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5 逆袭
    ‘看来为了杀自己,对方可是下了血本!’林可凡自嘲地笑了笑。

    ‘好,既然你们现在不动,那就该我反击了!’林可凡用右手在自己的左肩膀上受伤的部位旁点了几下,控制住出血。稍微活动了一下左臂,虽然有点不灵活,但已经无大碍了。

    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掏出一套银针,挑出几支比较粗、硬度较大的,扣在了右手中。

    沉下心,开始感知对方几人和自己的距离。离自己最近的家伙在什么方位,和自己之间有什么遮挡物可以让自己在接近对方之前不受伤。

    看清楚地形后,林可凡深吸一口气,让因酒精而显得有点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

    估量了一下到达能够击杀离自己最近家伙的时间,林可凡决定不再等待了。将全身的功力运转到极致,只见一道人影犹如闪电般的从一座石雕后面窜出,在对方三人反应过来之前又消失在距离二十米远的另一座石雕后面。

    在这一愣神的功夫,那闪电般的人影再次闪动,距离墙角的家伙越来越近。

    三个联合袭杀林可凡的家伙意识到情况不妙,立刻收起刚才的盲目乐观情绪,拿起手里加了消音器的狙击枪,朝向林可凡身影闪动的方向瞄准。

    大大地呼了一口气。刚才的极限闪动耗费了林可凡不小的精力。再次估量了一下自己和躲在墙角那家伙之间的距离,林可凡再闭上眼睛感受一下三支狙击步枪瞄准的方位,结合自己在使用狙击步枪射击时一些体会,测算一下他们在刹那间可能射击的部位。

    不得不说这三个家伙选择伏击的方位十分巧妙和有效,林可凡经过测算,无论自己采用哪种方式,都不可避免地要再次受伤。除非自己有光一般的速度。

    既然受伤不可避免了,那就选择一最轻微的受伤部位吧。紧了紧手里的几支银针,鼓足真气,林可凡的身影再次从石雕后窜出。不过这次不是直线型,而是采用折形的前进方式。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身影,林可凡捏住一根银针,随时准备激射而出。

    看到林可凡竟然是冲着自己而来,躲在墙角后的家伙不但没有丝毫的惊慌,反而lou出一副嗜血般的狞笑。‘看来这个和组织屡屡做对的家伙马上就要死在自己的枪口之下了。回去后一定会受到奖赏的。’这么一瞬间,躲在墙角后的家伙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正被一群组织里的美女所包围着,享受着齐人之福。

    从容不迫地瞄准林可凡的心脏,手指没有丝毫颤抖地扣动了扳机。

    随着距离的逼近,林可凡已经可以看到躲在墙角后的家伙脸上的表情,甚至连他那嗜血的狞笑也看在眼里。

    距离更加地近了,林可凡看到对方黑洞洞的枪口正指向自己的胸口。从对方lou出的半边脸上,林可凡看到了几根黑黑的鼻毛从那蒜头鼻孔中挣扎地冒了出来。

    就是这个时候。在对方刚扣动扳机的瞬间,林可凡身体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跃起,右手中的银针激射而出,向着对方的眉心间破空飞去。同时,林可凡在半空中扭动身体,本来看起来就很别扭的身体姿势现在变得更加古怪。

    不过这种古怪的姿势正好让林可凡避开了对方子弹射向自己身体的要害部位。

    在瞄准镜里刚瞄到一股血花从林可凡的身体上冒出的时候,躲在墙角后的家伙就感觉眉心一阵刺痛,身体向后仰面倒下。最后的意识是:TMD这是怎么回事?脑袋怎么这么痛?

    世上又多了一个死得不明不白的糊涂鬼。

    kao着惯性,身体在半空中向前滑行了一段距离,刚好落在那个死不瞑目家伙的旁边。听着身后破空飞行的子弹声,林可凡伸手抓起掉落在地上的狙击步枪,身体一个速翻滚,隐藏在墙角后面。

    “噗、噗”两声轻响,原本枪支掉落的地方和墙面上多出了两个弹孔。要是林可凡再慢上哪怕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他的后背和右手腕上就要增添两个弹孔。

    摸了摸左手臂膀上新添的伤口,林可凡龇了龇牙,轻吸一口冷气。

    这么近的距离中弹可不是好受的,子弹把左臂打了个对穿,好在没有伤到筋骨,不然麻烦就大了。

    将真气运转到伤口处,止住出血和减轻点痛感,林可凡用右手拿起狙击步枪。现在有枪在手,生存的希望大增。

    kao在墙后,默默地感知剩下几人的动静。不知是不是因为突然失去了一个同伴的缘故,剩下比较kao近的两人居然暂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反而是离的比较远飞家伙正向这里速地接近。

