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9 现场治疗
    后确定去参加交流会议的人选是临海中医协会的马市中医院的胡华民院长和林可凡三人。

    马会长和胡院长都是中医针灸方面的权威专家。两人关于针灸的专著就有几本,有的内容还被列入中医学院的教材当中。

    马会长和胡院长去参加会议自然没什么好说的,至于林可凡这个毛头小伙子,很多专家看到他,只能叹口气。没办法,上面指派下来的,反对也没有用,只希望他前去不要给华夏的中医抹黑就行了。

    坐在大厅里,林可凡慢慢地喝着茶水,看着四周的人群。

    周围几乎全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甚至有七十来岁的。夹在一群老家伙中间,林可凡甚是显眼。不过大家都把他当作哪位专家的弟子了。

    趁着这次大会,有的专家把自己的弟子也带来了,让他们出来见见世面,和各国的专家结交一下。

    马会长在这里看到了许多老朋友,心情非常舒畅。不过有一点让他很无奈,因为林可坐在他的身边,大家都把他当作了自己的弟子。当着林可凡的面马会长又不好含糊其辞,只能一遍又一遍的解释林可凡并不是自己的学生,他也是这次华夏派出的参加交流研讨会的与会之一。开始大家还以马会长在开玩笑,不过一看他的尴尬和林可凡无奈的表情,都吃了一惊。这么年轻的针灸专家?难道又是一个出来混吃混合,公费旅游的家伙?显然华夏经常生这样的事情,很多时候外国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为了不再给马会长造成无谓地尴尬,林可凡端着茶水,走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坐了下来。

    “嗨,你也是来参加大会的吗?”刚坐下没一会,一个金碧眼、三十多岁地美女走了过来用半生不熟的中文问林可凡。

    “是啊。”看着这位走到自己身边的沙上坐下来地外国人,林可凡点点头打过招呼。

    “我叫爱丽丝。是法兰克福医学院地研究生。学地专业是中医针灸。我地导师是马汀黄。你也是学生吗?”爱丽丝看来是个自来熟地性格。一上来就先自报家门。

    “我叫林可凡。我是华夏南大地学生”林可凡笑了笑说道。

    “南大?那是华夏最高学府没错。但是好像没听说南大有中医专业啊?”爱丽丝看来还有点见识。面露不解地问道。

    “哦。我不是中医专业地学生”林可凡随意说道。

    “那你为什么……?”爱丽丝看着林可凡。突然像是恍然大悟地样子。再看向他地目光中就带了点不屑地表情。招呼也没打一个。就起身离开了这里。

    林可凡一时没想通她怎么突然换了副表情。等他想明白时。那个叫爱丽丝地女子已经离开了。

    “靠,都是那帮公费旅游的混蛋,害的老子也跟着被外国美女鄙视了一把”林可凡小声嘟囓道。

    中医界地专家本就不多,很多还是从华夏出国的人,因此与会地人大家几乎都很熟悉,就是几个陌生的年轻面孔,估计也十有是哪位地弟子。老朋友见面自然要寒暄一下,不一会整个大厅都是老朋友见面后那种此起彼伏的打招呼地声音。

    坐在会议室的后排,林可凡无聊地转动眼珠向四周瞄着。

    这次世界中医针灸交流研讨会一共来了将近五十人,世界各地的都有。除了那个金碧眼的美女爱丽丝外,还有一个满脸大胡子的褐中年人不是亚洲人面孔,其余的都是亚洲人的长相。其中许多人一看就是华裔。

    所谓的交流大会无非就是韩国学在台上大肆吹嘘针灸在高丽历史上的起源、展和作用。当然,历史的时间肯定是无限地推前了,很多关键的地方也是含糊其辞。没办法,因为在座的有很多华裔,不想引起公愤的话,只能把涉及到敏感话题的地方略略带过。

    会议的第二项就是交流讨论了,各位专家把平时自己收集到的病例拿出来和与会的各位探讨交流。

    看着坐在自己不远处左前方的爱丽丝不停地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敲打着,记录各位专家讲话中的精粹,林可凡露出了一丝笑容。可能感觉带有人在看自己,爱丽丝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林可凡面带笑意地朝着自己这个方向看,轻哼了一声,露出个鄙夷的眼神,回过头去。

