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6 一块石头引发的
    收敛心神,将心中那些负面的感情全部赶出去。这一刻阿卜杜拉感觉自己又成了那个让敌人胆寒的杀手,一股豪气在心中蔓延开来。

    感觉对手的杀气突然浓烈起来,林可凡疑惑地停下了脚步。刚才明显地感觉到对方无论是气势还是情绪都有强烈的波动,而且是那种向下低落的波动,怎么这么一会的时间就发生了不一样的变化?

    作为杀手,阿卜杜拉明白信心的重要性。如果一个杀手在接到任务后都没有信心,那么还不如放弃的好,这样起码可以活下去。否则,有多少死多少。

    感觉信心又回归自己的身体内,阿卜杜拉开始隐藏自己的气息。

    作为杀手,另一个重要的技能就是隐藏自己的气息,让自己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这样才能瞒过对手的追查,从而在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发起致命的一击,完成任务。

    感觉对手的杀气渐渐淡了下去,林可凡不但没有任何欣喜的感觉,反而心头的危机感更加凝重。

    ‘这是一个不知已经杀了多少人的老手。’林可凡在心里速地判断道。既然如此,那就比一下谁能在这场不死不休的搏杀中胜出吧。

    这一刻,林可凡感觉自己的血在燃烧。这几年安逸的生活过多了,一身功夫和真气再没有丝毫的寸进。希望通过这次刺刀见红的面对面的搏杀,能让自己找回那久违的激情,从而找到新的突破机会。

    紧了紧手里的狙击步枪,林可凡依kao周围的环境和地势慢慢地向对方kao近。既然自己的经验不如对方,那么就尽量缩短自己和对方的距离,彼此面对面的搏杀,林可凡相信自己绝不会输给对方。

    虽然感觉对方在朝自己kao近,阿卜杜拉却没有丝毫后退的想法。在他看来,这也是和对方的一种较量。意志和胆量的较量。

    没有林可凡那超人的感知能力,阿卜杜拉也依kao自己多年来积累下来的经验,依kao地势和林可凡采取了相同的做法——向对方接近。

    直到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举动了,林可凡停了下来。在这个距离内,自己可以察觉对方的一举一动,而对方却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kao着直觉,阿卜杜拉在林可凡停下来的瞬间也停了下来。凭直觉,他感觉这是自己最适合袭击对方的距离。再近的话,自己可能也成为对方的靶子。

    阿卜杜拉的直觉放在以前的对手身上来说无疑是非常成功,正是kao着这种天生的直觉,他躲过了对手的察觉从而发动致命一击。

    奈何,他这次的对手是不能以常理来看待的人,在他感觉自己很安全的时候,其实已经不安全了。林可凡强大的感知能力是他所不能理解的。

    感觉到对方的一举一动,林可凡找了一个自认为十分有利的地方,将身体隐藏进去。

    阿卜杜拉也根据自己的经验,将自己的身体隐藏了起来。林可凡感受到对方的举动,不由得在心里暗赞了一声‘高明’。

    因为阿卜杜拉躲藏的那个地方,正是林可凡所躲藏的地方进行射击时一个最难以命中目标的地点。不愧是经过了多次亡命行动的高手。

    感受不到林可凡的方位,但是凭经验,将周围的地点通过瞄准镜观察了一遍,阿卜杜拉找到了几个自认为对方可能躲藏的位置。

    林可凡正是躲藏在他认为的其中一个地点中。

    现在大家开始比拼的就是耐心了。

    对林可凡有利的是,他可以慢慢将时间耗到天明,从而通过电话将住在酒店里的李铮等人唤来,形成对对方的包围之势。

    但对林可凡不利的也是这一点,因为天亮的时候,路上必然会出现行人。对方可以不顾普通人的性命,但林可凡却不能不顾及。

    时间对双方都是优势也都是劣势。现在就看双方是怎么考虑的了。林可凡希望对方只考虑到对其不利的一面,否则,这条路上又将会多几条冤魂。

    阿卜杜拉这次的任务就是击杀林可凡,对于其他的倒没有考虑太多。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渐渐焦灼起来,虽然他不介意多收割几条人命,但任务如果不能完成的话,则将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添上失败的一笔。

