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3 再临意大利
    天是休息日,林可凡去了离南大不远的自己家里。(没有人居住了,房屋内的家具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灰。林可凡是个讲究卫生的人,当然看不得家里有这些灰尘,拿起拖把和抹布,打扫起房间来。

    刚把屋里的灰尘清扫干净,坐在沙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等水烧开好泡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林可凡伸手拿起来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电话号码,本能地就想不理会。但是又害怕万一对方真有什么急事,岂不是会坏事?

    “李铮同志,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林可凡用调侃的语气笑着说道。

    “小林,不是我想给你打电话,是我们局长找你有事”李铮一本正经地说道。

    得,看样子事情还挺难办。

    “刘局长找我?什么事?”

    “你在什么地方?我们去找你”李铮没回答林可凡的问题,看来事情真的有点麻烦。

    “在南大校门口不远有一家咖啡屋,我们就在那里碰面吧”林可凡不想和他们在自己家里见面,想了想还是学校门口的那家咖啡屋比较合适,环境幽静,现在人也不多。

    “好,十分钟后我们在那家咖啡屋见”李铮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看来想安静地喝喝清茶,享受一下午后悠闲的时光是不可能的了。林可凡拔掉烧开水的电水壶插头,关好房门,向约定的地方走去。咖啡屋离自己家不远,走着去十分钟足够了。

    到达的时候,刘世锋局长和李铮已经在咖啡屋等着了,林可凡在他们对面坐下了下来。

    “一杯蓝山,谢谢!”等服务员走开后,林可凡问道“又是什么事情,还得劳动您亲自出马?”

    “我们这次找你是受你一个老朋友地委托。”刘世锋没理会林可凡的语气,直接说明来意。

    “老朋友?谁啊?”林可凡有点诧异。

    “安东尼奥。今天上午我们接到了他打来的长途电话,他的情况很不妙。估计有生命危险。”

    “怎么会这样?”林可凡一听顿时呆住了。

    “你还记得前不久关于西独组织的事吧。因为被安东尼奥的弗朗科家族在背后摆了一道,阿布拉不甘心就这样损失了一批忠心的手下。他不知怎么和弗朗科家族正在争斗地另一家黑手党家族里奥家族勾结起来,在昨天突然对弗朗科家族动了袭击。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弗朗科家族损伤惨重,安东尼奥先生也在激斗中身受重伤,目前可能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不过在他还清醒的时候,打通了我们的电话,指名要求你去意大利一趟。如果他到时性命不保,希望你能把西尔维娅接到国内来,并由你暂时担当她的监护人。当然,各种手续他已经安排手下办理好了。”刘世锋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

    “我们知道你的医术高超,可能会一些特别的医术,所以希望你这次去能尽力保住安东尼奥先生的性命。至于西尔维娅的事情,你到时看着办吧。如果安东尼奥先生没有生命危险,估计他也不会愿意女儿远离自己身边。机票我们已经帮你订好了,就在今天下午。现在我们就送你去机场”看来事情真地比较紧急。

    “那好,我去拿几件换洗的衣服。”林可凡站起来就准备往外走。

    安东尼奥虽然是个老狐狸,并且曾经诓自己去了一趟意大利。但是无论如何,他对自己都还是不错的,而且他也帮了国家一个大忙。要不是他帮忙收集情报,前段时间国内还不知要死伤多少无辜的平民百姓。因此听见这事后,林可凡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时间来不及了,如果需要,衣服你就在那边买吧,到时我们帮你报销”刘世锋拦住林可凡,叫来服务员结账。

    ‘希望安东尼奥先生现在没有性命之忧’在飞机上,林可凡为那位老狐狸祈祷。

    “安东尼奥先生现在情况怎么样?”走出机场大厅,林可凡见到前来接自己的马尔蒂尼立刻问道。

    “现在已经陷入了昏迷中。医生还在抢救”马尔蒂尼一边把车开得飞快,一边回答林可凡地问题。

    “是什么造成的伤害?受伤的部位在什么地方?”林可凡期望受伤地部位千万不要在头部,那里可真是生命禁区啊。凭自己的医术,也不知道到时有没有办法能将安东尼奥先生救回一命。

    “子弹分别打中了安东尼奥先生的头部和胃部”马尔蒂尼的话言简意。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我们这是去医院吗?”看了看窗外的街景,林可凡问道。