    “靠,又被误解成不学无术、只知道看美女的公子哥了”林可凡苦笑了一下。

    大会最后的

    也是组织精心安排的环节,就是现场为患治疗。能在会议室里帮病人看病,这项内容被安排在距离会场不远的一个广场上。

    当然,大会的组织肯定已经事先做好了宣传,并且也安排了一些患。

    将近五十位专家一字排开,场面还是有点壮观的。带了弟子的专家,此刻就显出了远见。各种杂事有弟子去做,专家只负责为患看病就行了。因为大多的专家并不懂韩国语,为了方便交流,每位专家身边还有一位从外语学院请来的翻译。

    看着林可凡一人坐在一张桌子前,马会长的朋友此刻才真的相信林可凡不是他的弟子。不过看向林可凡的目光仍然充满了好奇与不信。

    看来韩国方面在这项内容上做了许多的工作,前来就诊的患还真是不少。很快患就排起了长队。当然,大部分的人都是排在韩国专家的面前。其中还有不少是慕名而来的市民,虽然没什么不舒服,但是让专家帮忙免费检查一下也是好的。

    因为人比较多,那些觉得自己没什么毛病的市民看自己本国专家前的队伍排的实在太长,也只好去找其他国家的专家帮忙检查一下。当然,这其中当然不包括林可凡。

    看着这么年轻的人也像其他的老头子一样坐在一张专家排号后,许多市民都显得很诧异。诧异归诧异,但是这么年轻的人能单独给人扎针灸自然是没谁会相信的,这就导致了其他专家面前人满为患,而林可凡面前冷冷清清的局面。

    这种局面一开始林可凡就意料到了。现在的人看病谁还不找一个年龄大的医生啊?在不知道对方医术怎样的情况下,年龄大的医生怎么也比较有经验点吧?一个毛头小伙子给自己看病,谁心里不是充满了怀疑?

    当然,事情也不是绝对的。这不就有一个看起来身体倍健康的青年男子走到了林可凡面前坐了下来。

    看了一眼坐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林可凡示意他把左手放在桌子上,伸出手指,放在他的手腕上,没一会就收回了手,对年轻人说道:“没什么问题,胃部有点下垂。以后注意吃晚饭后不要马上剧烈运动就行了”。听着身边的翻译把自己要表达的意思正确地翻译出来,林可凡轻轻地点了点头。

    爱丽丝的导师就坐在离林可凡不远的地方。马汀黄是一位六十多岁的华裔,身形瘦长,面孔红润,留着一缕半尺长的胡须。一看就是一位懂得养生的人。爱丽丝自然是和导师坐在一起。

    因为距离不远,林可凡这边的一举一动自然就很容易被爱丽丝看入眼中。

    看到林可凡面前坐了一位青年后,爱丽丝的眼光自然向他那里瞄了过去。

    看林可凡像是装模作样地在青年人脉搏上摸了一下就收回了手指,爱丽丝心中的鄙夷之情更重了。等到林可凡说出那番像是糊弄人的话,爱丽丝已经转回了头,心里觉得看他那边完全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

    坐在林可凡面前的年轻人从没觉得自己的胃部有什么不适的,现在听林可凡这么一讲,不由得狐地看着面前年轻的专家,心里想到‘这个家伙不会是混进专家队伍里来搞恶作剧的吧?但是看样子这个活动挺正规的啊,怎么可能让不相关的人混进去呢?难道自己的胃部真的有什么毛病不成?’

    看着面前的家伙脸色变来变去,林可凡知道他在怀自己,笑了笑对他说道:“你若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医院拍片检查一下。这不是什么大的毛病,以后注意一下就是了”。

    年轻人带着狐疑的神情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后还回过头来再看了林可凡一眼。

    看着有人敢于第一个坐在这个年轻的专家面前,陆陆续续也有几人来找林可凡帮忙检查一下身体。当然真的觉得自己有病的人也不敢来找他了。在其他的专家已经开始有点忙不过来的情况下,林可凡连针灸用的针都还没拿出来。

    空闲的时候,林可凡向四周瞄了一下。前来就诊的病人十有是关节、肌肉类的毛病,再不然就是头痛、颈椎不舒服之类的。因为只有这样的毛病,用针灸治疗一下,才能够在短时间内显出效果来。像其他的什么内脏问题、断胳膊断腿的骨折,除了缓解疼痛,针灸能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