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5 苏醒
    不同凡想 135 苏醒

    想玉扳指内的灵气弄出。必须用精神力和玉扳指之间联系。但己体内并不缺少灵气。将扳指内的灵气吸入自己体内对于安东尼奥的伤势恢复并无太大的作用。

    该怎么办呢?林可凡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床上不停地思考着。

    要想安东尼奥能快回复。碧竹针是少不了的而且是蕴含有生的气息的灵气的碧竹针。这样才能有更好的效果。怎么样将玉扳指内的灵气灌入到竹针内呢?

    拿起一支竹针。林可凡仔细地看了看。仍然是碧绿色。竹针内有一丝血红。

    林可凡试着将体内的灵气向手中的这支竹针内灌注。没有效果。竹针此刻就像个死物一样。毫无反应灵气从手指捏着的地方进入。接着就从另一头渗出。散到空中。

    加大灌注灵气力度。竹针仍然像一根两头相同的管子。一边进。一边出。这灵气虽然对自己有好处。但是和自己体内灵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可惜另一节碧竹没有带。要不凭借其中的灵气。安东尼奥的伤势应好的差不多了。

    放下手中的竹针。林可凡又陷入了考中。

    当时自己在竹林吸灵气时。也费了大的功夫。后开自己靠着以自身的鲜血为引。才顺地吸收了那些灵气。

    鲜血?林可凡心中一动。难道这碧绿色子是精怪吗?非要用鲜血为引子才能行吗?

    林可凡拿起放在一的竹针静地看了一会。手起针落。竹针扎在了自己的手背上。一丝殷红的鲜血顺着针尖流了出来。

    再次将精神入玉扳指内。引动其中的灵气向针尖游动而去。

    此刻竹针内地那丝血线乎终于找到了渴望已久的亲人。顺针尖慢慢地渗出。快就和体内的鲜血融合在一起。

    怪了竹针扎在张心身上时。其中地血线也渗透了一点到她的体内。但是扎在安东尼奥身上时。这丝血线可是一点反应也没有。现在扎在自己身上又开始活起来。难道这竹针内的血液会挑人不成?

    很快竹针的内的血线全部流入到体内。但是随着林可凡驱动玉扳指内的灵气涌入。又有新的血液和灵气一起进入竹针内部。

    林可凡仔细观察着针。这一次灵气进入其中后。再没有一丝地泄漏。不知是因为此刻灵气是从针尖部分进入还是因为血的缘故。

    真气能进入竹针内就行。其他的暂时先放到一边。等有空再研究吧。

    轻轻取下手背上的针林可凡细感受了一下。可能是因为新鲜地血液注入的缘故吧。灵气中显示出淡淡的生命气息。虽然没有原来碧竹本身所遗留的那么强烈。但是总算是有了。

    制其余的竹针。一边在心中苦笑不已。只希望安东尼奥能早点苏醒过来。否则自己还不知要捐献多少献血才行。“

    经过一晚上的努力。竹针内又重新注了灵气。

    虽然只是将灵气从一地方运到一个地方。但是对林可凡的体力和精神力消耗可不小。等有的工作都做完了。看看外面已经微亮的天空。林可凡进入修炼状态。开始恢复体力和精神力。这一修炼时间就不知不觉流逝过去。

    负责监护安东尼奥的医生和护士往常一样在等林可凡来给安东尼奥先生扎针灸。但到了平常已经该结束地时候。林可凡还没有出现。这可是从没有的事情。

    正在医生和护士们猜测的时候林可凡终于了。

    刚刚从修炼状态中醒来地林可凡。一看外面的就知道时间已经晚了。匆匆洗了一下。拿起刚刚注入了灵气地竹。往安东尼奥修养的病房走去。

    如林可凡所预料的一样虽然伤势恢复地没有最初那么迅速。但也比前几天好很多了。再加上林可凡一三次的针灸脑部地伤势正在一天天的好转。

    这天。林可凡刚完一次针灸工作就看到安东尼奥地眼皮在不停的跳动。难道他马上就要苏醒过来了旁边负责监护医生和护士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状况。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好竹针。林可凡和其他的医护人员静静地站在床边。看着安东尼奥的眼皮越动越快。然后眼睛缓缓地睁开了一条缝。

