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8 研讨会
    着林可凡和那帮人聊了将近有十分钟的样子,才离间李鹏飞一直站在巷子里看着巷子口的动静。看到林可凡向巷子里他们所在的地方指了一下,李鹏飞心中一颤。顺着林可凡的手指,那些人也看到了站在巷子里的四人,不过他们都没有和李鹏飞他们打招呼,继续和林可凡聊着。

    “勇哥,这么巧”看到林可凡开后,李鹏飞带着手下的人向还站在巷子口的那帮人走去。显然双方相互都比较熟悉。

    “你小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李立勇看见李鹏飞笑着问了一句。

    “一点小事”李鹏飞当然不会说出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和李立勇身后的吴鹏飞等人也打了个招呼。

    “你小子我还不清楚。来这么偏僻的地方还能干什么好事?是不是想教训一下刚才走的那个人啊?”李立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哪能啊。那是我一学长,我和他来这里是谈点事情的”虽然被人猜中了心思,李鹏飞仍然面不改色。

    “算你小子识相没有动手,要不然你是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李立勇也懒得管他到底来这干什么,轻轻地点了他一句。

    “哦?勇哥认识林可凡?”李鹏飞听出话音,问了一句。

    “哦,他是我一个朋友”李立勇斜睨了他一眼,明白他此刻的心思。

    “他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背景勇哥能不能给小弟讲一下?”

    “背景么?好像没什么背景。不过我听说他好像认识部队方面地韩将军”。

    一听这话。李鹏飞愣了一下。什么叫没什么背景还认识韩将军?认识韩将军还叫没什么背景?

    “行了。你去忙吧。我们还有事情。不过做兄弟还是提醒你一下。虽然好像听说他没什么背景。但你千万别傻乎乎地去罪他”临走前李立勇抛下这么一句话。

    站在原地愣了半天。李鹏飞才带着手下地人往南大走去。

    林可凡回到寝室给张兰心打了个电话。得知她在寝室。随便聊了几句就挂了。‘希望今后李鹏飞能够收敛些’林可凡在心里想到。

    “我靠。这些高丽棒子实在是太可恶了”刚挂上电话。林可凡就听见坐在电脑前地张奎在那大呼小叫。

    “怎么?玩游戏玩到外国去了。”林可凡调侃地说道。

    “什么玩游戏,我在看新闻。你看看这里写着高丽棒子在大放厥词,说什么针灸地源地是高丽,应当叫高丽炙。现在他们正在用这个名称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呢”张奎指着电脑让林可凡看。

    “这帮家伙太无耻了,看见别的国家有什么好的东西就硬说是他们国家的。世界上如果要评选最不要脸地国家,非他们莫属。现在艾滋病这么流行,只怕他们过不久就会跳出来说艾滋病是在他们国家最先流行的”李向军在一旁讥笑地说道。

    “哎,这也怨不得人家。现在国内把这些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东西都快忘的一干二净了。就是过节也是洋节比传统的节日要热闹。你自己不重视,别人可重视啊!现在人家开始包装这些传统节日了,国人又开始跳出来说三道四”陈军在一旁也表感慨。

    “我靠,老大,你到底是哪个国家的,怎么帮高丽棒子说话?”张奎在一旁不满的说道。

    “我说地是事实,你自己不珍惜,拿着好东西当破烂,甩到一边不用。现在人家要用,又开始唧唧歪歪。你说,现在的人得病了谁去看过中医?除了吃些流传下来的中医保健用的药丸子,哪个还相信中医?看看高丽拍的电视里,时不时就把中医拿出来,人家那才是真正重视中医。就是针灸也是如此”陈军哼了一声说道。

    “好了,这事有什么争的。自然有专家学出面辩论的”看着张奎还要和陈军争论下去,林可凡制止道。

    “那些专家也不是什么好鸟。干不出什么好事来”李向军在一旁接了句。没想到这家伙也是个愤青。

    “***D,这帮高丽棒子还准备在高丽举行什么世界针灸研讨会,邀请世界各地的中医专家去高丽进行交流活动”张奎看了看相关的链接,又喊了起来。

    “好了,玩游戏吧”林可凡笑着说道。‘世界针灸交流研讨会’林可凡在心里冷笑了一下。

    林可凡不把这件事当回事,可第二天国内就热闹起来。许多媒体报纸都在报道这件关于针灸归属的事情,很多专家也从历史展地角度,上下五千年、纵观东西来论述针灸就是华夏祖先留下来的瑰宝,是无可争辩