    人命可以毫不在乎,但失败的记录却是阿卜杜拉所不能忍受的。

    其实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坚持的东西,无论是罪大恶极的恶棍,还是与世无争的世外高人,在这一点上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各自坚持的东西不同而已。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阿卜杜拉开始沉不住气了。将手里的狙击步枪朝两边转动了一下,判断对方最有可能隐藏的地点。经过一番比较,阿卜杜拉下定了决心,将瞄准镜对准一个地方后。然后只见一片黑黑的头发从一个石雕后面lou了出来。

    ‘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就给你创造一个合适的机会。’这正是阿卜杜拉现在的想法。

    感受到对方的一举一动,林可凡差点笑出声来。

    阿卜杜拉没想到林可凡又这么变态的能力,竟然能够知道自己刚才故意lou出的头发只不过是一个道具,而他自己本人则已经将头偷偷地从另外一侧探出,观察着对方的举动。如果林可凡上当,把道具当做了真人而开枪的话,阿卜杜拉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在刹那间锁定对方的位置,从而射出致命的一击。

    等了半天对方毫无反应,阿卜杜拉有点郁闷。难道是因为天色太黑,对方没有看到?想到这里,阿卜杜拉把道具又往外伸了一点,希望这一下林可凡可以看清楚。

    阿卜杜拉不敢把道具一次性地往外伸的太多,否则被对方识破就得不偿失了。可是他没想到,即使他把整个道具都伸到外面,只要本人不lou出一点机会,林可凡仍然不会有任何动作的。

    等了半天,对方仍然没有任何的动作,阿卜杜拉不得不承认这次使诈的行为失败了。

    收回道具,任阿卜杜拉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在以往的行动中,这样的诈术使过不止一次,每次都能收到令他满意的结果。

    看来这次行动真是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对上了错误的人。早知如此,还不如去美国西海岸晒晒太阳,享受一下美好的生活呢。

    刚刚鼓起的信心此刻又有点低落。

    看着天色已经开始朝着发亮的方向行走,林可凡的心情有点焦急了。再过不久,清洁工人可就开始出来工作,如果他们发觉石雕后有一个拿枪的家伙,等待他们的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好吧,那我们就开始真正的较量吧!

    林可凡不想再等下去了。感受了一下周围那些地方在自己行动时能够掩护住自己的身体后,林可凡开始运行全身的真气。

    一道人影闪电般地从一面墙角后窜出。然后在刹那间又隐入一片黑暗之中。

    林可凡这样的举动法尔让阿卜杜拉有点措手不及。他想不通为什么对方在明明局面占优的情况下法尔先沉不住气,抢先动了起来。

    林可凡这一下虽然距离阿卜杜拉近了些,而且开枪的地形也比刚才有利些,但同时他也暴lou出自己隐藏的地点,给了阿卜杜拉很好的机会。

    轻轻挪动了一下身体,一块石头从身边向一旁滚动。

    ‘对了,既然开枪达不到人,我还可以用其他的方法把对手惊出来吗!’看到身边的石头,林可凡眼前一亮。

    轻轻拍了拍脑袋,林可凡有点懊恼。这么简单的事情竟然没有想到,看来都是酒精惹的祸啊,以后绝不再喝过量了。

    捡起石头,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大小正合适。

    紧盯着林可凡方向的阿卜杜拉突然看到一个黑影向着自己的方向飞来,吓了一跳。对方手里难道还有炸弹?

    很他就排除了这种可能。

    那道黑影的速度很,角度也很刁钻,在飞到半空中后,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掉落下来,在阿卜杜拉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准确地命中了他的脑袋。

    被一块石头砸中脑袋,而且这是块所带的力量还不小,能不痛吗?这一刻,阿卜杜拉的眼中的泪水立刻流了出来。

    ‘MD,太欺负人了!’从没遭遇到这种诡异袭击方法的阿卜杜拉连骂娘的心思都有了。这完全是赤果果的羞辱啊!

    这一刻,摸着脑袋上鼓起的一个大包,阿卜杜拉以往的沉着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冲动,骂街的冲动。

    林可凡笑呵呵地感受到对方的愤怒。不怕你不愤怒,你只要一愤怒,就会冲动,lou出破绽的可能性就越大。

    捡起刚才掉落在自己头上的石头,阿卜杜拉非常生气的朝林可凡的方向扔了过去。虽然明知不可能像对方那么好运命中目标,但至少让这颗看起来碍眼的石头消失在自己的面前了。

    ‘咦?送武器过来了?还想被同一颗石头打中第二次吗?“看到掉落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石头,林可凡暗自乐到。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