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93章 可怕坦白
    

     网“假如你约了其他男人的老婆见面,见面的时候发现是她老公来,你难道不会找借口吗?”

    孙健当然会找借口,以确保自己不会被打。既然他都会找借口,那男人会找借口也在情理之中。至于男人为什么突然跑掉,这也很好解释。如果男人不跑,岂不是马上就要挨揍了?如果孙健是一个比较瘦的男人,在遇到情人那长得非常壮硕的丈夫时,孙健也会跑掉。

    毕竟,抢别人搞别人老婆会被绝大部分的人所唾弃,所以哪怕被揍得半死,也没有人会替你说半句好话。

    这么说来,妻子没有出轨了?

    孙健原以为奸夫是吴泉或是妻子前男友,但妻子的解释已经将前男友是奸夫这个可能性否决。尽管都是他妻子的片面之词,但在逻辑上成立的可能性比较高。最重要的是,妻子前男友发短信说“给你曾经给过的温暖”,这意思是说他们分手后都没有亲热过吧?

    曾经给过的温暖?

    脑海里出现这句话后,孙健当即皱起了眉头。

    孙健并不知道妻子有前男友,他一直认为他是妻子的第一任。加上妻子前男友说了如此暧昧的话,这是不是可以推断出他妻子在大学的时候跟前男友经常亲热,甚至还坦诚相见?

    尽管妻子的第一次是给了他,但一想到妻子那完美的身体曾经被男人碰触过,孙健还是有些不舒服。

    孙健还想问妻子跟前男友之前做了什么,但他又觉得他的想法有些幼稚。

    现在男女结婚之前一般都有交过男女朋友,其中绝大部分还跟前任发生过关系。而他妻子跟他第一次欢好还流出了血,这足以证明他妻子是个很不错的女人。

    想到此,孙健决定不再纠结妻子跟前男友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反正,只要他妻子现在没有跟前男友胡来就可以了。

    但,孙健又担心妻子其实跟前男友藕断丝连,而且还献出了身体。因为他完全可以认为妻子之前是在撒谎。这种谎言被揭穿的可能性非常低,因为她将所有曾经发生的事的时间都说了出来,就连表面干的事也说了出来,但就是没有说出真正发生的事。就比如那晚他偷听到的内容,他完全可以理解为妻子的前男友求欢,但他妻子说得先去厦门。所以在他妻子回来的那天晚上,他妻子才会跑出去跟前男友见面。

    不过,想到一个细节,孙健倒是信任了妻子几分。

    要是妻子跟前男友旧情重燃,那么那天早上在他妻子公司门口,他妻子不可能那么用力地甩开前男友的手,这足以证明他妻子很介意跟前男友有肢体上的接触。

    至于吴子龙说他妻子一直搂着前男友的胳膊,这也可以认为是吴子龙在添油加醋,目的就是游说他加入夫妻交换的大阵营!

    很多时候,只要想通了,就会对另一半放一百个心。

    尽管孙健还是很介意妻子待在那家公司,但他确实比之前更加相信妻子,所以对于今晚妻子差点被玷污一事,孙健觉得责任全在他身上,所以他搂住了妻子杨柳腰。

    被丈夫如此搂着,重获信任的苏柔破涕为笑,并道:“我手机不知道丢哪里去了,你打一下。”

    “已经被你分尸了,打了也没用,”看着眼前那块电池,孙健当即猫腰去找手机。

    孙健找手机的同时,同样猫着腰的苏柔也在找,并从地上捡起了一张手机卡。

    找到后盖后,孙健又在不远处找到了手机。见手机卡并没有掉出,手机屏幕有一道不是很明显的裂痕,孙健道:“明天我去买一部新手机给你,苹果5s怎么样?”

    “就是打打电话发发短信,没有必要用那么好的,你买个一千块左右的国产机给我就可以了。”

    “我们现在又不缺钱,干嘛不买个好点的?”