    “是地。安东尼奥先生在昏迷前说如果你能够赶得及,让医院的医生一切都听你的安排”看马尔蒂尼极力压抑的兴奋表情,好像林可凡来了,安东尼奥就没有生命危险了。

    看来安东尼奥先生对自己不是一般的信任啊!只是自己真的能够救回他的性命吗?林可凡现在自己心里也没有把握。

    经过一路奔波。林可凡终于在弗朗科家族的私人医院里看到了正躺在急救室里的安东尼奥。就在前不久,林可凡还在这里救了托尼一命。

    安东尼奥此刻脸色苍白,估计是失血过多的缘故。就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地脸上也难掩那种黑道老大的强势气势。

    “情况怎么样?”此刻林可凡也没时间和正在进行抢救地医生们客套。

    “打向脑部的子弹是从左边太阳**进入,从前额钻出,没有留在脑部里面。估计大脑地部分组织受到损伤。而打中胃部的子弹,则停留在腹部。我们已经将子弹取了出来,并将胃部地伤口缝合了起来。”负责主治的医生正是上次有过一面之缘的亚瑟医生。这也让林可凡不必再费一番口舌让医生们都听自己的指挥。

    “头部的伤势怎么处理的?”林可凡问道。

    “因子弹并为停留在脑部,所以我们目前只是将伤口的出血止住。你知道脑部不同于其他部位,所以我们还没做进一步的处理”亚瑟医生一脸的担忧之色。不知安东尼奥先生能不能挺过这一关。

    “那好,让我来看看”林可凡走到手术台前,将手指轻轻地触碰安东尼奥的头顶,输出真气,开始感受他脑部受损的情况。

    真气通过百会**进入安东尼奥的脑部,一点点的往前探查着。因为脑部的结构实在是太过精密和复杂,林可凡不敢太过冒进,害怕一个不慎反而会造成脑部新的损伤,只能小心翼翼地进行探查。

    子弹在安东尼奥的脑部留下了一个贯穿性的孔洞。伤及了大脑前部的一小部分大脑皮层和白质。这部分好像是控制人体的行为及情感的区域。

    看到林可凡就这么将手指放在安东尼奥先生的头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周围的医生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要不是有安东尼奥先生亲自下的命令,只怕林可凡现在已经被赶出了急救室。搞什么吗?知不知道现在时间就是生命啊?这么长的时间什么也不做,那不是让病人的生命白白流失吗!

    该怎么做呢?林可凡有点犯愁。

    取出随身携带的装针灸的小木匣,林可凡看了看里面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各种针灸,想了一下,取出了用碧竹做成的针灸。

    不顾周围医生惊异的目光,林可凡将竹针一支支地插在安东尼奥的头部**位上。

    现在能不能成就看这最后的一招了!

    林可凡再次将手指放在安东尼奥的头顶百会**上,运转体内真气,输出一丝灵气,顺着插在百会**上的碧竹针,进入了竹针内部。

    输出的这一丝灵气刚进入竹针内部,林可凡就感觉到竹针内部一丝残余的灵气像是突然被激活了一样,和自己输入进去的这一丝灵气扭绞在一起。但是很快地,林可凡输出的那丝灵气就摆脱了纠缠,按着原先的设想,向着脑部钻了进去。但是令林可凡没有意料到的是,竹针内本来就很少的灵气竟然也有一点跟着进入了安东尼奥的脑部。

    此刻想停下来已经有点晚了。

    林可凡仔细查看了一下,那点灵气似乎并没有在病人的脑部乱窜,只是乖乖地跟在那一丝灵气后面移动着。

    ‘看来情况还没变糟’林可凡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林可凡开始控制自己输出的那丝灵气沿着头部的**位运行,每经过一支绣针,都会有一点透着竹子顽强生命力的灵气跟着进入脑部。灵气将头部所有的**位都经过了一遍,此刻在安东尼奥脑部内那从竹针内流出的灵气已经汇集到了一起,形成了一股不弱于林可凡输出的那丝灵气的新的灵气,并且两股灵气又纠缠在了一起。两股灵气像是相互依存一样,按照林可凡控制的方向,纠结着往脑部的损伤处游去。

    控制着用灵气开始滋养大脑内部损伤处附近还正常的脑细胞,促使其生长、分裂;再生长、分裂。林可凡开始挥灵气最根本的作用。