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9 事后
    身后传来阵阵惊奇的议论声。

    “谁这么牛?这支银针竟然穿透了这个倒霉鬼的脑门,这需要多大的力道才能办到?”一个跟随李铮赶过来的特警围着阿卜杜拉的尸体看了半天,对他脑门上的银针尤其关注。

    心里暗自比较了一下,如果是自己,虽然也能把这支银针穿进人的脑袋,但绝不可能进入这么深。

    所以,这支银针引起了众人的极大关注。

    道。

    “是啊!这支银针的力量可不小,要不然也不会只lou出一小截尾巴了。”

    旁边一人附和“看来这人的准头也挺高,你看这家伙的眼睛上也有一支银针,看样子这支银针应该和脑门上的那支时同时射出的。

    一支中脑门眉心要害,一支直中右眼,真是神乎其技啊!”没理会大伙的议论,李铮步跑向树后的那具尸体。

    不是。

    这是一个长着异域相貌的男子,被人一枪爆头干掉的。

    李铮的心稍微安定了点。

    “头,这里有一具尸体。”

    一个警察对着自己的队长喊道。

    李铮也听到了。

    刚刚有点安定的心又剧烈地跳动起来。

    李铮飞地朝喊话的警察那里跑去。

    李铮这样跑来跑去反常的行为终于引起了众特警的注意,大伙放弃继续观察眼前的这具尸体,跟着李铮跑去。

    “头,怎么了?你在找人?”一个特警跑到李铮身边问道。

    对于这位特警的问话李铮根本没搭理,他现在心里充满了焦急和后悔。

    看到银针,李铮就知道和这伙人对峙的是林可凡,但看到现场一片狼藉,尤其是树上的大洞和周围杂乱的碎石,就可以想象造成这一切的武器威力是如何的巨大。

    林可凡手上是没有任何武器的,这一点李铮可以肯定,那么造成现场这一切的武器,必然在林可凡的对手手里。

    面对这样凶悍的武器,林可凡能够安然无恙吗?“不是”。

    这家伙是死于一支正中眉心的银针。

    死者的长相和刚才那家伙一看就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死者眉心一支银针闪着寒光,一丝血迹顺着眉心淌到了脸上,在脸上留下了一抹令人心悸的血线。

    仰面躺在地上,毫无焦距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显然死者对自己的死亡非常意外。

    这死者身边没有任何的武器,这显然不合常理。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武器被杀死他的人拿走了。

    拿走死者武器的人显然不会是他的同伴,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武器被杀死他的人拿走了。

    这个人除了林可凡,没有别人。

    有了武器在手,怎么还要用银针对敌呢?这个死者和另一边的家伙显然不是同时死亡的,那个死者手边有武器,而这个家伙身边却空空如也,那么合理的解释就是这家伙是先被林可凡杀死的,然后林可凡拿走了这家伙的武器。

    用这把武器把那躲在树后的家伙一枪爆头干掉,再然后碰到了先前看到的那个拿枪的家伙。

    可那拿枪的家伙为什么又死在银针下了呢?林可凡又为什么不用枪转而用银针杀敌?李铮综合面前的所见,很就推理出了事情的大部分真相。

    可林可凡人在哪里?如果他没事,没理由现在还不和自己联系啊?“和自己联系!”这个念头刚闪过脑海,李铮恍然大悟般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飞地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千万要通啊!”李铮此刻心里直打鼓,然后就开始处于焦急的等待之中。

    通了,终于通了。

    听着电话里传出的音乐声,李铮心中大喜。

    “头,这里又发现了一个人!”正在等待对方接电话的李铮听到距离发现第一个家伙的地方不远处有一个警察扯开嗓子高声喊道。

    李铮正在等林可凡的电话,并没有向刚才那样跑过去看。

    “你哪位?”突然从话筒里传出一个粗声粗气的问话。

    李铮被这一句话问得愣了一下,随即就知道接电话的人不是林可凡本人,但这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抬头向不远处望去,李铮看到刚才大喊发现了一个人的警察手里正拿着一部手机。

    合上手机,李铮此刻感觉心跳的飞。

    他听出来了,接自己电话的正是不远处的那个警察。

    那警察手里拿的是林可凡的电话!跑到那警察那里,李铮劈手夺下他手里的手机。

    定睛一看,正是和林可凡使用的手机一模一样。

    感觉手里一轻,那接电话的警察转头一看,一个年轻人正盯着从自己手里夺去的手机仔细地看着。

    而那年轻人正是给自己头看了一下证件就被允许进入案发现场的人。

    “这手机哪来的?”李铮眼含煞气地问道。

    被李铮的眼神吓了一跳的警察不由自主地指了指身前的灌木丛说道:“从那个死者身上拿的。

    我刚发现他的时候,他身上的手机刚好响了,所以我就接了,这样通过给死者打电话的人我们可以速地确定死者的身份,这有利于我们破案。”