    “醒了。真的醒过来了!”一旁的医生和护士禁不住叫了起来。

    刚刚苏醒的安东尼奥还处于迷糊的状态中微睁的眼睛没有焦距地向四周看了一眼。然后等眼睛完全睁开时。人似乎也清醒多了。瞳孔已经完全有了焦距。

    “

    ,生?”看着站在床头的位子对自己微笑的年尼奥显然有点发愣。张开嘴轻轻的问了一下。虽然那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欢迎您苏醒过来。安东尼奥先生”凭林可凡的耳力。当然可以听见他说的是什么。

    “这是哪里?”显然安东尼奥还没搞明白状况。

    “先别管这是哪里你刚醒过来。还是先闭目休息吧。不要讲话”林可凡知道他的大脑现在还经不起太多的思考。手将一支竹针扎在了他的颈部。让他好好休息。

    “等安东尼奥先生再醒过来的时候。你们帮他体检一下。看看他的语言思维行为等是否正常。再检查一下肢体行为。看有没有不受大脑控制的行为”林可凡收好针。对身边的医生说道。

    下午针灸前。安尼奥显然已经全醒过来了。正睁着眼睛。听着身边的护士人员讲着什。

    “语言正常。思维清晰。肢体也都正常”生脸带笑意地说道。脑部受伤。能这么快醒过来已经就是医学上的奇迹了。现在看情况。似乎也没有造成什么后遗症。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林可凡点了点。不枉我捐献了么多鲜血。于把人完整的救回来了”拿出竹针。开始准备今天第二次的针灸。

    林可凡正在为安尼奥针灸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不用猜。肯定是弗朗科家族的重要成员。的知消息赶了过来。

    不过这时正是针灸时候。外面人也知道没有生的允许。是不能随便将进入探视的。都老老地坐在了屋外的椅子上静静地等待着。有心急一点的。就不时地透过病房的窗户。往里面看看治疗是否已经结束了。

    “好了。叫外面人进来几人。三四人就可以不要太多”林可凡对站在一旁的护士小说道。

    随着病房门的打开。呼啦啦。一群人全部围了来。

    “怎么样?治疗结束了?”“安东尼奥先生醒过来”“我们能进去看看吗?”

    ……

    门口响起了七嘴八的问话声。

    涌入病房内。

    门口的人群商议了一下。走出了四个人。整了整衣服。往病房内走去。

    “你们不要让安东奥先生讲太多的话。他刚恢还很虚弱。”林可凡对几人说了一声。就走出了病房门。剩下的事情自然有专职的医生看护这些情他们比自己要强。

    回到自己休息的还没待一会。就有一位小护士跑来叫他。说安东尼奥先生想要见他。

    “小林。这次真的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及时赶只怕我现在已经到上帝那里去了”安东尼在躺在床上对林可凡说道。

    “这些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你现在刚苏醒。还是好好休息一下”林可凡笑着说道。

    “西尔维娅没事吧?”安东尼奥显然是不放心自己最喜爱的女儿。虽然身体虚弱。还是忍不住问道。

    “我还没见过她。不过听马尔蒂讲。西尔维娅现在很安全”刚下飞机就忙着抢救安东尼。林可凡确实没时间再去看西尔维娅。不过这么大的黑手党家族。保护一个人那应当有问题的。

    “那就好”安东尼奥显然很相信自己的这个护卫。露出了一丝笑容。

    林可凡显然不想让他此刻大脑太负累。轻声安慰了他几句。

    “小林。怎么这么就要回去了。不能多待几天吗!”安东尼奥现在已经可以坐着轮椅在庄园里到处转转。享受一下阳光了。

    “你大脑和胃部的已经基本痊愈了。剩下的工你的私人医生们比我要有经验。再好好休养一个期。你就可以亲自去找你的仇家报愁去了。”林可凡坐在轮椅旁的椅子上。和安东尼奥闲聊着。

    “哼。这次是我们没有准备。就凭这一次打击。伤不了我们弗朗科家族的筋骨。以往我们不想挑起无谓的争斗。便其他的小家族。既然他们里奥家族先挑起争端。也怪不我们了”黑手党老大的其实此刻又回来了。一脸怒气地说道。

    “报仇归报仇。你也要小心。不是-次都有那么好运的”林可凡笑笑说道。黑手党家族之间的纠纷自己可插不上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