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1 演戏
    各位观众,我是尹慧珍,是尔电视一台的记。广场给您做现场报道。

    今天在这里生了一起……”站在摄像机镜头前,尹慧珍滔滔不绝地说着。“下面我们采访一下当事人”尹慧珍拿着话筒,款款地向坐在地上的獐头鼠目的家伙走去。

    “小姐,现在好像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吧?现在病人需要的是紧急救治而不是采访。难道主持人小姐认为抢救病人比掘新闻还要重要吗?”林可凡看着主持人那张越来越得意的面孔,突然出现在摄像镜头里,对着尹慧珍毫不客气地说道。

    “……”

    尹慧珍和摄像正在为掘到爆炸性的新闻而高兴,突然闯进镜头的家伙把她的好心情全部破坏了。但是对方穿的是白大褂,而且说的也有那么一点道理,顿时让尹慧珍进退失据,站在那里张口结舌不知说什么好。

    林可凡说完后,不再理会站在那里的主持人,蹲下身子,用韩国语对獐头鼠目的家伙说道:“先生,现在感觉好了点吗?”獐头鼠目的家伙看问话的是一个年轻人,露出了一丝惊的神情。但是这个年轻人的韩国话说得很流利,而且胸前也没有可以表明身份的胸牌,以为问自己话的年轻人是哪位专家的学生,立刻又开始“哎呦……哎……”地不停哼哼起来。

    “看样子疼的还挺厉害,要不然我帮先生您”林可凡脸上露出笑容,和蔼的问道。

    “那就麻烦您了”。獐头鼠目的家伙在事先就知道现在应该有一位本国的专家出面帮自己检查治疗了。现在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虽然看年龄绝对不像是专家级别的,但是他还以为剧情有了新的变化。派一个年轻人出场,不是更能做一个对比吗?

    现在让一个本国的年轻人帮自己看病,无论待会这位年轻的医生对自己做了什么,都要装作疼痛立刻减轻了许多地样子。‘一位本国的学徒把华夏来的专家治失误的病治好了,不是更能体现我们大韩针灸医术的水平吗?这样岂不是更能让华夏中医专家丢脸吗’。这家伙在心里暗暗地想到。

    尹慧珍被这位和当事病人说话地年轻人抢白了一顿后,正想我找个理由对对方展开还击,但是一听到对方一口流利的韩国话,又立刻打消了刚才的想法。转过头示意摄像给这个年轻人一个特写镜头,然后装作深情款款的样子对着镜头煽情地说道:“看看,这就是我们大韩的医生,他们是多么地敬业啊!就连一位年轻的医生都时刻把病人的安慰放在第一位,让我们向他们表示致敬!”

    林可凡听到尹慧珍地话。不屑地撇了撇嘴。不过现在正好借用她地宣传为自己造势。待会知道了真相后。只怕她会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嘴巴。

    而坐在地上獐头鼠目地家伙听了主持人小姐地话后。更加相信现在蹲在自己面前地年轻人是事先安排好地一个托。他地出现就是为了给华夏中医专家更大地打击。

    獐头鼠目地家伙更加坚定了配合面前地年轻人演好这场戏地决心。

    “那我先为你号下脉”林可凡说完。将手指放在他地右手腕上。闭目开始为他号脉。

    獐头鼠目地家伙看林可凡这么性急地抓住自己地手腕。以为林可凡是想趁热打铁。趁着人群情绪激荡地时候。好快点给自己治好。这样才能更加现实出华夏来地专家地无能。于是打起精神开始配合。

    林可凡用真气在他地身体里游荡了一圈。除了有些肾虚。身体基本上还比较正常。当然。他地右腿膝盖还真是有点问题。不过不像是受凉了。而像是遭到了撞击。因为他地膝盖半月板上有一丝细小地裂纹。要不是因为真气地缘故。林可凡可能也无法现这一丝裂纹。它实在是太细微了。

    不过这一丝裂纹倒还不至于让他感到有什么不适。看来刚才的疼痛都是他装出来的了。

    既然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喊痛,那么不让这家伙尝点疼痛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林可凡将真气聚集在他的右腿膝盖处,使出暗劲,悄悄地在他的膝盖骨内部造成一道裂纹。现在没有任何反应,等到他哪天经过剧烈的运动后,才会让他感到突然的剧痛。

    獐头鼠目的家伙开始感到身体里像是有一丝热流在体内到处流动,十分地舒服,心里不禁想到,还是本国的医生医术非凡啊,别看医生这么年轻,但是帮人看病都让人感到舒服。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到膝盖内轻轻的一震,一丝针扎的疼痛传来,不过又立刻消失不见。时间短暂地让他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一样。

    “好了,先生,我现在要为您进行针灸了”林可凡不等这家伙有什么表示,拿出一支银针,朝他的肓俞**扎去,速度快得在旁边的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一支银闪闪的针已经扎在他的身体上了。

    林可凡出手如电,在他的志室**、曲泉**、膝阳关**和大陵**上也落下了银针,和马会长刚才取的**位一模一样。当然,林可凡这时是隔着衣服扎针的。具体扎准了没有,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

    看这么一位年轻人扎针的手法这么老练,出手的速度又这么迅捷,围观的各国专家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隔衣取**哦!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难度那是相当的大!

    李泽权会长也被主持人小姐给带进了误区,以为林可凡真的是国内某位专家的弟子,心中不禁暗自高兴。他的眼睛向周围自己认识的本国专家的脸上看去,想通过他们的神情来判断出这位年轻人到底是谁的得意弟子,到时候自己要给这个轻人的导师好好说说,让他对这个年轻好好培养一下。

    不过周围的专家除了惊讶的神情,还都没看出有其他的表情,让李泽权一时有些拿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