。里面灯亮着,李雪琳却没有在,所以他又推开了次卧室的门,并看到李雪琳正靠着床头,他的宝贝女儿则躺在一旁,小手还搭在李雪琳大腿上。

    次卧室没有开灯,但借着洒进去的灯光,孙健看到床边放着一本格林童话。

    看来,刚刚李雪琳在念格林童话哄他女儿入睡。

    今天在店里,孙健就说过今晚要跟李雪琳同床共枕。至于女儿,孙健是说直接睡在次卧室。孙健是会跟女儿做口头约定,说这周在李雪琳这边住的事不能告诉妈妈。哪怕女儿说漏了嘴,孙健也可以说女儿是在这边睡,他自己则会去睡,早上才过来。

    至于妻子信不信,那是她的事,反正他妻子也找不到证据以证明他在这边过夜。

    嗯?

    这想法怎么跟他妻子那么的像?

    在孙健看来,他妻子很会说谎。每次说谎的时候,至于他找不到证据拆穿妻子的谎言,妻子就会义正言辞,甚至还拿夫妻信任来压他。

    而现在,孙健竟然为了掩饰出轨而想做类似的事。

    看来,他也不是个好丈夫。

    但至少,他是在妻子出轨后才出轨,所以他肩负的罪孽会比他妻子轻得多。

    李雪琳以为孙健会说话,所以看到孙健站在门前的她立马做了个噤声手势。

    以极慢的动作拿开苒苒的小手后,生怕吵醒苒苒的李雪琳简直像做贼般往外挪。安全下了床后,替苒苒盖上被子的李雪琳这才拿起格林童话走出次卧室。

    掩上门,李雪琳问道:“苒苒是不是生病了?”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