    中医文明的一部分,在华夏医学历史的长河中是一~珠。

    一看到这么多的形容词,林可凡就有点犯晕。既然知道这是好东西,怎么平时也没见这些专家学站出来呼吁一下振兴中医、振兴针灸呢?现在倒在这夸夸其谈起来。现在说这些有个屁的作用。

    将手中的报纸翻过这些报道,林可凡寻找体育版,还是看看最新的体育消息比较真实点。至少这里写地是真实的事情,没那么多的虚话、套话、假话。

    林可凡在这里对此事漠不关心,但是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有些人惦记上了。

    关于高丽要举办一届世界中医针灸研讨会的事情,已经在华夏中医界传开了。华夏中医协会已经接到了邀请函。虽然这份邀请函上写的客客气气,说是邀请华夏地专家前往相互交流一下,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高丽棒子在变着法想造成即成的事实,让世界承认针灸是他们国家地东西。

    而且明着说是交流,可暗地里只怕是在想着怎么在这届交流大会上打压华夏国内的中医专家,好大出风头。

    平京地一些中医专家联合国内的其他地方地中医专家,共同商讨这次前去高丽的人选。不去的话,高丽棒子肯定会大肆吹嘘说华夏中医界的人不敢来参加这届交流研讨会。

    会议开了一天,也没商讨出最后参加会议的三个名额人选。主要是虽然中医专家不少,而且懂得针灸的专家也有一些,但是很多人彼此之间并不服气。这可能也是中医传承下来的一部分内容吧。

    海城市中医院院长傅天明一听说关于举办中医针灸交流研讨会,就想起了那位曾经帮助韩将军治疗好疾病的叫林可凡的年轻人。自从在韩将军那里和他探讨了一下九阳针灸后,其后的一段时间自己一直比较忙,也没时间再去平京和这位小朋友好好探讨一下针灸技术了。

    韩将军戴着老花镜,在书房照例看着每日的报纸。看到媒体上吵的沸沸扬扬的针灸归属事件,皱了皱眉头。

    放下报纸,韩将军想起了那个帮自己治疗疾病的年轻人。‘这段时间这个小家伙可够忙的’。对于林可凡这段时间的行程,韩将军自然是一清二楚。这些毕竟都是和西独组织和意大利的黑手党有关联的事情。

    韩将军朝外面招了招手,欧阳中校走了进来。

    “去韩国参加中医针灸交流研讨会的人选定下来了吗?”韩将军随意地问道。

    “还没有,听说他们争论的分歧很大”欧阳中校回答道。

    “这样,你去安排一下,让上次给我治病的小林去参加这次研讨会”韩将军想了想说道。

    “好,我这就去安排”欧阳中校退出了书房。

    “什么?要我去参加研讨会?哪里来的通知?”从黄校长那里接到通知,林可凡眼睛都睁大了。自己又不是中医学院的学生,又没有行医资格证,怎么能有资格参加什么中医交流研讨会?

    “我也是今天早上接到中医协会的电话,还问过他们是不是搞错了。接着这通知就传过来了”黄校长也觉得奇怪,一个光华学院的二年级学生,怎么会被中医协会点名要求去韩国参加什么中医研讨会?

    “小林,你是不是懂针灸啊?”黄校长想了想问道。

    “我是懂点针灸技艺,但是即使这样也没资格代表国家去高丽参加那个什么见鬼的中医针灸交流会吧。我又没参加过中医协会”林可凡真是体会到了什么叫‘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到底是谁惦记上了自己?

    林可凡在这里百思不得其解时,中医协会也开始了轩然大波。三个名额突然变成了二个。要是派一个德高望重的专家,大伙也没什么太大的意见。好,你就算不是专家,你起码也得有行医资格证吧,最不济你也得是医学院的学生或是哪位中医专家的弟子吧?现在突然来了个叫什么林可凡的年轻人,据说还不到二十岁,而且以上的几条竟然是哪一条都靠不上。

    中医协会的不少老专家得知这个消息后都有点火了,‘这是哪个混蛋做的决定?这个公子哥想公费旅游业也不能挑在这个时候啊,你知道这是什么会议吗?要是出点什么事,那可不是丢你一个人的脸,整个国家都得跟着丢脸’。这帮老家伙都误会林可凡是哪家的公子哥,想借机出去旅游一趟,不花钱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