    “不缺钱不代表可以乱花钱啊。”

    “嗯,那我明天买一部质量好一点的给你。”

    笑出声,依偎在丈夫身上并往前走的苏柔问道:“是打算买回来让我继续摔吗?”

    “偶尔总会不小心掉到地上的。”

    “这倒是,”嘟起嘴吧吐出一口气,苏柔道,“老公,从现在开始,我们都要好好的信任对方,绝对不能怀疑对方。然后呢,我们也不能吵架,我们要开开心心一辈子。等过个二十年,已经满脸皱纹的我们还要看着女儿出嫁,并帮女儿带孙子。”

    “为什么不是孙女?孙女不是更可爱吗?”

    “但亲家保证更喜欢儿子啊!”

    “你说我们是不是想得太远了?”吻了下妻子的薄唇,孙健笑道,“苒苒现在才四岁,我们却聊着她生孩子的事。要是以后说给苒苒听,苒苒都怀疑我们是想把她早点嫁出去。”

    “这叫憧憬未来,只有对未来充满了憧憬,我们才能更有干劲。”

    “对了,你的手机有没有在用存储卡,刚刚放存储卡的卡槽里没有存储卡。”

    “我没用手机听歌和看电影,也不玩游戏,所以这手机本身的储存就够了,没有必要买存储卡。”

    “也是。”

    边聊边走到家门前,孙健从口袋里摸出了钥匙。

    因为之前被那男人压着,所以走进家门后,苏柔拿着一套前几天刚洗干净的吊带睡裙去洗澡。

    等苏柔洗完澡出来,天都有些亮了。

    走进卧室,见丈夫正靠着床头玩手机,苏柔顺手拿起了自己那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见已经快五点,苏柔都担心待会儿会睡过头,所以在给自己定了个闹钟后,她这才躺在丈夫的臂弯里。

    温存片刻,苏柔问道:“你会不会讨厌我?”

    “因为你骗了我这么多次吗?”

    “不是,”摸着丈夫那结实的胸膛,苏柔喃喃道,“因为我刚刚被那个人碰了。之前在派出所的时候,我其实不想说得那么详细,但那个民警又叫我要说得非常详细,然后你不是都听到了吗?我的胸被那个男人揉了,然后那男人还隔着内裤一直搓我下面。要不是我拼命反抗,我可能都被他强吻了。我是属于老公你一个人的,现在发生了这种事,你一定会觉得我很脏,甚至都不想碰我,对不对?”

    “上次你坐班车去顺昌出差的时候,你不是也被碰了?”摸着妻子那绝美的面庞,孙健继续道,“反正在我看来,只要不是你主动的,那我都会原谅你。所以哪怕发生了今晚的事,我也不会觉得你很脏。最重要的是,今晚的事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忘记锁门,他根本进不来。”

    “可我确实被碰了,而且被上次还严重。”

    “别想七想八的,反正我还是会像当初那样对你就对了,”停顿了下,孙健问道,“刚刚他说你被他摸得乳头都充血硬了起来,这是不是真的?”

    沉默片刻,苏柔小声道:“我想说不是真的,但刚刚真的硬了,而且下面好像还湿了。”

    妻子这回答让孙健胸口有些闷,但让他最不安的是,当他听到妻子说下面湿了时,他那软趴趴的玩意竟然在一瞬间觉醒,而且硬得好像要胀裂般!

    这是不是说明,他内心其实期待妻子被人强奸?!

    得出这个结论,孙健变得极度不安。

    妻子应该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他怎么能有这种荒诞的想法?

    “老公,其实我是想说没有的,但我又不想欺骗你,”搂住丈夫后,苏柔继续道,“这应该算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吧。就比如随便哪个女的摸你下面,你也会硬。所以随便哪个男的摸我下面,我也会湿。”

    “那……那天在班车上,你湿了没有?”

    “当然没有,他刚碰到我那,我就醒了,哪会像今晚这样。”

    见妻子说得如此轻松,孙健还真担心妻子会爱上这种感觉!

    所以,他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小柔,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我回来晚了,而你已经被他那个,那你会不会慢慢变得舒服,然后顺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