    没听那警察在一旁絮絮叨叨地解释,李铮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人。

    在旁边的一个灌木丛里,隐隐约约地lou出了一个身影。

    刚才大家都被离这不远的死者给惊住了,没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前。

    蹲下身子,小心地扒开身前灌木丛,一张熟悉的脸庞lou在李铮的眼“小林!”从李铮的身后传来了一声惊奇的喊叫声。

    那帮特警跟着李铮也赶过来了。

    其中一人从李铮的身后探头看了一眼,没想到看到躺在灌木丛中的人让他大吃了一惊。

    “什么?竟然是小林?”跟在后面的特警听见前面同伴惊喊,呼啦啦地立刻围了上来。

    “真的是小林。

    他怎么会在这里?”看清地上的人,大家都忍不住喊了出来。

    “吵什么?”李铮一声怒喝让身后的特警们都闭上了嘴,但大家脸上都布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昨晚还和大伙在一起喝酒,把自己这帮号称海量的战友都喝爬下的小林怎么会在这里?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小林胸前血乎乎的样子,应该受了不轻的伤,就是不知现在是生还是死。

    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在林可凡的鼻子前探了探,没有呼吸。

    李铮的心开始往下直沉。

    不死心地他又把手指摸上了林可凡的颈动脉处。

    没有脉搏!李铮感觉已经绝望了。

    刚要收回手指,突然一丝轻微的跳动通过手指传了过来。

    没死!李铮的心又剧烈地跳动起来。

    赶紧又仔细地探了探林可凡的脉搏。

    一丝轻微的脉搏良久才跳动一下。

    “,叫救护车!”李铮头也不回地吩咐道。

    看着脸上毫无血色的林可凡,李铮已经知道他昨晚肯定是经过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杀。

    因为就在等待救护车的时候,第四具尸体在不远处的一栋楼房上发现。

    发现最后一具尸体的不是警察,而是被呜呜直叫的警笛声吵醒的居民。

    被警笛声吵醒的居民此刻知道外面已经有大批的警察来了,所以又有人大着胆子走出了房门。

    现场都被警察给围住了,不能走近围观的居民只好上到天台,想看看刚才传出巨大响声的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曹海刚走上天台机发现有一个人爬在女儿墙上。

    本以为自己是第一个走上天台的,没想到还有人比自己胆子大啊!就是不知这哥们什么时候上来的,都看到了些什么。

    “嗨!哥们,行啊!胆子挺大的。

    什么时候上来的?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看清了吗?给兄弟讲讲。”

    曹海毫不介意的朝那爬在女儿墙上背对着自己还在往楼下瞧的家伙问道。

    步。

    “哥们,刚才的响声真TMD的太吓人了,你看到了是什么发出的声音吗?”没听到对方的回答,曹海心里有点不悦。

    ‘牛什么牛,不就是比老子早上来一步吗?要不是老子家人拉住老子。

    老子也早上来了。

    否则还需要问你吗?’曹海在心里不停地腹诽道,朝比自己先一步来到天台的家伙那里又走进了几“哥们,别不吭声啊!不会是吓傻了吧!”曹海朝仍然趴在女儿墙上的家伙肩上拍去,嘴里还在说着:“下面什么情况?让兄弟也看一下。”

    说着,身体挤在那家伙身边向楼下看去。

    “乖乖,这么多警察啊!一定发生了大事情!”曹海看着楼下不远处到处都是警察,忍不住兴奋滴说道。

    没听到身边人的回答,曹海心里更加不悦了。

    忍不住侧头看了一眼身边装酷的家伙。

    曹海把这人不回答自己的话认为是在故意装酷。

    这侧头看了一眼,立刻让曹海魂飞魄散。

    因为身边沉默不语的家伙此刻应经是个死人。

    在他的脑门正中央有一个清晰的血洞,从血洞里流出的血糊满了他的半边脸。

    此刻已经凝固的血让这张脸看起来充满了血腥和狰狞。

    “啊……!杀人了……!”一声凄厉的喊叫声划破了天空,同时也引起了楼下正在搜寻的警察的注意。

    ————————————————————————————?!PS:各位书友,水泊又开了本新书《推手》,感兴趣的书友可以去看看,同时顺便收藏一下。

    书刚开头,希望各位能先收藏,然后养肥了再杀。

    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