    睁开眼睛看了看倒在自己身边的家伙,典型的西独组织内部成员的相貌。在这个倒霉鬼的衣服口袋里翻了翻,不出所料,什么东西也没有。

    既然敌人不动,那就自己来吧。看了看身后通向不知何处黝黑的小巷,林可凡拿着枪,向后走去。

    他准备迂回到敌人的后面,要从被猎杀者转变成猎杀者。

    一边通过精神力感知周围的情况,一边不停地在四通八达的小巷里改变前进的方向。

    七绕八绕之后,那个在屋顶埋伏有狙击手的大楼出现在林可凡的眼前。

    选择这个距自己比较远的家伙先下手,就是为了不惊动那个躲藏在树上的家伙。

    通过精神力感知到,可能半天没见林可凡有什么动静,本来躲藏在屋顶柱子后的家伙有点疑神疑鬼了,不知不觉地探出了半个脑袋,不停地向四周探望着。

    好机会。站在这个角度,林可凡刚好看到楼上的家伙lou出的半边脑袋。提起枪,瞄准、屏住呼吸,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从瞄准镜里看到一蓬液体从楼顶那家伙lou出的半个脑袋上喷起。

    向四周瞄了瞄,不知这子弹击出的轻微响声有没有让躲在树上的家伙听到。林可凡顺着房屋的墙边,向躲在大树上的家伙kao近。

    看来刚才击杀躲在屋顶家伙的行动已经惊动了躲在树上的家伙。这家伙可能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不安全了,正小心翼翼地顺着树干往下爬。爬往下爬两下,就停下身形观察一下,看有没什么危险,确认自己安全后,再往下爬一小段距离,再观察一下。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即使在这生死关头也让林可凡有点忍俊不禁。

    这哪里像是一个杀手,完全就像是半夜偷偷溜出来准备偷东西的小贼。

    趁着对方忙着逃命,林可凡速地接近。等对方顺利地站到地面上的时候,林可凡已经选好了一个极佳的位置,就等对方的疏忽了。

    溜下大树的家伙没有立刻改变躲藏的地方。先是趴在地上,静静地听周围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响声,然后小心翼翼地朝四周张望一下。确认没有什么危险后,仍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继续趴在地上,不知是在等待援兵还是怎的。

    估计这个家伙还不知道林可凡已经清楚滴感知到那个正向这里逼近的家伙了,他可能还在想着和赶来救援的同伴来一个前后夹击的袭杀行动。

    感受到正往这里赶来的家伙越来越近,林可凡不想继续冒险了。先解决眼前这家伙,再集中精力对付赶来的家伙吧。因为这个正赶来的家伙给林可凡一种非常危险的疯狂气息。

    既然你躲在树后装死,那我就把你赶出来。

    端起枪,聚精会神地瞄准。虽然那家伙躲在了树后,但是大树的体积却不足以将他整个身形遮挡地严严实实,不知是疏忽还是视线的缘故,林可凡刚好看到那家伙的半只右脚lou在了外面。

    随着一声轻响,就见躲在大树后的家伙右脚速地抽动一下,然后听到一声压抑地惨叫。可能一时心急,光顾着查看自己的伤势了,躲在树后的家伙扭动了一下,支起半个身体,向自己的右脚看去。

    机会。看着一闪而过的半个脑袋,林可凡果断地开枪。一声重物坠地的声音从树后响起。

    不用去查看,林可凡相信自己刚才一击绝对没有失手。

    只剩最后一个了。

    正在向这里赶的家伙突然停止了前进的步伐。刚才的响声显然传进了他的耳朵里。就是不知开枪的是同伙还是自己猎杀的对象。

    将身体速躲在路边低矮的绿化带里,潜伏身体静静地听听还有没有什么异响。

    阿卜杜拉是西独组织的王牌杀手,已经为组织出动了不下二十余次,扫清了二十余个阻挡西独组织发展的家伙,从无失手的记录。不过,在这个漆黑的夜晚,他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阿卜杜拉心里在激烈地交战着。是继续完成任务,成就自己不败的神话,还是顺从自己的感觉,带着一次失败的记录远离这里?

    “就不信自己会输给一个小毛孩。已经击杀了自己三个同伴,现在对方的心理估计已经很疲惫了吧!”阿卜杜拉想了想,给自己找了个安心的理由,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让自己不败的记录继续延续下去。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